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明星 > 正文

蜗居(蜗居小说完整版无删减阅读)

文/张小暖

宋思明借着酒劲儿强行占有了海藻后,海藻生了一场大病,宋思明前去看海藻,可是,让宋思明没想到的是,海藻对自己的态度转变很大,不屑一顾中带着些许愤怒。

离开海藻住处时,宋思明的内心有着这样一段独白:他原本真的没想着道歉,可因为海藻一脸拒绝的神情,他莫名其妙地就道歉了,那一刻,他突然感觉自己很愚蠢,完全没掌握形势,至少在他的感觉里,海藻昨天晚上是半推半就的。可今天的海藻,完全换了一副神情,变得决绝,难以猜测。

%title插图%num

宋思明以为,海藻和自己交欢时的半推半就是初夜时的害羞,毕竟当宋思明看到自己副驾驶上的一滴血,还以为那是海藻的第一次,他以为海藻是完全接纳自己的。其实,海藻的半推半就不过是潜在的欲望在跳进跳出,她一方面对宋思明动心了,一方面又不忍心背叛小贝。所以,“半推”是表示对小贝的忠贞还存留着,而“半就”则表示自己潜在欲望的爆发。

包括海藻第二天对宋思明的决绝,也只不过是在用自己的意志力去克服自己内心的欲望,从而表示自己对于小贝的忠贞罢了。

%title插图%num

对于海藻身上的这点特性,苏淳早就在小贝面前透露过,当苏淳和海萍为了房子而大吵着要离婚时,小贝一脸自得的说:还好我们海藻不那么现实,她才不在意跟我在一起是租房住还是买房住。

苏淳却说:你们家海藻不是没想法,是她自我意识还没有膨胀,她还没有觉醒呢,等她觉醒的那一天,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这女人跟女人呀,能有什么不同,哪个女人不想要芭比娃娃?哪个女人不想拥有一支口红?哪个妇女不想拥有一套房子和一个男人?

就像苏淳所说,彼时的海藻还没有真正的觉醒,所以哄一哄、骗一骗还是好使的,而让小贝没想到的是,海藻已经开始觉醒了,只是他没有发现而已。

%title插图%num

2万块钱的思考

海萍和苏淳买房钱不够,海萍开口向海藻借钱,她本想着海藻身上怎么也该有个两三万的存款吧,可没想到的是,海藻身上的存款只有八千。

面对姐姐的寻求帮助,海藻把希望寄托在了小贝身上,她想让小贝拿出他所有的积蓄6万块钱来帮助海萍,可是却遭到了小贝的拒绝。

小贝是一个边界感很强的人,海萍终究只是海藻的姐姐,不是他的姐姐。要让他拿出所有积蓄去帮助海萍,是不可能的。

所谓爱屋及乌,那你也得有能力,没有能力的“爱屋及乌”,充其量也就是打肿脸充胖子,到头来苦的还是自己。

%title插图%num

海藻将自己面临的困难,在一次闲聊中,袒露在了宋思明面前。宋思明二话没说,拿出两万块的现金让海藻先拿去用。

海藻没想到,困扰了自己好几天的难题,在宋思明这里竟然能这么快地迎刃而解。其实在这个时候,海藻的潜意识里,就已经升起了对宋思明的好感,以及和小贝的对比。

如果小贝和宋思明一样有身份有地位,会不帮助海萍吗?所以生活中发生的很多事情,于有权有势的人而言是皮毛之痒,而于蚁族般的平头百姓而言就是骨血之痛,一天一地,云泥之别。

%title插图%num

有时候,不是钱能检验人性,而是人性在钱之下,就会显现出它的奴性。海藻拿了宋思明的钱,就多了一分对于宋思明的臣服。

不管这种臣服是被动的也好,主动的也罢,事实是,到最后都会变成“不得不”的关系。因为借钱的缘故,海藻和宋思明就会产生比普通关系更深的关系,这是必然的。

因为宋思明对于海藻是有目的的,他的目的性肉眼可见。而海藻对于宋思明也是有欲望的,只不过都存在在潜意识之下,很难看出来,她自己可能也并未察觉到这种欲火。

当宋思明送她手机时,她的第一反应是“哇,好漂亮的手机”,第二反应才是“我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她的潜意识,她内心是想得到这部手机的,只不过受个人素质的约束,拒绝了。但是在宋思明一再要求赠与之下,海藻还是收下了这部手机,如果海藻坚定信念“这是不该要的礼物”,最后也根本不会收下,也就是说,她内心的欲望最后还是战胜了个人素养。

第二次,宋思明送她限量版的梦游娃娃时,海藻心里活动的过程,也如收手机时是一模一样的,从欣喜到拒绝,最后还是欣然收下,依旧是欲望战胜了个人素养。

%title插图%num

宋思明是何等精明的一个人,他用这些小物件,就已经试探出了海藻的内心,也就是人性的弱点。也可以说,宋思明比海藻更了解海藻自己,他很肯定眼前这个小姑娘日后定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所以,当海藻感慨海萍的生活不易时,宋思明却说:你其实可以不用走你姐姐的路,那么辛苦,你还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海藻不明所以,宋思明却笑笑说:你以后就会知道。

看吧,海藻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在慢慢变成宋思明的囊中之物。

%title插图%num

我有时候在想,其实海藻的结局是她一手造成的,宋思明只不过是牵出海藻潜在欲望的人,但是海藻并没有能力去扼制住自己的欲望,所以深陷泥潭,葬送一生。

欲望是人性的衍生物,可如果你不具备反人性的超能力,那么就不要让自己的欲望过渡膨胀,否则,你早晚会死在欲望之下,或成为欲望的奴隶。

宋思明最后的遭遇,也是此般道理。

%title插图%num

6万块钱的觉醒

苏淳张不开口向父母要钱买房,但是海萍又逼得紧,无奈之下去借了高利贷,海萍知道后既悲痛又愤恨,一气之下跑到海藻的住处,涕泗横流的说:我要和他离婚。

海藻害怕了,她不愿看到姐姐离婚,毕竟在海藻心里,苏淳还是一位不差的姐夫。所以,海藻再次动了向小贝要存款帮助海萍的念头。

可再一次被小贝拒绝了,海藻觉得这都火烧眉毛了,小贝为什么还会这么铁石心肠,看来区区几万块钱,就已经让小贝的真面目暴露出来了。

%title插图%num

其实我一直不太赞同海藻的三观,她要报答海萍,没有人会反对,可是为什么要让小贝来买单,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命运和家人的命运拴在别人的人身上。这对于小贝不公平,对于自己是看不起。

我不能说小贝不借钱就是不对,或者借钱就是对,任何事情,没有对错,只有选择。其实小贝口中所说:这个钱我不会借,是我不想让你参和到别人的家务事之中,这是我的原则。

很多人都觉得小贝的做法是对的,其实未必,如果小贝很有钱,她看到海藻那么急切,会忍心不借吗?所谓的原则,也只不过是自己的能力有限罢了。

%title插图%num

海藻无计可施,又跑去找宋思明。前段时间刚把手机和2万块钱还给宋思明,想要和宋思明撇清关系,现在遇到难题了,又向自己的欲望妥协了。

她将自己和海萍相依为命的感情,一一道来,再将海萍急需用钱,但小贝打死不借的事情说了个明白。

宋思明首先是肯定海藻,说她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姑娘,再者,宋思明说了一句很公道的话:其实你也要理解小贝的做法,因为他输不起。人之所以慷慨,是因为他拥有的比挥霍得多。人把慷慨当成一种赞美,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尤其是对不相干的人。所以,你和小北都没有错,只是因为你们不同的人生经历,和有限的阅历,没能让你们看明白这一点。

这一番心理疏导下来,宋思明在海藻心里更加伟岸了。当宋思明拿出6万块钱慷慨相助的时候,海藻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终于可以帮助姐姐解决燃眉之急了。

%title插图%num

茨威格曾说: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码。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救世主,可是海藻心里却把宋思明当成了自己的“救世主”,总是在危难关头,襄助于自己。

其实,宋思明所谓的“救世主”头衔,不过是虚幻的,因为海藻自己一直在“等、靠、要”,当一个人处于“等、靠、要”的状态时,如果这个人有所谓的“价值”,那么就会有所谓的“救世主”出现在这个人面前。这个“救世主”的出现,享受你的价值是真,救你于水火只是举手之劳。

海藻面对困难时,从来没想着靠自己,不是靠小贝,就是靠宋思明,本质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把依靠的小树变成了好乘凉的大树。而她的价值,就是“年轻”,而宋思明想要享受的就是她“年轻的容貌和身体”。

如果说这世上真有什么“救世主”,那也只是自己而已。

%title插图%num

当海藻带着6万块钱到海萍的住处时,在门口听到了海萍和苏淳大吵,只是为了一块钱,苏淳去超市买东西,存包箱里投入的一块钱最后在取包时没有吐出来,引发了海萍强烈的不满,怒吼、唾骂、撕扯。

海藻吓懵了,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姐姐吗?这还是当初海誓山盟的爱情吗?现实原来这么残酷,贫贱夫妻原来真的能把爱情熬干,什么情真意切,最终都得败给柴米油盐、车子、房子。

回到家里的海藻,正陷入沉思的时候,小贝带着盒饭和一支芦苇花回来了。

小贝晃着手里的芦苇花说:这是我在超市门口看到的,一块钱,打折。又经济、又实惠,送给我的小猪猪。

看着小贝手里晃动的芦苇花,海藻陷入沉思:又是一块钱,一块钱看着不起眼,可生活就是由许许多多的一块钱堆积而成的,一块钱可以给你带来快乐,也可以带来悲伤,一块钱很渺小,可一块钱又暗藏能量,不晓得今天这一块钱,会不会就是日后那一块钱呢。

正是应了那句老话,你现在爱上他的原因,或许就是你日后厌恶他的真相。有爱情的时候,小贝一块钱的芦苇花,是海藻的快乐源泉;可是走进生活,爱情被消磨殆尽的时候,一块钱的礼物,就会也会变成压死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像海萍和苏淳那般。

%title插图%num

当海藻还在沉思的时候,小贝兴冲冲地打开盒饭,里面装的全是肉,叫海藻快来吃。海藻看着打包盒里的肉,又一次陷入沉思:小贝的生活是有肉就高兴了,可这却并不是她的生活目标。快乐的人生应该是“一亩土地两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可是先得有土地、有牛,然后才能招来老婆,然后才能生孩子。没有人说“老婆孩子热炕头,一亩土地两头牛的呀”。

这是海藻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自己的人生和小贝的人生轨迹,她的自我意识已经开始膨胀了。在没有遇到宋思明之前,她以为爱情和人生就是“有肉就可以了”,但遇到宋思明之后,她开始发现,还有另一种人生,物质丰厚的人生,甚至是挥霍的人生。

%title插图%num

深陷泥潭

圣诞节时,海藻原本想约小贝看电影,可是小贝却在电话里算账,说两张电影票再加上来回的车费,怎么算都得100多块钱,这看一次电影半个月的菜钱就没了,还不如买个枪版的光碟,躺在床上,想看什么看什么。

听到小贝这番话,海藻顿时间没了心情。就像苏淳说的:女人和女人能有什么不同,哪个女人不想要一个芭比娃娃,哪个女人不想要一支口红?

圣诞节一年就一次,海藻想要的就是仪式感和开心,可到了小贝那里,却变成柴米油盐的合计,那种美感一旦打破,就再也提不起心劲儿去做浪漫的事情了。

%title插图%num

就在这时,海藻想到了宋思明,她打给了宋思明,想要约他一起过圣诞节,可老谋深算的宋思明,一下子就猜到了海藻的心思,施展了欲擒故纵的伎俩,说自己不过洋节,拒绝了海藻。

失落的海藻跑去找海萍聊了会儿天,在回家的路上却碰到了宋思明就站在自家楼下,海藻看到宋思明的背影,第一时间是惊喜的,宋思明直言不讳的说:因为想你,所以我来了。接着半环抱的将海藻搂上车。

海藻在那一瞬间,有些许慌张,但却没有丝毫拒绝之意,她很清楚以宋思明目前的状态,她上了宋思明的车,意味着即将要发生什么,但是她始终没有反抗。这就给了宋思明一个“默许”的暗号。

%title插图%num

当宋思明强行与海藻交欢的时候,她起初是反抗的,可是当宋思明用手掌抚摸着她的双眼,示意她闭上眼睛时,海藻接受了。从反抗到顺从,也就是宋思明说的半推半就。

完事后,当海藻回到住处,第一时间冲进卫生间洗澡,她想要洗去身体上的污糟,可内心的煎熬,又怎么洗得掉。

她告诉自己,从此和宋思明两清了,自己再也不欠他什么。她一方面觉得自己对不起小贝,又一方面将自己的身体同6万块钱画上了等号。在她把钱和身体划等号的那一刻起,就更加让宋思明了解自己并控制自己了。

如果海藻把6万块还给了宋思明,那说明她还是清白的,至少在思想上是清白的,可是海藻没有。这就给宋思明再次发射了一个信号:海藻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身体,即使是被动的,那也是事实。

%title插图%num

一个被金钱牵动着身体和思想的人,早晚会被金钱困住,甚至被金钱奴役。所谓自我意识的膨胀,不过是灯红酒绿的社会附加在人心灵上的污浊。真正的觉醒,是你的思想感染污浊后,你的意识能作为一个旁观者,去重新审视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

所谓欲望,不过是小我投射出来的思维,欲望一旦产生,就会需要更多更大的欲望,去喂养当下的欲望,只有让意识之光照进你的内心和思维,去审视欲望,找到本我,才是真正的觉醒。

一切被欲望控制的人,都是沉睡的人,海藻是、宋思明亦是。

作者:张小暖,愿你我在温暖而舒心的文字里相逢不晚,共同成长

原创不易,抄袭必究!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蜗居(蜗居小说完整版无删减阅读)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