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动漫 > 正文

陈小鲁之子陈正国(陈正国)

%title插图%num

图|粟裕全家福

前言

粟裕的女儿粟惠宁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有两个妈妈,一个是我亲妈妈,一个就是方阿姨。

这个方阿姨是谁,为何粟惠宁会把她视为亲妈妈一样重要呢?

三十年的缘分

1956年春,安徽桐城一个42岁的农妇方忠义,通过层层选拔,最后前往北京成为专职保姆。

方忠义是当地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妇,有关她的资料很少,她的一生都是在为家务工作而忙碌,尤其是擅长做一桌子好菜,也因此而进入到工作人员的视野当中。

上班的第一天,工作人员就嘱咐她:

“你的工作就是为首长及其家人烧饭、洗衣、打扫卫生等,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知道的不要知道。”

方忠义揣测,自己很有可能是到了一位重要领导人的家里了。

%title插图%num

图|粟裕旧照

她后来才知道,自己是到了粟裕家里。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妇,方忠义对粟裕了解的并不多,她也是通过和工作人员若有若无地谈起,才了解到粟裕的光辉事迹。

作为开国将军里功勋赫赫的战将,粟裕身上有很多的事迹,在别人的眼中看来,这几乎就是传奇。粟裕指挥部队南征北战,曾立下赫赫战功,新中国成立以后,粟裕被授予了大将军衔。

方忠义一生就没有走出过自己的那一小片天地,对于粟裕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被选中,可能两人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可命运就是如此的安排,也让方忠义心里有些惶恐。

刚到粟裕家的时候,方忠义还显得十分拘谨,做事情也都是小心谨慎,生怕会被批评。

可粟裕却从来没有对方忠义的工作提出任何的指责。

即便是时隔多年,方忠义依然记得当初第一次见粟裕时候,自己还没有吃饭,粟裕得知情况以后,立即让人张罗给方忠义做一碗牛肉面,得知她不吃牛羊肉后,还特别嘱咐给他下了一碗肉丝阳春面,这让方忠义的内心十分感动。

虽然是作为党和国家的高级领导干部,粟裕从来也没有什么架子,生活上也相当的随便,与常人无异。

%title插图%num

图|粟裕与楚青年轻时候合照

对方忠义,粟裕其实可以提一些要求,比如想吃什么菜,就做什么菜,可粟裕从来没有主动提要求,经常是方忠义做什么,粟裕就吃什么,也从来不挑食。也是时间长了,方忠义才渐渐摸透了粟裕喜欢吃点辣,于是每次做菜的时候就会放一点。

就从吃上而言,粟裕日常也十分简单,而且相当节俭,即便是吃剩下一个馒头,粟裕也会留到下一顿烤一烤继续吃,菜锅里剩下一点炒菜的油,粟裕也会吩咐大家,放点主食抹干净油吃掉,一条鱼要分几顿吃,剩下的部分要做成鱼干。

至于穿衣服上,就更简单了,粟裕的每一件衣服都要补好几次,每次都是方忠义经手补过的。

粟裕有一件蓝灰色卡其布便衣,是1949年7月兼任南京市政府领导时,华东军区后勤部专门给他定做的,原计划中是要给他做一件毛料便衣,可粟裕考虑到刚进城就将就穿着不好,会脱离群众,没办法华东军区后勤部只好做了一件蓝灰色卡布其便衣,后来这件衣服一直跟随粟裕到了北京,快磨破了也舍不得扔掉,方忠义补了好几次,也不舍得扔。

诸如袜子、内衣等等,粟裕的每一件衣服上都有方忠义细密的针脚。

由于在粟裕家呆的时间很长,因此粟裕一家人也从不把她当外人看,家里吃饭的时候,粟裕也是招呼方忠义一起坐下。粟裕几次外出工作,方忠义也都是陪在一旁,尽心尽力地照顾。

%title插图%num

图|粟裕与妻子楚青以及儿子合照

粟裕还为方忠义解决了女儿工作的问题。

说起来,方忠义在粟裕身边工作多年,像是一家人一般,但方忠义却从来不提任何要求,只是偶然的一次,粟裕问起他家里有什么困难,方忠义回答道:“女儿在家中不放心。”

在粟裕亲自过问,方忠义的女儿很快在北京找到了新的工作。

粟裕晚年身体不太好,却也仍然喜欢吃方忠义的菜。1984年2月,粟裕临终之前,还想要吃方忠义做的汤,可惜的是等到方忠义把汤做好以后,粟裕已经与世长辞,这件事儿也成为了方忠义心里永久的遗憾。

粟惠宁:我有两个妈妈

对方忠义,粟裕不仅仅是没有架子,其实更是当她如同亲人一般。

也因为粟裕的影响,粟裕的子女对方忠义也都十分尊重。

粟裕与妻子楚青结识于抗战年代,两人于1941年12月成婚。后来生下两子一女。

长子粟戎生生于1942年,次子粟寒生生于1947年,两个儿子都是在战争年代出生,只有小女儿粟惠宁是生于1949年。

%title插图%num

图|粟裕与粟惠宁、粟寒生合照

1956年方忠义到粟裕家当保姆的时候,粟惠宁也才几岁,是个不大的姑娘,由于父母都是忙于工作,能够陪伴孩子的机会很少,因此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保姆方忠义陪在粟惠宁身边。

也因为从小就在一起相处,所以粟惠宁对方忠义也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在里面,为此粟惠宁经常对别人说:

“我有两个妈妈,一个是我亲妈妈,一个就是方阿姨。”

对方忠义来说,她是看着粟惠宁长大的,尤其是她在粟裕家工作了30多年,可以说经历了粟惠宁的童年、少年、青年时代。

同样也见证了她的婚姻。

1963年6月,陈毅到粟裕家中拜访,两个自革命战争年代就在一起的将帅,聚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陈毅的资历虽然老,可在解放战争时期,粟裕的成长却很快,尤其是在凸显出军事上的天赋后,陈毅将有关华东野战军军事上的行动都交给了粟裕。

1948年5月,陈毅调中原局工作,并担任中原野战军副司令员。陈毅离开华东野战军以后,党中央任命粟裕担任华野司令员兼政委,也是粟裕坚持之下,华东野战军司令员、政委仍由陈毅兼任,而自己只是任代司令员兼代政委。

%title插图%num

图|陈毅与妻子张茜

“陈不离粟,粟不离陈”后来被传为佳话。

新中国建立以后,陈毅和粟裕两家人之间的关系也非常要好。

陈毅的到来令粟裕十分高兴,他让方忠义做了一桌子菜款待陈毅,席间陈毅吃得很香,还说是自己熟悉的味道,随后粟裕为陈毅引见了方忠义。

吃饭间隙,陈毅提到了粟裕的小女儿粟惠宁:

“你的女儿不错,以后到我们家来吧。”

“那好,把你们家的小鲁给我们吧,做我们的女婿。”粟裕大将的夫人楚青笑道。

楚青提到的小鲁,是陈毅元帅的三子陈小鲁

陈小鲁生于1946年,也是一个战乱的年代出生的孩子,比粟惠宁要大3岁左右,当年两家人在一桌吃饭的时候,两个孩子也都不在身边。

可或许就连两家人都没想到,粟惠宁后来和陈小鲁之间还真的成就了一段缘分。

%title插图%num

图|粟裕一家合照

相对于粟惠宁而言,陈小鲁比较熟悉的是粟寒生,两人年龄上比较接近。

陈小鲁自幼就听父母那一辈儿的传奇故事,在众多的开国将军中,他听得最多的是“粟司令”这三个字。后来上学以后,16岁的陈小鲁第一次结识了粟寒生,尤其是两人都熟悉了父亲一辈儿的光辉战绩以后,彼此的关系更加亲近,两家人也都来往不断,对于这个机灵的孩子,粟裕一家也很是喜欢。

源于性格的关系,陈小鲁从小就是个“孩子王”,个性相对也比较散漫,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面,曾有过一段迷茫的时期。

1968年4月14日,在周总理的安排下,陈小鲁到了沈阳军区所属一个部队的农场去锻炼,临走之前周总理特别把他叫到了西花厅嘱咐:

“不要把自己的去向告诉任何人,到了部队也不要写信。这是一条纪律。”

由于不能给家里写信,陈小鲁在部队里的生活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要十分艰辛。

%title插图%num

图|陈毅一家

临走之前,母亲给陈小鲁装了100元现金,到了部队以后,陈小鲁两年的时间才花掉了16元,也因为没有正式批准入伍,陈小鲁一开始没有编制、没有津贴,因此一切也只能是尽量节省着来,不过陈小鲁也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逐渐得到了认可。1970年5月陈小鲁被正式批准参军入伍。

1971年春,陈小鲁获准探亲假回家,原本是回家探望父亲病情,可也就是在这一次回家中,陈小鲁结识了粟惠宁,探亲假结束以后,两人之间有了书信往来,并开始谈恋爱。

粟惠宁和陈小鲁谈恋爱以后,第一个知道的就是方忠义。

或许就连方忠义,在内心深处也不得不感慨一番两人之间的缘分。

粟惠宁还提出了一个请求:“方阿姨,我是您一手带大的,以后我的孩子也要您带哦。”

%title插图%num

图|陈小鲁

方忠义愉快地答应下来。

1972年1月4日,陈毅病逝。妻子张茜也被查出患有肺癌,在忍着极大悲痛,身体又日渐衰弱的情况下,张茜整理了《陈毅诗词选集》,并为诗集写了一篇序言,可在这样一个时候,一个母亲最牵挂的还是自己的儿女们。

1974年春,粟裕夫妇去看望张茜,在病榻前,粟裕告诉张茜:

“不要操心孩子的事儿,我们会照顾好他们的。”

楚青将粟惠宁与陈小鲁叫到了张茜病床前,宣布正式定下了两人的婚事。

由于陈小鲁还要回部队里去,两人的婚事是在1975年8月才办的,而这一年粟惠宁已经26岁,陈小鲁也已经29岁了。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1975年8月,粟惠宁与陈小鲁结婚后,很快就生下一子陈正国

方忠义如约继续照料陈毅。粟裕将军家的第三代。

陈正国自幼就是被方忠义带大,因此对于方奶奶,自然有着无限的情感。方奶奶也亲热的称他为“小果子(陈正国小名)”。一直到晚年回忆起来的时候,方忠义还是很亲热的称他为“我的小果子”。

方忠义回忆起,“小果子”每天晚上都是她带着睡觉的,别人带就是又哭又闹,就是不睡觉。

%title插图%num

图|粟惠宁与儿子陈正国在陈小鲁雕像前

“小果子”也很听方忠义的话,方忠义也很宠溺这个孩子,“小果子”小时候爱吃蛋炒饭,家里人怕油腻不给他吃,他就缠着方奶奶给他做,每次方忠义都心软给他做好,小家伙也十分机灵,等到家里来人的时候,就把蛋炒饭藏在抽屉里,等到人走以后再拿出来吃。

就连粟惠宁有时候也忍不住埋怨:“这样会把小果子惯坏的。”

即便是有粟惠宁殷勤的叮嘱,可事到临头的时候,方忠义还是忍不住,对这个孩子,方忠义倾注了无限的情感。

不过,“小果子”似乎也知道,这个方奶奶是对他好的人,每次在街上走,陈正国总是要求方奶奶走马路牙子内侧,方忠义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这么安排?”

“小果子”满含稚气地回答道:

“方奶奶走里面,就不会被车轧到了呀。”

一席话感动地方忠义鼻子发酸:

“小果子呀真懂事!奶奶没有白疼你。”

%title插图%num

图|陈小鲁、粟惠宁与孙子陈厚全(小名麒麟)

对于陈正国,方忠义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对他的性格品性也十分了解,这也是让方忠义比较满意的一点,虽然是作为开国元勋家庭出身的孩子,但陈正国身上并没有纨绔子弟的恶习。

“他没有一点高官后代的架子。有时候小朋友分苹果吃时,我有些偏心,多分些给他,但他每次都把多的那份让给别人。初中时,小果子读的是北京最有名的八中,但考高中时却出人意料地报考了工艺美术学校,因为他喜欢画画,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发挥特长。他谦虚地说:‘虽然爷爷是开国元勋,但我还是我,路要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

其实,从方忠义1956年到粟裕家里当保姆,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方忠义也到了该歇歇的时候,八十年代中期,方忠义正式退休。

早在方忠义离开前,粟惠宁就曾提出,要方忠义留在北京养老,这样也方便于他们一家照顾。粟裕将军的夫人楚青也对她说:

“你在我们家生活了二十多年,早就是我们家的人了,你哪也不用去,我们给你养老。”

可方忠义心里牵挂着家乡的亲人,想要回老家养老,粟惠宁也没有再过多的劝说。

方忠义离开北京后,经合肥回到了安徽桐城,虽然回到家乡的生活确实要安逸不少,可方忠义还是会经常想起在北京的雨儿胡同,在粟裕将军的家里,还有他一手带大的粟惠宁和“小

%title插图%num

图|粟惠宁与陈小鲁

果子”。趁着还能走动的时候,方忠义时常到北京去看望粟惠宁一家,并且还要小住一段时间。

陈正国对方奶奶有着十分特殊的情感,毕竟自幼就是在他抚养下长大,陈正国每年都要给方奶奶打电话,询问老人家有什么实际的需求,虽然方忠义从来都没有要求什么,可每次陈正国都会汇来数额不等的钱款。

即便是后来工作以后,日渐繁忙,可陈正国还是会抽出一些时间回去一趟。尤其是到逢年过节的时候,陈正国总是会带上大包小包的礼品,去看望住在家乡的方奶奶。

2014年9月9日,方忠义百岁诞辰前夕,陈小鲁携同妻子粟惠宁、儿子陈正国一起到安徽桐城去看望他。

得知消息的方忠义十分高兴,第二天一早就穿戴整齐地到村口等候,上午10时许,陈小鲁一家踏着泥泞一家赶到,方忠义显得十分激动,她上前抱着“小果子”,不由得老泪纵横。

%title插图%num

图|方忠义与年轻时的陈正国

陈正国对方奶奶的家里十分熟悉,他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一进门就全都放到了卧室,还特意从身上拿出一条纱巾披在了方奶奶身上。陈正国特意解释,这是自己出差的时候买来的,披上了果然年轻了20岁。

方忠义责怪他乱花钱:

“来看奶奶就知足了,下回你可不要再糟蹋钱了。”

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在一起吃了饭,看着方忠义身体康健,粟惠宁一家也略感宽慰,虽然方忠义和粟裕一家并无血缘亲情,可长达30年的相伴,却也让他们彼此之间有了更深的羁绊,他们之间不是亲人却又胜似亲人,这份情感让人羡慕。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陈小鲁之子陈正国(陈正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