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书籍 > 正文

“打假”主播被指卖发霉燕窝、“保健品”号称可适用于肿瘤患者你被直播间“假货”坑过吗?

央广网北京1月11日消息(记者王晶)“主播说自己家也吃这款无骨鸡爪,很多人抢着下单,没想那么多就买了,但吃完严重腹泻,后来一看生产日期和保质期都没有,到现在商家也不作处理。”1月9日,王俊梅在向央广网记者提起这件事时依旧很气愤,并吐槽道:“现在的直播平台真是什么商家都有。”

日前,某直播平台头部网红主播被曝带货假燕窝一事引发热议。而“假燕窝”事件暴露出的问题,还仅是直播带货平台的冰山一角。

近日央广网记者调查发现,保健品、网红减肥茶等成了直播带货“假货”重灾区,虚假宣传是其中的突出问题之一。更有多位消费者向记者反映,食用直播间购买的“三无”产品后,身体出现多种不适,而商家拒绝退款。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直播平台上售卖三无产品、虚假宣传等行为已涉嫌违法。据电子商务法规定,平台也应承担相应责任。”

“打假”主播被指卖发霉燕窝、“保健品”号称可适用于肿瘤患者你被直播间“假货”坑过吗?插图

“宝贝们,绝对会瘦下去,完全不用忌口,植物精华提取的。”2020年11月,有着90万粉丝量的某直播平台主播“木子雯雯”正在直播间介绍一款减肥酵素,称自己继续抽烟、喝酒,也没有发胖,而评论区不断有粉丝留言“真的瘦下去了”。

彼时,在屏幕另一端的林新心动了,随后便以299元买下这款名为“燕窝酵素膳食纤维粉”的商品,主播称:“哺乳期、生理期、备孕期都可以吃的,就是不能吃淀粉。”下单后,主播又私下添加林新微信,推荐购买升级后的“减肥奶茶”,但这款产品并未在直播平台上架。

收到减肥酵素后,林新刚吃了一次就感觉不太对。“里面有透明的东西,说是水蜜桃味的,但很难喝,一个星期不仅没有效果,而且生理期延迟,便秘严重。”出现这种症状的不仅她一人,不少网友在直播下留言,“晚上失眠,骗人的,别买。”林新也留下了差评,但立即被主播踢出了直播间。

随后她才发现,商品上面没有明确标注生产厂家等关键信息。至于标识的“蝶初倾梦”品牌,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询,其所属的河南省鑫倍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郑州市金水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截至发稿前未移出。

一周后,当林新再次查看原来的产品链接,发现已替换为所谓的“新品”。林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该主播已被平台封号,但小号仍处于活跃中。

“打假”主播被指卖发霉燕窝、“保健品”号称可适用于肿瘤患者你被直播间“假货”坑过吗?插图1

在2020年“6·18”和“双11”,中消协做了消费者维权舆情大数据监测。其中消费者反映的“槽点”主要集中在兜售“三无”产品、假冒伪劣商品等。就此,近日记者调查发现,多家直播平台内都有不同形式的“假货”出现,如果一个商品被消费者投诉删除链接后,还会“改头换面”在线上店铺的另一处位置出现。而在一些直播平台中,记者还看到,不少主播会在直播中多次提及“感兴趣的宝宝可以加v信购买”或在简介里标注个人微信号,引导消费者私下购买。

“传统销售,是人在找货。而直播带货,是货找人。”微电铺SaaS平台创始人、直播精灵创始人杨航洲表示,直播平台根据用户大数据进行了兴趣匹配推荐相关用户,同时用户在直播购物时,一直沉浸在主播营销话语环境下,容易产生冲动消费,更容易催生直播带货过程中销售“三无”和假冒伪劣商品等问题。

“打假”主播被指卖发霉燕窝、“保健品”号称可适用于肿瘤患者你被直播间“假货”坑过吗?插图2

记者关注到,保健品往往是直播间内假货的重灾区,不少主播利用消费者“贪图便宜,健康养生”等心理,以低价出售产品拉其“入坑”。

金壮的经历就是典型的例子。2020年12月,他曾在某直播平台购买灵芝狍子粉,250克价值32.8元,主播称:“适合体弱多病等各类人群,增强体质。”但买来冲泡后,金壮发现不对劲,有股怪味,他立即查看包装说明,“平时买的东西都有生产许可,但这个什么都没有,竟然还在说明上标注,‘化疗、肿瘤患者等都能吃’,好像神药一样。”

不仅如此,他在另一家直播平台购买的灵芝酒也存在问题。名为“富裕老窖灵芝酒”的厂家生产许可证早已到期,金壮说:“家里人喝完血压一下就上来了,目前商品下架了。”

随后,记者看到,在金壮提供的产品包装上只贴有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产品类型为初级农产品等字样,未有生产日期和厂址。记者随后以购买者的身份咨询店家,对方只给记者提供了一个未显示完整编号的食品经营许可证,当记者问及是否有其他证件时,对方未回复。

“打假”主播被指卖发霉燕窝、“保健品”号称可适用于肿瘤患者你被直播间“假货”坑过吗?插图3

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解释道:“灵芝孢子粉这类产品一定程度上就是行业内炒起来的,它不是国家公认的保健品。即使直播间对外售卖保健品,也必须要有国家食药总局的批准号方可出售,尤其不能做功效上的宣传。”

财经评论员赵欢也向记者表示:“商家销售药品、医疗器械、保健食品、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等特殊商品时,应当依法取得相应的资质或行政许可。”

在多家直播平台上,记者搜索发现,以“保健品”“药品”为关键词的相关用户有至少几十余个,如“壮阳保健品”“保健品批发”等。

1月7日上午,记者随机进入一家有着148万粉丝的“××保养堂”店铺,主播正在介绍一款治疗白发的产品,称“我自己也在吃,6个周期,60岁老人吃了,头发绝对变40岁那样。”而直播间右上角显示有近1500人观看。1月7日下午,该家店铺又换了另外一个主播继续推荐,反复吆喝:“下午降价大促销,只要49元,最后两件送完就没有了。”

两位主播推销的“黑芝麻丸”包装很简单,上面写着“黑发胶囊”,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标识,随后她还不断在展示一张以往老客户白发变黑发的图片,但评论区有网友评论“洗完就掉头发”。记者在直播间留言询问是否是正规厂家生产,主播回复道,“家人们,一般拿货都是这些,没问题的,没有副作用的。”

“打假”主播被指卖发霉燕窝、“保健品”号称可适用于肿瘤患者你被直播间“假货”坑过吗?插图4

某主播在直播间称“吃了产品,60岁白发可变黑”(左);也有主播自称是打假主播,但却被网友吐槽“卖发霉燕窝”

与此同时,记者调查发现,还有一类主播以“打假”的旗号开设视频直播号,随即再进行直播带货。

在一家直播平台上,记者注意到一个名为“小白××实话”的用户正在介绍她的“正品燕窝”,“我做这么多年燕窝生意,你几百就能买正品燕窝吗?我告诉你,燕窝里有很多垃圾原料……”这名女子边说边搅动杯子里的燕窝。记者看到,该视频号下有60条有关打假燕窝的视频,其简介处也写道:去伪存真,实话实说,自带检测报告。

但随后,记者翻阅该家店铺下面的评价,有不少网友评论“化学味太重了”“都发霉了,告诉我是雨天喷水,霉味正常,我在正规保健品店买了6年了,什么没遇见过啊。”

据中消协统计,2020年和2019年消费者投诉案例,在直播带货领域上涨了5倍之多,其中不乏一些大品牌。有消费者向记者反映称,个别卖家造假授权书,以某大牌的平价替代品为由,公然卖起了假货。

上海高校学生张欣然告诉央广网记者,她曾在某家直播平台内Swisse海外专卖店买了一盒胶原蛋白补充剂,“发现是假的,防伪码被一张膜覆盖住,扫描不出来。”随后她又发现,此前她购买鱼油的Swisse海外正品店和Swisse海外专卖店是一家,“每次直播内容一模一样”,更令她愤怒的是,两家店铺提供产品授权书是同一个,且提供的授权书中授权店铺的名字与售卖产品的店铺名称不一致。

拖了一个月,张欣然向该直播平台投诉,要求查看两家店铺的营业执照编号,公司名称和注册地址等信息,平台方客服拒绝提供。

那证件到底哪里来?随后,记者在一位业内人士的指引下,登录某电商平台,检索××营业执照办理,随机找到一个店铺,表明来意后,对方要求加微信私聊,但记者表示怀疑,随后老板给记者留言称:“他们也有人办那些什么营业执照、资质证书、防伪标,也是说上传用的,也没有说没通过。”

“打假”主播被指卖发霉燕窝、“保健品”号称可适用于肿瘤患者你被直播间“假货”坑过吗?插图5

长期深耕直播领域、深圳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认为,平台方作为提供直播环境的负责方,应当对产品上架准入机制有更高要求,“没有相应的证件、许可报告或者质量检验报告的产品,不应上架,需要有类似大型超市的产品准入机制。”伍岱麒说道。

2020年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指出“售卖假冒伪劣产品”“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等都属于网络直播营销中的违法行为。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认为,平台经营者应当对商品销售者的资质资格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未尽到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平台应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平台可以对入驻商家的资质进行审核,但无法验证产品的质量,这就和监管部门有关系。”中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建议:“要确立分类监管标准。关键是不同部门之间的协同监管问题,形成监管合力。此外,要抓住明星、网红等重点监管对象,让其承担相应的责任。”

许浩表示,“自产自销型”的主播,也要遵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食品安全法等法律中关于生产者、销售者的有关规定。一旦带货不合规,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法律责任。

陈音江提醒消费者,选择直播带货方式消费时,首先要查看直播平台公示的商家信息,查看其是否有营业执照,如果平台没有公示商家营业执照,建议尽量不要购买其商品或服务,尤其是不要听信主播的诱导进行私下交易。此外,要保存好直播视频、聊天记录、支付凭证等证据。

相关链接:1.直播带货“隐秘角落”:15元可买100人气 记者付款后观看人数迅速上升

2.【独家调查】 起底直播带货“剧情化”:160元可私人定制离婚等火爆题材脚本

去年以来,直播带货迅猛发力,头部主播展现的带货效应尤为强劲。但近期,多位头部主播带货遭到消费者投诉,直播带货虚假宣传等问题已引起社会和监管部门的关注。

我是主播,为家乡带货,拼版照片:左图为十八洞村扶贫队长麻辉煌(左)与返乡大学生施林娇(中)在湖南湘西十八洞村,一起直播推销土特产(5月15日摄);右上为施林娇(右)在直播中向观众展示炒好的腊肉(4月23日摄);右下为施林娇(中)在工作室内和施康(左)、施志春(右)一起商讨直播内容(4月23日摄)。11月15日,彭国飞(右)和团队伙伴彭超文在湖南湘西芙蓉镇录制短视频。

日前,喜马拉雅直播“百大主播计划”第二季完赛,又有10位人气主播脱颖而出,“为她读书的海声”拔得头筹。

“打假”主播被指卖发霉燕窝 、“保健品”号称可适用于肿瘤患者 你被直播间“假货”坑过吗?

“主播说自己家也吃这款无骨鸡爪,很多人抢着下单,没想那么多就买了,但吃完严重腹泻,后来一看生产日期和保质期都没有,到现在商家也不作处理。”1月9日,王俊梅在向央广网记者提起这件事时依旧很气愤,并吐槽道:“现在的直播平台真是什么商家都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打假”主播被指卖发霉燕窝、“保健品”号称可适用于肿瘤患者你被直播间“假货”坑过吗?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