当前位置:九毛小说>书库>轻小说の>重生炼气士> 第一百七十五章 :问鼎之机

第一百七十五章 :问鼎之机

  “原来如此,两位的修行洞府遭致洗劫,实则是这头驴祸害至此,想必那些东西都让灵兽给吃了。”
  风火道人吴元智一脸严肃地说道。
  “应该如此,这灵兽厉害,如若胁迫他二人,那也只能就范。”圆觉禅师点点头,也是这个意思。
  “那就只有拜山之事了,眼下那仵氏兄弟元神还在,重修肉身也是可以,小辈斗剑我们也不应过多干涉,至于大德灭度斩神诀确实不妥,但这应当是卫悲来赔罪。与周易没有干系,他与我峨眉有莫大渊源,既然没他的事,我们便要带他回峨眉了。”
  万里飞虹佟元奇接下话茬,突然张手一摄,将周易拉到了身边。
  “哪有那么容易!”
  绿袍老祖枯手一攒,一阵邪气熏天,浩荡魔气涌动,骷髅鬼火藏于其中,邪气摄人,化成了遮天巨爪伸出,这便要抢人。
  玄真子一步踏出,面色极为平静地展袖一挥,一道瑞霞穿指飞出,化作一团团神云仙霞滚滚散开,灿若七彩莲子爆炸,神烟浩荡,挡住了那道魔爪。
  “想打只管来!”
  诸多宝色仙光哗啦啦地飞起,光色震慑天地,正邪二流一时间全都唤出法宝、飞剑,乌牙洞前玄光四起,邪气浩荡,惊得天地一时为之失色。
  纳兰赶忙躲到姜雪君后面,也不止是他,天舒红尘等人也赶忙逃到人后,这些大人物真打起仗来,这战场可不止在西崆峒,一旦拼命的话影响估计都得到终南山去,整个北方有一半得毁。
  相比之下周易卫悲二人便没那么好命了,二人站在双方对峙中央,想跑都跑不了,刚才绿袍老祖伸手就要抓他。这要不是玄真子出面挡下,估计那一手抓下来,他不来个人事不省如何都说不通。
  千钧一发之际,白驴不紧不慢地走到众人中央,朝着周易点点头,两个板牙露在外面,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继而噗通一声躺在了地上,吃饱喝足这就准备要睡。
  “放肆!”
  史南溪大喝一声,抬腿一脚踢了过去。但见那白驴猛地一闪站起,后蹄尥起就是一记飞踢,驴蹄破空,坚实的蹄子四周虚空仿佛塌裂,史南溪慌忙退下,周易连忙道:“前辈,这灵兽喜欢踢人面门!”
  “要你这小辈提醒!”
  史南溪张手抓住一片毒砂,挥手打下,不想那驴影忽然一闪。蹄子冲着史南溪下身踢了过去!
  “哎哟!”
  “这到底是什么驴!”
  下一刻史南溪额头满是青筋暴起的推开,双手捂着下身连连后退,烈火祖师慌忙收起法宝上前扶住,眼见那白驴露出诡异的笑。忍不住要破口大骂。
  原本无比凝重的场面顿时变得无比尴尬,天残地缺二老相互对视一眼,也不知该如何去说。
  “妈的,原来不踢面门就踢那儿……”躲于人后的天舒满脸冷汗。心说周易带头驴还真是逆天了,连史南溪都敢踢,这要是飞升成仙驴。岂不是要踢凌霄宝殿?
  “我看其中有些误会,这灵兽伤人各位也看见了,与这两个小辈并无关系。不过既然笃定要斗剑的话,也不必急于一时,今日在西崆峒神峰,打起来若是坏了灵地,做出有干天和之事,可并非峨眉所愿。”
  玄真子身为峨眉首仙,率先将仙剑法宝收起,做了表率要止兵戈,显出大家之风,不愿为争。
  “我也不想毁人山门,你们若是想换个地方,到我青城也是可以。”朱梅也收起仙剑,向着一群邪魔外道傲然道。
  “晚辈的事有能耐便叫晚辈来,我和你们斗没意思。”乙休也是开口,顺便将卫悲拉到了身边。
  “毁人山门,劫人洞府,竟叫你们这般轻描淡写说过去,嘿嘿,卫道士就是这般行事,真叫人大开眼界。”
  绿袍老祖并不买账,阴笑道,“只怕你们到时候小辈死得太多,逼急了你们这帮无耻之徒向我徒儿下手。”
  说罢,绿袍老祖将枯手放在了尸仙肩膀上,将他拉到了身旁,看样子对这弟子极为满意。
  在场的玩家心头一紧,几乎在同时预料到了一件事。
  问鼎之机!
  “哦?”
  卫悲冷笑,目光望向尸仙,后者打了个冷颤,心知这这师傅是把自己推到鬼门关了。
  问鼎之机,那个在青史令的老人推测没错,拜山果然会引出问鼎之机,出世路线的问鼎之机马上就要确立!
  就在当先这些大佬口中的约定!
  “我既然要做主人,定然不会有有所护短。”朱梅往西崆峒二老那边看了一眼,目光中满是讽刺,只听他继续道,“斗剑就在我青城,你让那些小辈只管过来,我若是向他们出手,那便应劫便是,倘若身形俱灭,我也无话可说。”
  “峨眉也可。”
  齐金蝉突然开口道,“掌教说要是在峨眉斗剑,他也欢迎得很。”
  纳兰看着眼前这场景,也不知该如何去说,这群npc也不知吃了错药还是数据出错,居然就这么把拜山事情抛到了脑后,在别人地盘开始议论斗剑的地方,这也太离谱了。
  “这回我二人认栽,但是你们两个,寒池金花、八宝玉树、寒水翡翠桥,这些东西总不能也让灵兽给吃了吧,你们还是快交出来,洗劫了藏真地,连这些东西都要拿走吗?”
  天残有气无力地和周卫二人说道,经过这两小子这么一折腾,他俩算是一贫如洗了,这话刚说完,那边的白驴又打了一个饱嗝,让二老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
  “快把那头驴给宰了吧!就是它把洞府祸祸成这样的。”史南溪一脸恶狠狠道。
  “正是,除了这头无良驴,还有谁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烈火祖师接口道,显然是和史南溪同一阵营。
  眼见白驴这么嚣张,就是前来助拳的那些道友,都不好意思再扣周卫帽子,许多人甚至主张宰驴,遭到了二老的敌视。
  听天残地缺二老的话。损失不可避免,但毕竟这头白驴与他们因果莫大,以后应劫全指着这头驴活了,言语间被人抓住了空子,居然是他们二老有望飞升,契机就在这头驴身上。
  众人心中也了然,这要是能飞升的话,那损失一个洞府还真没什么,二老宝全押在了驴身上,想杀驴可就不简单了。甚至烈火祖师等人还在琢磨,用什么方法看能把驴骗到华山。
  斗剑之地还是没有固定点,青城峨眉看样子都不是怕事的主,绿袍老祖等人有意攻上峨眉,环中缩影的麻轩辕倒是慎重,提议拿青城先下手。
  “你们争吧!到时候想到哪只管去!”
  朱梅全然不放在心上,一众正派便要带人下山,免不了再打一翻嘴仗,这便准备离去。
  一群正派高手退到山门前。乙休夫妇先向众人告辞,这就带着卫悲要走,其后姜雪君和其他众人也起身告辞,这都准备回去门派洞府。昭告弟子斗剑之事,周易也就和卫悲打了声招呼,便等着大佬们互相辞别,然后再处理他的事。
  不多时。西崆峒山门前只剩下峨眉和青城的人,罗浮七仙和玄真子拜别,回了各自洞府。只剩下玄真子与齐金蝉连同问天机,青城也只朱梅一人。
  “师伯,这个周易怎么办,咱们把他带回峨眉吧!”齐金蝉见终于清静,开口和玄真子说到。
  玄真子摇摇头,目光看向朱梅,这位青城大掌教也是摇头,一脸凝重道:“你看那麻轩辕能算出来没?”
  “如此左道妖人到此,他自然也不怕伏击,我方才推演之时,未发现他与周易说过一句话。”
  玄真子面色平静,继续道,“那二老天衍天数,自己的劫数算出来,还知晓了白驴是解围之机,想必也察觉到那大衍天数,否则早就动手废了他的修为,不会等到我等前来提人了,而且神土本元神通消失,也没见二老开口想问,想必他们也知道这是师尊法旨。”
  周易面无表情,摆出一副恭敬模样,暗自听着二位大神的对话,若是不出意料的话,他们应该说的是自己的炼气士身份。
  在他身旁,问天机同样收起了微笑,以他的智慧,定然也看出了其中端倪,听着两位大神对话,不禁多看了周易一眼。
  齐金蝉一脸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我来时曾给白眉僧传书,以他的道行肯定已经洞明一切,看来也是不肯过来。”
  朱梅一叹,转身和周易道:“你的身份底细我等已知,先前再峨眉接到长眉法旨,神土本元本该属你,既然让你得了,也算是了却因果,你与我有其它渊源,他日若有困难,可到青城找我。”
  “多谢前辈。”
  周易弯腰一拜,朱梅拜拜手,再和玄真子微微点头,化作一道剑光冲如云霄中,一息间已然不见踪迹。
  “师伯,咱们赶紧将他带回峨眉吧!”齐金蝉催促道,也不知他是什么意思,一直打定主意要将周易带回峨眉。
  “劫数之事论天论已不论他,契机早来未必是好事。周易小友自有法旨在身,想必不久后便要来峨眉,你这惹祸精便不要催了,随我回一趟峨眉山吧!”
  玄真子向着周易微微一笑,不等周易答礼,一把将云里雾里的齐金蝉抓住,抬脚一步登天,向着西南飞去。
  这一晃山门前只剩下周易问天机二人,只听乌牙洞方向一阵野驴嚎叫,周易和问天机也没多说,二人只管飞下山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