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电影 > 正文

戛纳对于全球产业和中国电影的重要性

2021年,戛纳电影节即将落下帷幕。这是今年戛纳电影节的电影市场上听到最多的声音。虽然在疫情之下,今年来戛纳电影市场进行线下交易的买家并不多,让电影宫显得比疫情之前冷清许多,但我们还是从戛纳听到了更好的讯息。全球电影市场正逐渐从疫情的影响中复苏,这是一个令人欣喜的讯号。

为了让来自世界各地的片商能够顺利参与到市场活动中,今年的戛纳电影节采取了特别措施。5月,戛纳电影节举办了线上戛纳市场,世界各地的片商可以通过戛纳电影节官网观看影片,预约线上交流,进行线上交易。同时,戛纳电影节选择了在北京、墨尔本、墨西哥、首尔、东京五个大城市线下同步放映部分参赛影片,以方便主要国家和地区的片商参与电影交易活动。

%title插图%num

戛纳电影节是全球最大的电影交易市场。每年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万家参展商和片商前来电影市场。2019年,共有12500名嘉宾报名参加戛纳电影节,完成2780部电影的产业放映。无论是放映规模还是放映数量都与其他电影节不同。粗略估算,全球每年70%的电影交易是在戛纳完成的。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戛纳电影节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球电影产业的脉搏,同时也深深影响着中国电影。

今年,戛纳电影节已经走过了75年的历史。在75年间,来自世界各国的无数佳作来到戛纳这座海滩城市,再由这里走向全世界。

世界上每年都有大大小小的电影节。这些电影节有不同的分工。有些是综合类竞赛电影节(A类电影节)。世界上有15个A类电影节。欧洲9个、美洲2个、亚洲3个、非洲1个,分别是: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戛纳国际电影节、柏林国际电影节、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莫斯科国际电影节、华沙国际电影节、塔林黑夜国际电影节、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马塔布拉塔国际电影节、东京国际电影节、上海国际电影节、印度国际电影节、开罗国际电影节。还有些是专服务于各种类别的电影节,例如美国的西南偏南电影节、IDFA纪录片电影节、巴黎真实电影节等。还有一些专门服务于小成本独立电影,比如美国的圣丹斯国际电影节和荷兰的鹿特丹国际电影节。

%title插图%num

这些电影节最重要的部分不是影片展映,而是发行与交易。电影节的规模和奖项的影响力,其根本上是由健全的市场交易机制所支撑的电影发行能力决定的。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影交易市场,戛纳是全球电影市场的重要风向标。

除了好莱坞六大电影制片厂具备全球输出能力外,大部分电影公司都不具备全球发行的能力。大多数电影节的市场都难以达到戛纳电影节的规模。这些公司的电影只能通过戛纳这个平台进行交易。许多在国内外获奖的影片都曾在戛纳电影市场亮相过。Netflix、A24、Wild Bunch、Mk2等世界知名电影公司都会来到戛纳电影节洽谈交易。Netflix出品的金狮奖影片《罗马》、A24出品的《佛罗里达乐园》以及中国导演娄烨的《兰心大剧院》等影片都曾登陆过戛纳电影节市场。在全球首映之前,很多电影的版权交易和投资洽谈很大一部分已经在戛纳完成了。很多主竞赛单元的影片,在影片首映前版权就已售罄。

%title插图%num

小成本电影由于自身题材冷门,必须依靠版权售卖来创收,而大成本电影,只靠一国市场难以为继,必须通过国际版权售卖来收回成本。经过证实,本届主竞赛单元影片《六号车厢》由索尼经典影业买下北美、拉美、东欧、东南亚、中东的发行权,Leonine更是以七位数美元的高价买下了范·迪塞尔主演的新片《超强实力》的德国发行权,入围本届一种关注单元的管虎监制的中国电影《街娃儿》的法国发行权则被法国公司ARP买下。《记忆》、《世界上最糟糕的人》、《钛》、《纽带》、《伯格曼岛》、《伟大的自由》等竞赛片被在线流媒体平台mubi买下了,横扫主竞赛和一种关注单元。中国主旋律电影《长津湖》也已经确定被Wild Bunch买下。

%title插图%num

此外,戛纳的制片人工坊也是全球最大的制片人工坊。来自世界各地最优秀的电影制片人聚集在这里,向投资人介绍和展示项目。中国电影《暴雪将至》就曾入选戛纳制片人工坊,在这里电影获得了更多的机会和更大的平台。可以说,今天的戛纳制片人工坊已经成为了孕育全球最优秀电影制片人的摇篮。

%title插图%num

戛纳电影节每年向世界输出无数优秀的电影项目,在帮助电影项目完成融资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戛纳电影节在全球电影市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对于中国电影市场来说,戛纳的意义在过去四十年之间发生了不同的变化。中国大陆电影第一次入围戛纳电影节是1982年的《阿Q正传》,其次是《孩子王》、《边走边唱》、《霸王别姬》、《活着》、《风月》、《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荆轲刺秦王》等一批作品入围戛纳电影节,并为中国电影拿下了一座金棕榈、评委会大奖、评审团奖。

在那个时代,戛纳对于中国电影人来说是一个符号,这个时代的符号象征着国门打开之后文化的解放和交流。很长一段时间内,欧洲三大电影节一直是中国电影和文化对外交流的窗口,承担着连接东西方的纽带作用。在整个90年代,中国电影在戛纳的版权售卖非常顺利,直接催生了中国电影的庞大海外市场。那段时间,张艺谋的所有影片都是各大影展的抢手货,陈凯歌的《霸王别姬》获得金棕榈后,全球票房狂收3000万美元,制作成本顺利收回。

%title插图%num

进入新千年后的前十年,中国电影产业化成功转型。在戛纳电影节上多次获得奖项的张艺谋、陈凯歌等导演开始尝试商业片,并拍出了多部商业影片,如《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无极》等。此时,第六代中国导演也开始涌现,贾樟柯、娄烨、王小帅、章明等导演的作品也在戛纳电影节上进入了国际视野。

中国电影在戛纳呈现两种面孔。一方面,是以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的第五代导演商业影片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了较高的热门,另一方面,是以贾樟柯、娄烨、王小帅为代表的第六代导演在竞赛单元上也颇有收获。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当年中国大陆电影的两极特点。两种电影均向世界展示了两种中国特色电影,一种是较为奢华的中国古代猎奇图像,另一种是当代中国的当下持续时态。两种电影都在戛纳获得了较好的评价,售卖到了全世界。

%title插图%num

据爆料,《十面埋伏》在戛纳首映后,索尼经典影业立即买断了北美发行权,《满城尽带黄金甲》的海外版权则采取了“保底分账”的形式,价格更高。另一方面,贾樟柯与北野武工作室、法国老牌公司MK2等建立起了深度合作,《天注定》的海外版权便是由这两家瓜分。影片虽未在国内上映,但海外版权售卖已收回了部分成本。之后,耗资4000万元的《山河故人》在上映前夕通过海外版权售卖实现了盈利,,《江湖儿女》则继续由MK2发行。

在此时期,大部分电影仅靠海外版权就能盈利。甚至,一部艺术巨作一旦被戛纳推荐,就可以在国内实现零票房回收成本。

%title插图%num

进入第二个十年后,戛纳与中国的关系又有所不同。一方面,中国商业片在戛纳似乎不太受欢迎了。有消息称,2018年某部国内大卖的商业片,在戛纳的全球版权不过一万美元。在戛纳的售卖情况也不容乐观。

然而,由于中国缺乏艺术院线,一些青年导演的小众影片,仍然严重依赖国际市场的版权售卖。

2019年,《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海外版权售卖至23个国家和地区。同年,导演双周单元闭幕影片《春江水暖》则在戛纳放映之后引发了市场哄抢。在某种程度上,国际市场对中国商业片“关门”的同时,戛纳的存在又给了中国青年导演发展的空间,而中国大陆市场几乎没有给他们生存的机会。

%title插图%num

今年,上海电影节与戛纳电影节联合推出“Y计划”,着力扶持青年电影人。长期以来,中国电影青黄未接的最重要原因是青年电影人缺乏相应的项目启动资金。对于一些难以筹集资金的项目来说,外部资金的进入可以促使其扩大制作规模,更容易在国内外市场上获得青睐。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全球电影市场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戛纳电影节与中国的关系也在逐渐发生变化,但服务产业、服务影人,一直是戛纳电影节的宗旨,未来也不会改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戛纳对于全球产业和中国电影的重要性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