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电影 > 正文

天龙八部婬乱版()

%title插图%num

金庸的武侠小说,重在写武、写侠,但也少不了写男、写女,写男女。写男女自然离不开情和性。

与多数中国传统优秀小说一样,金庸塑造男女,写情多,写性却少,即便不得不写时,对性的描写也总是非常简略、隐晦。

譬如,《天龙八部》写淫荡之人康敏,也不过是这样的文字——

马夫人颈中的扣子松开了,露出雪白的项颈和一条红缎子的抹胸边缘,站起身来,慢慢打开了绑着头发的白头绳,长发直垂到腰间,柔丝如漆,娇媚无限的腻声道:“段郎,你来抱我!”

更过分的,则是白世镜这样说康敏:“你身上有些东西,比天上月亮更圆更白。”

%title插图%num

再譬如,《鹿鼎记》写韦小宝与建宁公主胡搞,也不过是这样的文字——

韦小宝抓住她胸口衣衫,用力一扯,嗤的一声响,衣衫登时撕裂,她所穿的罗衫本薄,这一撕之下,露出胸口的一片雪白肌肤。

而最为“不堪”的情节如韦小宝在丽春院与七女同床,金庸写来不过是“大被同眠”“胡天胡地”;韦小宝与他最为喜爱的双儿在一起,则是“大功告成”,俏皮好玩,全无涉性文字。

但简略、隐晦并非不写,因为男女之间,“性”是绕不开的话题。于是,金庸与许多传统文人一样,想到一个曲线以往的办法——写“足”,写“鞋”,写女人纤足、女人绣鞋

下面细说。

%title插图%num

1.军士看黄蓉洗脚

《射雕英雄传》有这么个情节——

(黄蓉)啐道:“你瞧我的脚干么?我的脚你也瞧得的?挖了你一对眼珠子!”那官军吓得魂不附体,咚咚咚的直磕响头。

黄蓉道:“你说,你干么眼睁睁的瞧着我洗脚?”那官军不敢说谎,磕头道:“小的该死,小的见姑娘一双脚生得……生得好看……”

这事发生在铁枪庙,于故事发展用处不大,似是闲笔,金庸顺手写来,是要表现黄蓉的艳丽迷人。

写脚还牵涉“艳丽”?自然!看人家柯大侠就很明白,一听黄蓉与军士上述对话,马上嘀咕:“这贼厮鸟死到临头,还存色心!”

%title插图%num

2.杨康私藏穆念慈绣鞋

北京街头比武招亲时,杨康有个被郭靖大为恼怒的行为,那就是抢了穆念慈的绣鞋不还——

那少女更急,奋力抽足,脚上那只绣着红花的绣鞋竟然离足而去。……那公子嘻嘻而笑,把绣鞋放在鼻边作势一闻。旁观的无赖子哪有不乘机凑趣之理,一齐大叫起来:“好香啊!”

那公子转身披上锦袍,向那红衣少女望了一眼,把绣鞋放入怀里。

绣鞋,在杨康与穆念慈的关系发展中,是重要物事。

二人此后的定情信物,便是一对玉制小鞋,一只写着“比、招”,一只写着“武、亲”。其中,杨康身上写有“比、招”那只,在他和欧阳锋联手坑害江南六怪时,被朱聪盗在手中,成为之后黄蓉破案的关键。

%title插图%num

3.段誉亲吻钟灵花鞋

《天龙八部》中,钟灵落入神农帮手中,段誉赶去求其父来救人,作为信物的便是钟灵的一双鞋子——

钟灵笑道:“我有什么信物呢?嗯,段大哥,你将我这双鞋子脱下来,你爹爹妈妈见了自然认得。”

段誉点点头,俯身去除她鞋子,左手拿住她足踝,只觉入手纤细,不盈一握,心中微微一荡,抬起头来,和钟灵相对一笑。

段誉在火光之下,见到她脸颊上亮晶晶地兀自挂着几滴泪珠,目光中却蕴满笑意,不由得看痴了。

此后,段誉落入“无量玉壁”所在深谷湖畔。他自思生存无望时又想起了钟灵——

伸手入怀,摸出她那对花鞋来在手中把玩,想像她足踝纤细,面容娇美,不自禁将鞋子拿到口边亲了几下,又揣入怀中。

(段誉)睡梦中只见一对花鞋在眼前飞来飞去,绿鞋黄花,正是钟灵那对花鞋,忙伸手去捉,可是那对花鞋便如蝴蝶一般,上下飞舞,始终捉不到。

过了一会,花鞋越飞越高,段誉大叫:“鞋儿别飞走了!”一惊而醒,才知是做了个梦,揉了揉眼睛,伸手一摸,一对花鞋好端端地便在怀中。

花鞋入梦,这已颇有性意味。

%title插图%num

4.杨过梦见小龙女之足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除了段誉,还有杨过。

新修版《神雕侠侣》的活死人墓故事,金庸在杨过与小龙女的相处中加了这么个情节——

杨过忽见小龙女一双纤纤白足在绳上转了个方向,当是她翻了个身。……杨过见到这双白足,只觉说不出的可爱。胡思乱想片刻,不敢再想,便即入睡。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心口突然一团热气,慢慢向下移往小腹,突见一对白蝴蝶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在眼前翩翩飞舞。(杨过)疾跃而起,伸出双掌,使动“天罗地网势”,右掌高挡,左手已轻轻抓住了一只白蝶,跟着右掌前探,将另一只白蝶抓住了。

……突觉两只蝴蝶一冲,从他手掌中脱身滑出,跟着有人喝道:“过儿,你干甚幺?”

杨过一惊而醒,立即察觉自己双掌握住了姑姑的两只脚掌,自己站地下小龙女所卧的长绳之前。

那时的杨过16岁,已是身体和心思都蠢蠢欲动之时,夜梦白蝴蝶,正是性萌动的表现。

%title插图%num

5.赵敏被张无忌脱袜搔痒

《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和赵敏可谓不打不相识。在绿柳山庄陷阱中,张无忌为脱身,以令人哭笑不得的脱袜搔痒的高明手段,将浑身带刺的野玫瑰赵敏制服。

赵敏投降后,要求张无忌将其鞋袜穿好,张大教主依令而行——

张无忌拿起罗袜,一手便握住她左足,刚才一心脱困,意无别念,这时一碰到她温腻柔软的足踝,心中不禁一荡

赵敏将脚一缩,羞得满面通红,幸好黑暗中张无忌也没瞧见,她一声不响的自行穿好鞋袜,在这一霎时之间,心中起了异样的感觉,似乎只想他再来摸一摸自己的脚

许久之后,待二人已是郎情妾意时,赵敏曾明确说到,自己最初对张无忌动心便是那次被捉足、脱袜、搔痒之时。

而张无忌对赵敏之足,也是念念不忘。在万安寺,他偷窥赵敏令手下与正派高手过招,最先见到的也是其足——

张无忌心中一动,眼见这对脚脚掌纤美,踝骨浑圆,依稀认得,正是当日绿柳庄中自己曾经捉过在手的赵敏的双足。

他在武当山和她相见,全以敌人相待,但此时见到了这一对踏在锦凳上的纤足,不知如何,竟然忍不住面红耳赤,心跳加剧

哈哈,张大教主与绍敏郡主的爱情就是这么超尘脱俗。

%title插图%num

6.游坦之啃阿紫的脚

《天龙八部》中,游坦之遭遇坎坷,一生悲惨,但他最大的幸与不幸可能都在爱上乖戾残忍的阿紫。

虽被这惨无人道的少女以放“人鸢”等方式百般折磨,但游坦之对她爱慕不改。于此,书中有这样的细节描写——

游坦之一见到她一双雪白晶莹的小脚,当真是如玉之润,如缎之柔,一颗心登时猛烈的跳了起来,双眼牢牢的盯住她一对脚,见到脚上背的肉色便如透明一般,隐隐映出几条青筋,真想伸手去抚摸几下。

突然之间,游坦之喉头发出“荷荷”两声,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道,犹如一豹子般向阿紫迅捷异常的扑了过去,抱着她小腿,低头便去吻她双足脚背。

游坦之仍是不理,便齿并不用力,也没咬痛了她,一双手在她脚背上轻轻爱抚,心中飘飘荡荡地,好似又做了人鸢,升入了云端之中。

游坦之此举,已是不折不扣恋足倾向,无须多言。

%title插图%num

以写足写鞋来写性,向来是古代文人的把戏。甚至,有人以拿女人鞋子当酒杯为乐事。

《南村辍耕录》记载,元末明初之人杨铁崖,最好声色,每次酒筵,见到歌女舞女缠足纤小者,则“脱其鞋载盏以行酒,谓之金莲杯”

《金瓶梅》中,西门庆和潘金莲也曾干过类似勾当——

“少顷,西门庆又脱下他一只绣花鞋儿,擎在手内,放一小杯酒在内,吃鞋杯耍子。妇人道:奴家好小脚儿,你休要笑话。不一时,二人吃得酒浓,掩闭了房门……”

%title插图%num

金庸笔下,自然没有如此不堪的文字,但其写女人纤足、女子绣鞋,同样有性意味和性暗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天龙八部婬乱版()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