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动漫 > 正文

点将抽烟的兔子(伴君侧抽烟的兔子)

上期说到189年(中平六年)汉朝发生政变,宦官与外臣相争,董渔翁得利,近四百年的汉朝落入凉州陇西人董卓之手。董卓出身下级官吏,对治国生疏,又是仓促接盘,处理朝政简单粗暴,依靠武力弹压,不能服众。如同偷拆父母包裹的孩子,拆完装不回纸箱子,只能拿胶带楞捆了。

%title插图%num

董:嘿嘿嘿

他的所作所为,引发各路诸侯联合讨伐,连土匪出身的黑山军降将张燕都积极联络各方,高喊着要打倒董卓,显示出了站在正义一方的喜悦。董卓虽居庙堂之上,却给众人以谈资,连泼皮无赖都能嗤之以鼻地表达鄙视,品评一番后,满足地用语气词“切”来结尾的。

董卓有些慌了,他担心的倒不是平头百姓的议论,老百姓的想法不重要,他担心讨董联军趁机发动群众,掀起全国大规模反董活动。

董卓迅速决定向西迁都到长安。长安离董卓自己的老家西凉更近,离东边的讨董联军主力更远,安全系数大增。

%title插图%num

在长安及周边的中心区,董卓安排吕布任都骑尉,统管京城卫戍。中央直属野战军由手下樊稠、胡軫统领。然后封锁长安东侧的道路,在该地建立军事管理区,安排四支部队重兵把守。

其中一支由中郎将段煨带领屯兵华阴,另一支由中郎将董越带领驻守黾池。主力军司令是董卓的女婿牛辅,带着贾诩、李傕、郭汜以及张济把守安邑,并随时增援其他地区,这实力没谁了。通过这种顶级配置可以看出,他把家底儿都给女婿牛辅了,估计董卓应该没儿子为继。

我给大家列出以上这些人的家乡,可以感受出西凉人在汉末的军事实力:董卓是陇西郡人,樊稠是金城人,李傕是北地郡人,郭汜是张掖郡人,贾诩、张济、段煨是武威郡人,虽然史书没有记录牛辅、胡軫、董越的具体家乡,但也是凉州人。只想说一句:西凉军人满视野。

%title插图%num

徐荣:东汉末年将领。本为中郎将,曾向董卓推举同郡出身的公孙度出任辽东太守。于汴水之战中击败曹操的独立追击军,以及在梁东之战中击败孙坚的部队。在董卓死后,受司徒王允的命令与李傕、郭汜交战,死于新丰之战,战死在乱军之中。

另外,董卓还有一只长胜之军,由幽州人徐荣带领,徐荣是让曹操、孙坚几乎丧命的将军。董卓没有给他安排具体的地盘,属于机动部队。(《后汉书》乃使东中郎将董越屯黾池,中郎将段煨屯华阴,中郎将牛辅屯安邑,其余中郎将、校尉布在诸县,以御山东)

完成了防守战斗链的部署,董卓向昔日的老乡对手韩遂、马腾发出邀请。希望他们能助自己一臂之力。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嘛。

董卓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他也非常担心韩遂马腾会趁乱从西边抄自己的后路,或者联手东边儿的讨董盟军。万一发生,董卓就成瓮里的鳖了。要想探明对方的想法,就要主动出击。董卓向“悍马组合”发出的和解信息,是扔出来问路的石头。

此时的韩遂马腾正在犹疑之中,他们从小道听来的消息说,宦官已经被灭了,这对悍马来说,不是好事。意味着“诛宦官,清君侧”的义军旗号,已经过了质保期失效了。义军一下就失去了存在的借口。有人悄悄到办公室外,扯下写着口号的大纛旗。二胎都来了,计生员还喊只生一个好,会被所有人打死的。

%title插图%num

悍马的马:马腾

接到董卓扔来的石头,知道中央确实改组了。让悍马组合有些意外的是,不但宦官被除,而且新任领导小组组长是老乡董卓,他甚至提供了进京证,还承诺“共谋山东”。(《后汉书》:初,卓(董卓)之入关,要韩遂、马腾共谋山东。)

接受董卓的邀请,就解决了羌军存在的合理性问题,有了法制基础,就有了行动依据。叛军换了马甲就是国军。

另外,董卓说得清楚,可以带兵进京。如有不测完全可以自保,如果合作愉快会有更大的收获,因此悍马组合决定挥师东进。(《后汉书》:遂、腾见天下方乱,亦欲倚卓(董卓)起兵。)

悍马走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到长安。因为战争道路艰难行进缓慢,而且路上还遇到羌人造反,为了表明心志,悍马以雷霆手段灭之。马腾手下的庞德,因平叛崭露头角,成为校尉。(《三国志》:初平中,(庞德)从马腾击反羌叛氐。数有功,稍迁至校尉。)

192年(初平三年),悍马终于开到长安。汉朝领导层频繁更迭,董卓、王允已经成为过去时,现在进行时是董卓的手下李傕郭汜。此时汉朝已经乱如公共场所,是个闲人可进非请务入的重地。

%title插图%num

悍马的悍:韩遂

既来之则安之。韩遂、马腾向代表朝廷的李傕臣服。

对于韩遂、马腾来说,真心不愿意总当羌匪,不但名声上难听,而且长远看,军队的供给也是问题,汉末的粮食供应非常紧张。虽然他们不知道李傕是敌是友,但如果部队能改编成为政府军,这些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即便是国家提供不了军需粮饷,起码羌军征收老百姓粮食的时候,可以名正言顺了。到时候用武力强制收缴的行为,就不能算抢。

只要能换身马甲,披上正义的皮,白天在大街上大摇大摆地晃悠,能随意踢飞小商贩的占道货筐,降谁都一样。

韩、马的到来,对李傕来说,无疑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让手里的武装力量有了迅速的扩充,起码听上去是这样的。而且在政治声誉上,有了新资本。

朝廷上下都看看,我们不仅仅会打仗,我们还对国家的统一战线工作有突出贡献,那么多年的羌独,让我们这届刚刚成立的政府解决了,而且是和平统一,国家祥瑞啊!李傕封韩遂为镇西将军,屯金城,马腾为征西将军,屯郿县。

%title插图%num

李傕

不过,面对带兵而来的悍马组合,李傕也心存芥蒂。知人知面不知心,现在世道变了,老乡见老乡,可能要受伤。他决定把悍马拆了,四个轱辘的是悍马,分成两个轱辘以后,神马都不是了。

经过观察,马腾更让人放心,而韩遂的身上总有种让人琢磨不透的气质。另外,马腾出身寒微,仅疑似马援之后,而韩遂则来自一个有背景的家庭。

在《三国志》里提及“公(曹操)与遂父同岁孝廉”,说明韩父是个孝廉。在汉朝,被举孝廉的人,不是一般人,韩家在西凉,按偏远郡县举孝廉的制度:被推荐人要四十岁以上,仅一个孝廉名额,还是三年推举一次。这样稀缺的资源,“非”入寻常百姓家,也许韩遂的爸爸叫李刚?

另外,前文说过,韩遂造反前,何进都知道韩遂(当时叫韩约)的名望,并见过面。虽然有后人判断只是八卦消息,但这样的传闻也能旁证韩遂确实是个有背景的人。

这些不能不让李傕郭汜担心韩遂投奔的初心。特别是韩遂跟曹操有说不清的关系,当初曹操是讨董联军的代理奋武将军,在第一时间攻击过董家军,这让李傕心有余悸。曹操是反董派里最反董的人!

扯远了,李傕拉回思绪,他知道曹操刚刚成为兖州牧,正在招兵买马迎击青州黄巾军,如果韩遂跟曹操联手,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李傕决定把马腾留下,驻扎在董卓的故居郿县(郿县是董卓最喜欢的地方,没有之一),拱卫京城长安。让韩遂带兵,回凉州金城驻扎。(《三国志》:初平三年,遂、腾率众诣长安。汉朝以遂为镇西将军,遣还金城,腾为征西将军,遣屯郿。)

这次是悍马组合第一次归顺朝廷,也是第一次分兵把守。分开也没啥,相聚必有离别时,相离未必不相知。当然,分开也省得被人一网打尽。

194年(兴平元年),马腾跟李傕打起来了。按照《资治通鉴》的说法:“马腾私有求于李傕,不获而怒,欲举兵相攻。”马腾有求于李傕,李傕没同意,马腾就生气了,甚至要抄家伙开战。

史书没记载马腾具体为了什么事情求李傕。但纵观马腾的一生,及史书对马腾的评价:“性贤厚,人多敬之。”“待士进贤,矜救民命,三辅甚安爱之。”个人感觉马腾为一己私利而首先发动战争的概率不大。至于是否因为伸张正义救援天子,同样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

%title插图%num

生气的马腾

反正马腾跟李傕确实结仇了。街坊四邻都知道了,连天子刘协都派使者当调解员劝和双方,但没成功。此事也惊动了远在金城的韩遂,他立刻领兵来到长安附近,跟马腾一起在长安城郊外的长平观驻扎,悍马重新组合。从韩遂带兵赶到长安来看,说明马腾跟李傕对峙的时间不短了。

不管马腾当初为了什么跟李傕对抗,马腾的立场,被朝廷的大臣们记在了心里,加上韩遂的到来,使悍马“KiKi-KaKa” 合体了,成了长安附近,最可以依靠的反对派势力。

194年春(兴平元年二月),天子一方开始行动,侍中马宇、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将刘范、治书侍御史刘诞一起秘密联合马腾,打算里应外合除掉李傕。这是一次文武搭配内外结合的行动。

有人可能会觉得,此时在附近的袁绍完全可以对抗李傕。从实力上讲,袁绍确实可以是人选之一。袁绍在冀州河北地区,离长安不算太远。不过此时的袁绍正忙着应付公孙瓒以及黑山军、黄巾军残部的攻击。更主要的原因是袁绍没有这个心思。早在当讨董联军盟主的时候,袁绍就打算另立大司马、幽州牧、汉室宗亲刘虞为天子了,只不过当时袁绍没有运作成功。

既然袁绍非忠君之臣,联络曹操也可以,曹操一直是维护汉朝统治的,而且曹操人马也不少了,他刚受降了三十万左右的青州黄巾军及其家属(可以打仗的有五万人左右)。但曹操此时正忙着攻打徐州,为父报仇呢。另外从董卓当政开始,由于连年战争,长安东侧的道路已经隔绝,消息闭塞不通了,董卓时期,很多任命书无法从中央向东外传,甚至官员无法去东边的州郡上任。

%title插图%num

幽州牧刘虞:我儿子呢?!

比如董卓想请幽州牧刘虞入朝任太傅,但任命书始终无法送达。被困在长安的汉献帝刘协,也想让幽州牧刘虞解救自己,就悄悄派刘虞的儿子——在刘协身边做侍中的刘和,化妆出城去找刘虞,但道路艰险,坏人又多,父子俩最终也未能相见。

现在看下长安城内,参与推翻李傕行动小组的组员情况。天子身边有很多顾问,比如光禄大夫、议郎等等,类似于现在的智库。他们直接归天子调遣,属于无职有权的人,侍中级别最高,所以马宇是刘协身边的重要参谋。谏议大夫也是顾问团里的一员,种邵是官三代,他的父亲种拂担任过司空,他的爷爷种暠[hào]担任过司徒。

刘诞的职位是治书侍御史,这是管理皇帝文书的官员,他还是左中郎将刘范的二弟,左中郎将是和平时期常设军职里最高的将军衔,他们还有一个四弟刘璋,也在朝里任职,董卓执政的时候,曾经把他们哥儿仨都关在大牢里,所以他们对董卓的势力恨之入骨。此时老四刘璋已经借机离开,回到自己的父亲身边。

这哥儿几个的父亲,是益州牧阳城侯,皇室宗亲刘焉。他常年潜心研究道教,最后听信占了卜巫术的蛊惑,早就心存浑水摸“汉”之心。他从马腾李傕之间的矛盾,看出了机会,于是在幕后指挥大儿子刘范联合各方势力,清除李傕,如果成功,名义上有救驾之义,实际则可以控制朝纲。他还暗中派出五千兵马,赶往长安,协助马腾攻击李傕。再说一句,一旦得手,刘焉找没有根基的马腾、韩遂当合伙人,要比袁曹二人,更容易控制。无论怎样,反李联盟成员的实力不小。

万事俱备,只欠东窗事发。

东窗果然事发,谋刺之事外泄,被李傕发觉了。世间找嘴严的人比找一只会抽烟的兔子还难。朝中行动小组的人大部分都逃了出来,躲在槐里县投奔了马腾。

李傕派郭汜、樊稠、自己的侄子李利随之冲出,一起突袭马腾韩遂大营,将悍马组合打得节节败退。马腾打仗属于慢热型,被突袭胜少负多。况且李傕这些人确实能打,把悍马追得往老家跑。

追击的路上,因为李利不卖力气,还被樊稠当众斥责。(《资治通鉴》:樊稠之击马腾、韩遂也,李利战不甚力,稠叱之曰:“人欲截汝父头,何敢如此,我不能斩卿邪!”)

悍马被追到陈仓,实在不想跑了。韩遂知道樊稠也是金城人,他劝一马当先的樊稠:“现在汉朝成了击鼓传的那朵花,还不知道明天会落在谁手呢,大家都是金城人,应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title插图%num

樊稠:还有谁的心有我大….

樊稠能打仗军事能力就不用说了,政治素质也不低,如果满分是二百五十分的话,他满分。聊了聊,樊稠感觉跟韩遂很投缘,两个人并驾齐驱,还手挽手巴拉巴拉地聊了很久,亲热得连两匹马都快结拜了,然后樊稠撤军,双方就高高兴兴回家去了。(《后汉书》:遂、腾走还凉州,稠等又追之。韩遂使人语稠曰:“天下反覆未可知,相与州里,今虽小违,要当大同,欲共一言。”乃骈马交臂相加,笑语良久。)

众人各奔东西,悍马回凉州检修,李傕的部队回长安休整,途径槐里县的时候,顺便把躲在那里的刘范等几个主谋抓起来杀了。

樊稠的心很大,大到没有,得胜回朝后就没再多想,回新建的将军府享受去了。但一同追击敌寇的李利,心情比较复杂,这次虽然打了一个大胜仗,但他什么也没记住,只记住樊稠当众指着自己训斥的场景,太丢人了。那场面不断在李利眼前闪回,还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他悄悄找到叔叔李傕说,樊稠阵前与敌相谈甚欢,爱心满满,听不清他们说的是什么,也许是在谈慈善事业?(《后汉书》军还,利告傕曰:“樊、韩骈马笑语,不知其辞,而意爱甚密。”)

李傕召开军事会议,在会后酒席上,派自己的外甥胡封把樊稠杀死在了座位上,并把樊稠的军队归胡封统帅。其实,李傕早就想杀了樊稠。樊稠不但打仗勇猛,而且心胸开阔不多疑,甚得人心,让李傕忌惮

。(引《献帝纪》:傕见稠果勇而得众心,疾害之,醉酒,潜使外生骑都尉胡封于坐中拉杀稠)

李傕除掉樊稠,以为去掉了心病,但这是他走向灭亡的开始,多疑是西凉人的通病,在他的阵营里,只有樊稠一个人没这病,还让他给杀了。见到樊稠被杀,郭汜心里也慌了,他跟樊稠不错,再加上郭汜老婆瞎掺乎挑拨,结果郭汜跟李傕开始了离心离德的合作。

其实董卓方面的西凉人的事情也非常精彩,因为不是主线,这里就不细说了,以后有机会单聊。

%title插图%num

李世石:怪我咯?

韩遂在逃命时的寥寥数语,不但安全脱困,还离间了对手的阵营,让对手遭受了巨大损失。韩遂的政治算计,比不上阿尔法狗,也能比拼下李世乭(写这个字是为了装,呵呵)。

李傕知道自己无力彻底消灭马腾韩遂,他吸取当年王允不接受自己投降的教训,索性赦免了马韩二位,并重新封赏。封马腾为安狄将军,韩遂为安降将军。

不经历风雨怎能看见对方是彩虹?经过这次患难,马腾与韩遂彼此更亲近了,于是结为异姓兄弟。(待续)

上一期:西凉风云之”凉州独立“ | 《三国志》里被忽视的八卦(27)

关于时拾史事

搜索微信号:historytalking 关注时拾史事(点击链接关注我们:http://dwz.cn/2epd7s)。想看轻松有趣的历史?想了解正史中的八卦事?想知道历史中的各种稀奇古怪?

时拾史事读者群号535858375,欢迎喜欢历史的各位加入群一起交流啊\(^o^)/~

投稿请发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更多文章,长按关注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点将抽烟的兔子(伴君侧抽烟的兔子)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