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电影 > 正文

刘伟强:电影不是讲政治而是讲人生

刘伟强:电影不是讲政治而是讲人生插图

大部分观众通过《古惑仔》与《无间道》系列认识了刘伟强,也因为这两个系列,他也成为了香港影史中无法绕过的名字。但这几年刘伟强的职业轨迹有些让人猜不透。在香港导演纷纷“北上”的时候,刘伟强却突然在北美拍了一部论尺度、论题材都根本无法在大陆上映的电影——《青龙复仇》。当然,这部电影看起来阵容豪华,他由“暮光男”贾斯汀-钱担任主演,电影巨匠马丁-斯科塞斯担任监制,而此片的首映平台也是重量级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

为此,凤凰娱乐在多伦多独家专访了刘伟强,谈谈这部有太多话题、又有太多敏感的《青龙复仇》。

凤凰娱乐:我们也都知道,当初是你给了马丁《无间道》的翻拍许可,他才拿到了奥斯卡奖。所以这次他帮你做监制,是不是还一个人情?

刘伟强:我其实没帮他做过什么啦。我们这次做《青龙》时是有把剧本递给他,他很快就SAY YES了。当然,可能是和《无间道》的事有点关系吧,毕竟他靠那个拿了奥斯卡。

刘伟强:意见是提过一点点,但其他的……他都很放心我去拍,基本是很Free Hand(撒手不管)的。

凤凰娱乐:这部戏有一个很敏感的政治事件,但其实《青龙》是部讲美国华人黑帮的片子,感觉和政治没有太大关联,为什么要这么创作?

刘伟强:因为它和我这个故事的时间正好对得上,我的故事是讲上世纪的81年-92年的事,那在时间线上两个东西是吻合的。我又觉得电影应该是反映时间变化的,所以把它放了进来。

凤凰娱乐:那你不担心这样做会影响这部电影甚至是影响你本人在大陆的发展吗?

刘伟强:没有啊,我之前在《古惑仔》里就这么干过,还不是一样(没事)。而且我这个又不是讲政治,而这是讲人生,讲那个年代。我不担心,原来我们在香港就这样干过了。

刘伟强:无所谓啊,我们本来就不打算。就像《无间道》第一集那样,上不了还不是一样(没影响口碑)。

刘伟强:没有,我拍的我比你清楚。(编者注:根据公开资料:《无间道1》在内地公映的时间为2003年9月5日,结局被修改。)

刘伟强:不不不。我以前确实是有一个想到好莱坞发展的梦想,但现在这种想法越来越少了。因为现在你在香港拍一部电影,全世界也能看到;在大陆拍一部,全世界也能送去(参展)。所以现在是剧本好我就来拍,像《青龙》就是这样。我觉得有趣,而且又很久没拍黑帮片了,所以就来拍。那像原来我拍《雏菊》,还是韩国片,也是因为有趣,所以我就拍。因此,(拍什么片子)现在就不分国家了。

凤凰娱乐:我已经看了《青龙复仇》,我感觉它基本上就是《古惑仔》和《无间道》的“合体”,你有在向自己致敬的意思吗?

刘伟强:也没有。很多人一看黑帮片就会联想起其它的电影,那看这部就联想起我之前拍过的东西……但其实这部电影其实讲的不仅是香港黑帮,而且还是整个华人移民的故事。我讨论的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华人要在那个时候要偷渡去美国?他们的梦想是什么样子的?这是我这部电影希望去讲的。

凤凰娱乐:关于华人偷渡到海外然后变成黑帮的故事,尔冬升也有拍过《新宿事件》那类片子,只是国家不一样。你觉得偷渡这种事是一个永恒的命题吗?

刘伟强:是有这些(相同的)东西。因为我们中国人永远喜欢往外跑嘛,但是现在不是了,现在中国那么厉害,那就有很多人又跑回来。当然,我这是个真实的故事,片中的“蛇头妈妈”也是一个真实的(人物)。

凤凰娱乐:你提到去美国的梦想,片中也有台词不断在重复的“美国梦”,但是现在在大陆都提倡“中国梦”,你怎么看这些关于梦想的概念?

刘伟强:这些梦每个地方都有,梦想每个人也都有:中国梦、美国梦、英国梦……有这些梦想,才有一个将它变为“现实”的可能,这是一种对照。

凤凰娱乐:现在很多经典港片都有了新的翻拍计划,《黄飞鸿》、《少林寺》……你有没有翻拍《古惑仔》的愿望?

刘伟强:很多人找我翻拍!但我觉得……现在有些难。因为现在找明星很难,我如今很难找到25岁左右的明星能有郑伊健当年他们的那种气质,没有了……郑伊健当时他们很年轻的。

刘伟强:呃……其实这部就是啦,《青龙》就可以看做它的(翻拍),只是它换成了美国唐人街的故事而已。

凤凰娱乐:周星驰最近遭遇了一些风波,有人把他涉黑的事又翻了出来,你怎么看他这个人?

刘伟强:那些(风波)我不好讲啊,圈子里有人涉黑我是听说过一些,但我不知道连他都是黑社会啊?至于他这个人……我和他是有过合作的,怎么说呢……圈子里头,有些人的朋友多,有些人的朋友少,他就属于那种朋友少的吧。

刘伟强:我不会了。他那么聪明,怎么还需要我呢?你懂的!(刘伟强曾担任《咖喱辣椒》与《百变星君》的摄影师——编者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刘伟强:电影不是讲政治而是讲人生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