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电视 > 正文

张居正熊召政(张居正熊召政那个出版社出的好看)

“中国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叫居安思危,基于这一点,就产生了盛世危言。知识分子的道德良心,全部社会责任感,都寄托于这一个‘危’字。如果硬要找出历史的精髓与文化内核,此乃是也。顺着这个‘危’字,我们可以从历史中找到很多撼人心魄的故事与可歌可泣的人物,张居正便是其中一位。”

张居正》的作者,作家兼诗人,熊召政如是说。即使在今天,这段写于世纪初的铿锵之言也依旧耐人寻味、历久弥新。

%title插图%num

熊召政

万历初年是表面四海升平,而大风即将起于青萍之末的年代。论居安思危的例子,大概少有“明亡,实亡于万历”这样的论断,特别是随着《万历十五年》一书在影视作品中被提及与自媒体的“推波助澜“下畅销之后,“万历中兴”这十年间的历史更加惹人注目。

而“生前众口争颂其功,死后众口皆斥其过”、“威福自擅,独持国柄”、“为明王朝延寿七十年”的张居正本身更是一个容易令人感情激动的话题,在一些如“王学”、“帝师”等词的点缀下,无论是“果真如此”还是“自作聪明”,即使是不明就里的吃瓜群众也想故作深沉的感慨一句“世间已无张居正。”

%title插图%num

黄仁宇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历史小说的创作迎来一阵热潮,那些此前被批烂的才子佳人、帝王将相也日渐被读者喜爱,直至今日这些题材也依旧在市场的助力下被年轻人消费而且愈演愈烈。

1975年,青年诗人熊召政在看罢姚雪垠的《李自成》后,便被这部史诗般的作品震撼到了,此后他就萌生了写一部与之媲美的作品的想法。随着阅历的增长,也是在看罢如《万历十五年》、《张居正大传》等名作之后,熊召政选择了他的乡党,“生前显耀,死后寂寞”的张江陵(张居正生于荆州,故称之张江陵)。不仅是由于上文提到的那段历史的缘故或者张居正本人的故事性,在那个时期,张居正改革者的形象本身就蕴含太多的现实意义,熊召政更是提及:

“仔细研究中国历史,就会发现朱元璋创立的明朝国家管理体制,对于今日中国的参照意义,远远超过清朝。”

2005年,《张居正》荣膺中国最高文学奖,茅盾文学奖。

%title插图%num

在这部皇皇百万言的巨著结集出版之前,对作品的褒扬或者非议就已形成很大的反差,对于历史小说来讲这或许是题材注定,毕竟在之前写《东周列国志》和《白门柳》的一些文章中,我就一直提及“做小说难,做历史小说尤难”。即使最近在某平台下面的评论里,我也发现了这种对立的态度,批评者斥其为茅奖中的“水货”,赞扬者则奉其为历史小说创作的“里程碑”。

初读《张居正》还是在我高二那年,彼时刚读过《万历十五年》深为其所动,便对张居正产生了兴趣,然后就在学校那些“三令五申”下偷偷摸摸读了这部书的部分章节,对其中的情节印象颇深。记得大学报到的第一个星期我就在慌乱与陌生之中去图书馆借了两套书——一套“沈从文”,一部《张居正》。

%title插图%num

通读之后感慨万千,即使是现在我也觉得《张居正》在我读过的历史小说中,论故事与叙述的造诣少有作品比肩。近些时因夜不成寐,便又把这部书听了一遍,听罢不胜唏嘘,故又忍不住说短论长。

金庸曾评价《张居正》——“我欣赏《张居正》,因为作者选择张居正这样一个‘实事求是’不顾个人成败,决心为了国家,反对特权,打击豪强,坚持制度与法治的人物,来抒写他的真实遭遇和情感。”

“毅然以一身担当天下安危,任劳任怨,不疑不布,卒能扶危定倾,克成本原”恐怕是任何一个赞赏张居正的人所钦佩的地方,正是因为他“不顾个人成败”,所以张居正的“个人得失”往往容易被忽略或者被粉饰。

%title插图%num

明人绘《张文忠公遗像》

《张居正》一书,即使作者为了写出人物的真实而大书张居正的缺点,但是又往往为张居正为人上的“缺陷”寻找理由。作者并不是完全客观地评价这个“悲剧的英雄”,而是在创作中不知不觉的带入了自己的情绪。当然这是作家必须行使的权力,一个完全客观的历史小说可能失去的更多。

也正因为如此,为了故事与人物,作者不得不在历史的真实性上做出牺牲,《张居正》最招人批评的另一个地方恐怕就是很多地方歪曲了历史,因为不仅是读者,很多所谓的评论家也过多的将历史小说当做历史来看。“羽翼信史”固然值得提倡,但是如何去做到底是作家自己的选择,而且对于艺术创作而言以严肃的历史作为每一句的出处,恐怕只是作茧自缚。

%title插图%num

以我的一孔之见,历史小说终究还是小说而不是历史专著,作为虚实结合的代表,恐怕没有几个评论家会再去对古典名著《三国演义》吹毛求疵。

只有作为文学家,一部小说才可能上升到更高的层面。

《张居正》给我最深的印象之一就是它不避俗,有时候不吝啬使用露骨的语言,或许正是因为不被史实束缚,作者才能去“发明”一些情节来展现一个人物,这个人物不一定非要真实地活在过去,他完全可以在小说中栩栩如生。熊召政曾写到“‘礼’用于社会管理,极有用处;若用之于文学艺术,则谬莫大焉”,我深以为然。

除此之外,像是不时出现在书中的那些有关民俗的场景,还是能看出作者对“明朝”是下过功夫的。

但是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即使《张居正》在很多方面造诣颇深,但是最为茅奖作品它真的名副其实吗?因为作为一个最高的文学奖项,茅奖应该关注的或许是文学中的终极关怀,那些带有哲学性的东西。《张居正》展现出了一些宏大的历史叙述,但它的全部重心依然是在张居正一个人身上,它突出了一个改革者的特立独行与昭昭事迹,但是在这之上呢?

%title插图%num

当然,中国自古的文学审美本就不同于那些舶来的西方词汇。

《张居正》或许在不少地方都有缺陷,或许它在明朝政治经济体制上有些敷衍,在一些人物的塑造上又有些崴脚,但是大体上看瑕不掩瑜,在如今的历史小说中也算是极为优秀。

《曾国藩》作者唐浩明曾评价道:“作家天斌诗人的才情,加上史家的严谨,《张居正》甫经问世,便让我感到是真正的文史俱佳的大手笔。张居正、高拱、冯保等人物,个个栩栩如生,又是正宗的古人。历史小说写到这个份上,真不容易。”

《张居正》中最为人动情的恐怕就有第一卷中玉娘吟唱的《木兰歌》到最后一卷玉娘自缢前声泪俱下的《火凤凰》,熊召政有诗人的才情,也正因为此《张居正》才有那种荡气回肠的史诗感。

%title插图%num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张居正熊召政(张居正熊召政那个出版社出的好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