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电影 > 正文

刘佩琦个人资料(刘佩琦个人资料演过的电视剧)

“我不会傲世寰宇,把自己当成大腕,我是一个明白人”,他如是说。

这个蜷在沙发里的男人,面庞清瘦,五官寡淡,像是寥寥几笔就能勾勒而出,没有再多起伏壮阔的线条,似乎风一吹就会抹而去之。

%title插图%num

然,就是这张朴素的脸,却在光影之间,生动演绎了无数个小人物,平凡且真实,傲骨且侠气。

从影36年的他,出演了125部影视剧,是令人敬佩的老戏骨,更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曾经5次斩获影帝桂冠,却始终低调自谦。

%title插图%num

平波秋水,狂澜深藏,为戏痴狂何人知,愿留佳作百世香!

此人便是刘佩琦

一、“倒霉孩子”奇遇记

伏前初夏,天蒙亮,南楼传出一嗓子高亢挺拔的京腔西皮,忽地唱响了大杂院里的声色犬马,一处纳凉的大爷,正摇着手中的蒲扇,微目冥想,手边茶缸子里飘出的茉莉茶香,不禁潜入了这热气腾腾的生活里。

%title插图%num

“三嫂,您吃了吗?”刘佩琦招呼到,伸手摸了张油煎饼囫囵吞下,眨眼又钻进二哥家,坐下就吸溜一碗嘎巴菜,到点上学也就吃饱了。

1958年,刘佩琦出生在天津的一户普通人家,家里兄弟姊妹6人,挤在南楼村的一间平房里,往日父母做生意忙,几个孩子在老街坊的热心照料下,散养长大。

%title插图%num

狭小的大杂院里,十几户人家齐挨着,亲如一家过日子,差使东家孩子给西家打酱油买醋,皆是常有的事,谁家炒个辣子,能呛着全院老少跟着一块儿打喷嚏。

一方水土之下,刘佩琦染得半身江湖气,乐观又耿直,5岁时,他开始学习武术,常常混在打太极的大爷队伍里,别具一格地舞枪弄棒。

%title插图%num

直到12岁,他又开始迷上舞蹈,励志要做一名芭蕾舞演员,脚尖点地转着圈,顺便把彝族、藏族、蒙古族、赫哲族的舞蹈也学得游刃有余。

上初中,凭借极高的文艺天赋,刘佩琦被老师选中,加入学校宣传队,为礼堂公演《牧马之歌》担任领舞。

%title插图%num

这可把他高兴坏了,然而嘚瑟劲还没过,跳舞的靴子却丢了。临近登台的前一天,他写了上百张《寻靴启事》,一路从家贴到学校,至今想起仍啼笑皆非。

奈何,由于身体条件受限,刘佩琦的芭蕾梦还是碎了一地,转而,他整日泡在相声、评书和京剧里,随身挂着个二手收音机,走哪听哪。

%title插图%num

1955年,电影《平原游击队》上映,他省下打开水的5分钱,买了一张票,猫在电影院里看,线下他化身游击队队长“李向阳”,给自己配了个“军师”,带着一众小兄弟,保卫大杂院里的窨井盖,不被小偷瞄走。

在上下翻飞的日子里,“倒霉孩子”长大了,17岁时,他跳舞跳进了天津文工团,让他魂牵梦绕的戎马红装,终于就要穿上身。

只可惜,少年轻狂的他,敢发常人之不敢言,而被当成“刺头兵”,安排在炊事班蒸馒头,一蒸就是3年,倒是练就一身首长都夸好的手面功夫。

%title插图%num

然,鲜衣怒马的年纪,怎能不做梦,多少个更深露重,他独自伏在练舞厅的把杆上,一遍又一遍地压腿、打翻,常常躲在后台偷瞄舞台上跳独舞的战士,羡慕不已。

一次部队慰问演出,话剧团表演了话剧《不准出生的人》,一连6场,刘佩琦一场不落地看完了,情真意切的表演,感动的他涕泗横流,也让他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title插图%num

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恨恨地说到:“您呐!别再瞎蹦跶了,天生不是吃这碗饭的,赶紧转行吧!”

1979年,解放军艺术学院到天津招生,刘佩琦以专业课第一的成绩,考入了军艺表演系。

%title插图%num

拿到通知书的那一刻,他掸了掸手上的面粉,抹开身子虎虎生风地走出去,仿佛这一抬脚,就走上了星光大道,往后再无几多羁绊。

二、北漂的日子

那时年少,总觉得大把时光是用来造的,不安分像是长在骨子里,做出的事情多有“出格”,却沾沾自喜地以为是天降大任于斯人。

考入军艺后,文化课和专业课双第一的刘佩琦,被委以班长的重任,他好似个大家长,但时不时却又冒出些调皮孩子的性格。

%title插图%num

不久,一个18岁的少年,插到他们班里,长相俊秀的他,性子也如晴空朗月般澄明,让人一眼看着,就十分喜欢。

他叫吴若甫,比刘佩琦小4岁,自从进来后,就多次被任课老师偏袒,这让有些同学嫉妒不已,私下经常找他麻烦,隔三差五“修理”他。

%title插图%num

为人仗义的刘佩琦总是会出手相助,每次都站在他前面,替他挡灾挡难,很快,两人成为关系特铁的兄弟。

夏夜时分,两人蹲在路边电线杆下,穿着大背心和大裤衩,依着时断时续的路灯,伴着四下乱舞的虫子,扒拉一盘花生米,闷上两口二锅头,聊天聊地,好不快活。

%title插图%num

临近毕业,刘佩琦又当了一回“英雄”,因为一次不合理的考试安排,他组织同学们罢考,原是答应好好的,结果交卷时,却只有他一人呈了白卷。

后来,他被惩罚性地“流放”到新疆,于1983年,被分配到新疆军区话剧团,而专业课优秀的他,本可以留在北京发展。

送别的火车上载满了悲伤与惆怅,吴若甫驮着大包行囊,为刘佩琦送行,纵有千万句叮嘱,却只在一个拥抱间道尽了珍重,不善言辞的刘佩琦,转身一挥手,便潇洒离去。

%title插图%num

2年后,因为表演机会过少,刘佩琦决定还是回到北京发展,此前他两次考取空政话剧团都被拒之门外。

带着一份失意,刘佩琦成为第一代“北漂”,开始了长达6年的跑龙套生涯。

最落魄时,他穷到兜里只有5分钱,为了吃口饭,硬是走了2个小时到熟人家蹭饭,甚至为了挣7毛钱的片酬,差点淹死在沼泽里。

%title插图%num

那时,他与同学佟瑞欣住在灯市口,一个破旧的筒子楼里,白天就去八一厂门口蹲戏,晚上盼着菜市场闭市,摊主们把剩下的烂菜叶子倒垃圾桶,两人就给捡回来。

一到下雨天,顶楼就成了水帘洞,天花板吧嗒吧嗒滴着水,被褥全部浸湿了,完全没法入睡。

%title插图%num

两人冻得瑟瑟发抖,缩在墙角里,吃着刚出锅的水煮烂菜叶,就着最便宜的华灯白酒,一番抒怀壮志,却还是咀嚼出现实的苦涩味儿。

虽然片酬很低,多数情况下,甚至没有钱,但是刘佩琦仍乐此不疲地跑着龙套,只因可以管顿饭,他常给来挑人的导演,跳段舞,或是出些点子,只为吸引关注,多一些进组的机会。

1985年,凭借一股子韧劲,刘佩琦被陈佩斯看中,在《二子开店》中领了个小角色“顺子”,一个“蹲过牢”的后进青年。

%title插图%num

因为肯钻研有想法,他的表演让陈佩斯十分看好,并每天补贴5元片酬,而组里其他演员一律是7毛钱,这在当时算是天价片酬了,至今,刘佩琦都很感恩陈佩斯。

%title插图%num

彼时,好友吴若甫已经混出了名堂,一次回北京,听说刘佩琦也在京,就忙不迭约老友出来喝酒,了解到刘佩琦的凄惨境况,拍着胸脯道:“兄弟有难,我不能坐视不理”。

说罢,拿着刘佩琦的角色定妆照,就飞去西安,找正在拍《古今大战秦俑情》的张艺谋,一番苦口婆心的推荐……

%title插图%num

许多年后,刘佩琦在参加某档谈话类节目,被要求邀请某某同学上节目时,他却连连摇头,说到:“在79级的同学中,我只有一个朋友就是吴若甫”。

三、配角人生

“我不想只演本色的自己,总换衣服没意思,创作的趣味性就没了”,演戏这件事,刘佩琦从来都很较真,绝不演同一类角色,尽力将每一位配角发挥到极致。

1991年,张艺谋筹拍电影《秋菊打官司》,正发愁剧中的“王庆来”没有合适的人选,此时,他想到2年前,吴若甫为自己力荐的小伙子。

%title插图%num

身材消瘦,面相清寡的刘佩琦,正好与剧中人物不谋而合,于是,张艺谋写信邀请他来组试戏。

收到大导演的亲笔信,刘佩琦高兴地几夜没合眼,心想要演男主角,立马起身从北京建国门华侨村出发,直奔陕西宝鸡市。

%title插图%num

然而,到了现场,拿到剧本后,他才知道剧中“秋菊”的丈夫,是挨了村长一脚就下线的“病痨子”,全剧只有一场戏。

但是既承蒙人家信任,那就得拼命,为了塑造这个木讷少言又老实本分的农民,刘佩琦跟着剧组,深入陕西偏远农村,与当地人同吃同住,只为了找对人物的感觉。

%title插图%num

一场戏后,片场的工作人员看片时,忽然一句“这老乡从哪个村找的”,让张艺谋直接为其临改剧本,多加了6场戏。

这部剧之后,他给张艺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至今,巩俐见到他,还会亲切地称自己是他的“前妻”。

%title插图%num

真正让刘佩琦走入观众视野的,是1994年的电影《二嫫》,凭借饰演生意人“瞎子”,他一举拿下了洛加诺国际电影节上的四项奖项。

%title插图%num

此后,刘佩琦片约不断,1996年,为了演好《离开雷锋的日子》里的“乔安山”,他多次拜访剧中的原型人物,了解当年的那段历史,揣摩人物心理变化。

对于表演,刘佩琦坚持精益求精,他把自己的着力点放在细枝末节里,不厌其烦地与导演和对手演员,探讨每一个细节,使人物更加的立体、真实。

%title插图%num

他饰演的“乔安山”,在雷锋车祸去世后,继续传承雷锋精神做好事,把一个有血有肉的当代战士,塑造得淋漓尽致,该片创下当年最高票房记录。

38岁时,他因此剧获得金鸡奖、华表奖双料影帝,当年,为了上台领奖,他下血本花4000元买了一套西装,并设计了两套获奖感言,有趣的是,那一届颁奖晚会并未让获奖者发言。

%title插图%num

演员这辈子,最幸福莫过于碰到一部好剧本,为荧屏留下一段经典,便此生无憾了。

终于,刘佩琦等到了,被誉为“现代版红楼梦”的好作品—-《大宅门》。

%title插图%num

当初,为了让他出演混不吝的富二代“白三爷”,郭宝昌力排众议,拍板由他出演,尽管当时有人说他没有爷的气质。

“我样子丑,但里子强,我敢说这个角色没人能演过我”,刘佩琦自信地说到。

%title插图%num

下足苦功夫后,刘佩琦与陈宝国联手奉上了一台,热播了21年的经典电视剧。

犹记得,当时观众对白三爷的评价,“坏起来让人想踹他,混起来让人想抽他,但硬朗起来,却让人肃然起敬”。

%title插图%num

与孙俪合作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月圆》,他饰演江湖义气的养父“周老四”,60岁的人,顶着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坚持在水里演了一天的戏,冻到直抽搐,让全组人员敬佩不已。

%title插图%num

无论是《有你才幸福》中细腻温情的父亲,是《白鹿原》中的精神领袖“朱先生”,还是《大工匠》中钢铁厂的八级锻工,亦或是《红色娘子军》中反面角色“南霸天”……

%title插图%num

从艺36年的刘佩琦,本着对表演的敬畏之心,坚持塑造好每一个小人物,给他们以不同的灿烂人生,这是一份极强的使命感,其千人千面的表演,绝对够得上国宝级别。

四、佳“妻”如梦

1990年,秋,北京城起风了,卷落一地的银杏叶,染得古巷金黄一片,路上的行人裹紧衣服,匆匆赶路,偶有三两对情侣,相互依偎前行,亲昵地说着体己话。

刘佩琦往自己的旧西服里缩了缩,一身洗得掉色的大号西服,像个套子蒙在身上,30出头的年纪,仿佛深陷这偌大的城,身边也没个说热乎话的女人,突然心下颓然。

%title插图%num

这年,在朋友张罗下,刘佩琦认识了北京女孩孟天娇,果真人如其名,娇影似清荷,楚楚动人,只是一眼,就让他再也忘不了了。

比他小4岁的孟天娇,生在城墙根下,父母都是双职工,当时,她在北京电影制片厂当总机话务员,家境算是小康,没什么后顾之忧。

颇有才情的刘佩琦,让孟天娇陷入了爱情,然而,女友的父母却十分反对两人交往,他们觉得刘佩琦家中兄弟姊妹多,往后是非不断,况且他还是个叫不上号的演员,总归是不稳定。

%title插图%num

在父母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孟天娇决定分手,为此常常疏远刘佩琦,而这段提不起又放不下的感情,折磨得两人痛苦万分。

渐渐地,孟天娇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她离不开刘佩琦,于是,年底,她瞒着父母,从家里偷出来户口簿,打着“面的”直奔民政局,与刘佩琦扯了证。

婚后,她随刘佩琦的剧组,来到青岛住了一段时间,全当是蜜月旅行,再之后,她跟着丈夫搬到了八大处战友文工团分的单身宿舍楼里,开始了独立生活。

%title插图%num

第二年,两人的儿子出生了,让这个小家庭更加幸福,而娶了旺夫妻子后,刘佩琦的事业越来越红火,戏约不断。

那些年,刘佩琦常年泡在剧组里,分身乏术,独留娇妻守空房。为了照顾孩子,孟天娇进入北京电影制片厂画报社当了一名出纳,然而生活的琐事也让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她极尽所能将家里照顾周到,让刘佩琦毫无后顾之忧地追求热爱的事业,儿子更是被教育的十分出色,聪明礼让,令人称赞。

%title插图%num

然而,成名之后,有情有义的刘佩琦,却始终放不下家中兄弟姐妹,那时,接连哥哥下岗,姐姐退休,生活拮据的他们,让刘佩琦挂念不已。

于是,他明面上往哥哥姐姐家里塞钱,接济他们度日,而且他从来不向孟天娇隐瞒每一分钱的去处,即使这会避免很多矛盾和分歧。

%title插图%num

然而,常年累月的资助,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深不见底,这件事上,孟天娇有些微词,后来日子久了,她也就释怀了,经常还会主动去援助哥哥姐姐,这让刘佩琦十分感动。

在娱乐圈混了几十年,刘佩琦从未传出过任何绯闻,始终洁身自好,这么多年,他把所有的工资全交给妻子管,生活中,他还做得一手好菜,糖醋里脊、葱烧海参、油爆双脆……这些烹饪让妻儿大饱口福。

%title插图%num

在一次颁奖典礼上,刘佩琦深切地表达了对妻子的感激之情,更是十分自责表示让让她受苦了。

30年的婚姻,他与孟天娇相濡以沫,彼此支持,这简单的生活让他感到无比幸福。

五、平凡才是真

暮色四合,霓虹初上,什刹海又开始热闹起来,摩登的灯光笼罩着小胡同和四合院,年轻人沉浸在酒吧里,肆意欢闹,而老一辈却钟情于公园遛弯、打太极。

%title插图%num

如今,63岁的刘佩琦,享受这平静的生活,每年接两到三部剧,多数时间用来陪家人,偶尔也会登台演话剧,虽然数量不多,却始终保持对舞台的热爱。

%title插图%num

去年,他还与一帮年轻人,不辞辛苦地坐了5个多小时的火车,从北京到上海,巡演话剧《杜甫》,这份对艺术的敬畏之心,令人不得不佩服。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刘佩琦个人资料(刘佩琦个人资料演过的电视剧)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