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书籍 > 正文

“一看这本书是明星推荐我就不想买了”

商品评论区更是让人头晕:齐刷刷的留言写着“看了XX的推荐来的,get哥哥同款”,再附上书的照片和明星精修美图。

小河并没有看不起明星的意思。毕竟卖书这件事,从来不惮以最大的勇气、吹最大的牛皮,恨不得全世界名人替自己站台,比尔盖茨一年能在书的腰封上倾情推荐800万次。

那明明是一本很好的书,为什么现在好像只能靠一个最当红明星的“提携”,才能找到机会钻进人们的视野里?

哪本书要是能偶尔被最红的人提一嘴,搭上流量时代的一班车,那可是撞了大运。

这其实无可厚非。19年,易烊千玺晒出自己正在读东北青年作家班宇的《冬泳》,双方知名度的差距客观存在,“小众宝藏作家”被推荐给更多人,不失为美谈一则。

奈何当红明星的名号实在太好用了,以至于后来班宇每次出新书,有些平台都会自觉打上“易烊千玺推荐”的tag。

浑水摸鱼之道,跟当年书籍腰封上乱写梁文道的名字一脉相承。被本人抗议之后,出版商还理直气壮:中国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叫梁文道。

重量级如《骆驼祥子》《平凡的世界》《许三观卖血记》,后面都得跟着一串“某某明星力荐”的小尾巴。

%title插图%num

但事实上,现在语文老师的苦口婆心,可能真的还没有直播间一声令下来得好使。

我在短视频上刷到过很多次分享读物的文化博主,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最火的几位连气质都很相似,不过肩的优雅发型搭配清单秀气的长相。

她一娓娓道来“最适合夏天读的5本书”,用温柔的嗓音念出“爱情小说里最动人的5句话”,你就按捺不住想吃下这份安利的冲动。

%title插图%num

在带货的浪潮中,也有作者本人先身体力行地成为“网红”,火了之后给自己卖的书加buff。

今年年初上了《奇葩说》之后,刘擎教授就一跃成为新晋最受欢迎的“知识型偶像”。

借着这股热潮,他的著作《刘擎西方现代思想讲义》上市不到两个月,仅网店渠道就突破了10万销量。

不出所料,网上关于这本书的推荐语里,作者身为“《奇葩说》导师”的身份,还是比“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显眼多了。

我们眼见着书店身上贴的标签越来越内卷,“最美书店”“出片率高”“打卡圣地”“一生一定要来一次”……仿佛比拼的不是谁家卖的书好,而是谁在网红排行榜上更靠前。

但精致装点的表象背后,我始终记得初代网红书店南京先锋书店在官博表达过一个略带心酸的观点:书店运营者根本不在乎被嘲“来这里拍照的人根本不会买书”,先让顾客进来、停留就是好事。

%title插图%num

说到底,当很多人不情不愿地抱怨“这么好的书,怎么只能靠这样推才能火”时,其实我们是在叹息另一件事——

“全民畅销书”这个概念在没落,一个时代的精神面貌不再由一本红遍全国的书来精准反映;

文坛明星的影响力也在衰落,即便当年郭敬明韩寒受尽指摘,但如今人们对横空出世的新人的瞩目,也早已轮不到文学界了。

它得努力向流行风暴的中心靠拢,借上流量、网红的东风,来阻止自身的不断边缘化。

经常有人愤怒又无奈地发问:为什么文学会越来越无人问津?为什么那些优秀的作家不能像明星一样火?为什么他们现身直播间卖书,还不如主播好使?

问题是,能像刘擎教授一样在大众传播领域如鱼得水、适应聚光灯的,又能有多少?

去年新华网一篇名为《直播卖书,作家因何不敌“顶流”专业主播?》报道指出,作家习惯了长期在幕后工作的模式,就算尝鲜搞搞直播,也基本只是把原来的线下活动搬到了线上,确实远远跟不上行业早已成熟的节奏。

最值得作家尝试的事本就不是带货本身,“读者应该更渴望和作家本人进行精神上的交流”。

%title插图%num

这几年社交网络带来的一个新鲜变化就是,曾经让几代人背课文背到哭的大作家们,不少都从书里走了下来,开始网上冲浪,迈出了成为“网红”的第一步。

前段时间开公众号的莫言应该是名头最大的一个,他说自己想和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聊聊。

钱钟书的“母鸡论”如今可能彻底不好使了——现在这个一根网线联结所有人的环境里,人们有啥理由不想认识“下蛋的母鸡”啊?

莫言才更新了几次,仅有的文章全都被热情的网友追成了10万+,“次元壁破了”的神奇感也扑面而来。

%title插图%num

大多数人只从书里窥探过故事的讲述者莫言,却对这位66岁的作家本人知之甚少,连留言互动时都战战兢兢:“给您留言感觉压力山大”,那可是诺奖得主啊。

但是现在,他熟练运用着自己的表情包,用非常朴实诚恳的文字回答道,千万别有压力。

他让读者向老家那些童年的朋友学习,他们至今还叫着莫言的乳名,说“他什么呀,从小学习都不如我好,打架也打不过我,干活也不如我。”

%title插图%num

在那些沉重的小说里,莫言的老家高密东北乡是“地球上最美丽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

可是多年后在他的最新小短文里,这片土地又因为他回忆童年老友的一点细节、因为他对当地机械化务农的呈现,好像又以另一种样子活了起来。

再之前一段时间,童话大王郑渊洁在各个社交平台上,靠着妙语连珠的神回复“翻红”了一把。

%title插图%num

我最感慨的是,现在的郑渊洁虽然不需要买房子来储存小读者的来信了,动动手指就能完成当年那批小孩的心愿;

可是当他对那些被婚姻、生育、生活压力困扰的年轻人说,“不想结婚是民法典赋予你的权利”时。

郑渊洁当年是如何用成年人的尺度写一切,让小孩知道大人不一定总是对的,小孩也可以捍卫自己小小的正义;

如今就是如何用同一种“叛逆”告诉年轻人,不是别人都在做的就是唯一的准则,你一样还可以有勇气说“不”。

%title插图%num

看到郑渊洁们还带着我们最熟悉的样子网上冲浪,我好像也逐渐理解了这样一个数据:中国的畅销书榜单上,诸如《活着》《平凡的世界》这样的经典作品,到现在还能常年霸榜。

只要他们愿意在这个信息碎片化、注意力分散的时代里站到前台,真诚交流,人们其实依然会给予热烈的回响。

在众多娱乐形式的包夹中,知名作家积极与大众对话,“夺回”读者的注意力,这是一种突围的尝试。

前几天,作家麦家在众声创作者计划盛夏发布会上说了这样一句话:“世界很大,但书是最大的,因为书可以让我们长大,让世界变小。”

%title插图%num

因为《暗算》《风声》等家喻户晓的作品,麦家被誉为“中国谍战小说之王”,可是这部作品,他却献给了自己已故的父亲。

麦家花了20年,与自己典型的中国式父亲践行仇恨、冷战和来不及的和解,最终把自己半辈子对父亲的愧疚,无言地刻画在了这部小说的父子亲情里。

可是读书的人却天然享有一种幸运,可以在这几百纸页里尽情享用作者的心血,就好像过完了平行世界的一段人生。

由拼多多发起的众声创作者计划,就像一间把作家和读者从图书馆邀请过来的会客厅。麦家在这次的发布会上,也真诚地为当代文学发出了寻找“众声”的呼唤:

8月24日起,拼多多再度投入5000万元读书基金,启动了第二轮“多多读书月”,在为期一个月的活动中,用户在拼多多搜索“多多读书月”,即可享受超低价购买正品好书的优惠。

%title插图%num

今年4月,第一轮多多读书月就覆盖了超过100万册涵盖诺贝尔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国内外权威奖项的经典书目,让读者用超值的价格购买值得反复回味的经典名作。

莫言的《红高粱》、金宇澄的《繁花》、麦家的《人生海海》、郑渊洁的皮皮鲁系列、余秀华的《月光落在左手上》、路内的《少年巴比伦》、刘子超的《午夜降临前抵达》等优质作品均涵盖在内,补贴后单价最低可至4.9元。

除此之外,多多读书月还联合社科文献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等推出了权威出版社专区,携手众声创作者计划专设了“众声创作者专区”,让消费者与文学名家代表作更便捷地连通。

截至目前,已有金宇澄、麦家、郑渊洁、余秀华等近30名国内知名作家加入众声创作者计划,在拼多多搜索作者即可进入其专属品牌页。

未来一年,拼多多还将邀约百位创作者入驻,让更多优秀作家、优质图书用更直接的方式面向大众。

%title插图%num

《2020多多阅读报告》显示,去年在拼多多平台上,来自农村地区的图书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180%,收货地址为乡村中小学的图书订单量、图书交易额增速也都突破了152%。

阅读本应是一架平等的阶梯,拼多多正在努力让更多人能拥有实惠、正版、平价的读书体验。

感谢你读到这里,记得把Vista看天下“设为星标”,多多点赞、在看、转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一看这本书是明星推荐我就不想买了”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