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综艺 > 正文

青梅望竹马(邻家竹马恋青梅)

一阕情歌

文/聿枫

Song 1《好久不见》

夏日的午后,聒噪的蝉鸣让人们对出门望而却步,只想贪图室内的清凉。

纪子逸大学里的最后一个暑假可不打算荒废在家里,出门前习惯性地瞄了一眼对面楼的客厅,转念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又懊恼地摇了摇头。

纪子逸一边发着短信一边下楼梯,一双VANS的经典款板鞋突然停滞在几层楼梯的下面静止不动。纪子逸不经意地抬头望去,呼吸骤然一窒,整个人瞬间怔在了原地。

为什么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偏偏会被自己碰到?为什么明明一直处心积虑地躲避却还是功亏一篑?为什么本以为固若金汤的壁垒却在这一刻溃不成军?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纪子逸木然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无比熟悉此刻却又异常陌生的男人,淡漠的眉眼忽然与多年来烙印在心底的无数个影子相重合。

蔺樊,她的青梅竹马,她相恋五年,分手刚满一年的,前男友。

蔺樊礼貌地点头浅笑,淡淡地流泻出无尽的疏离,一丝丝刺痛着纪子逸,让她不得不以回忆中抽离出来。

“好久不见!”她与他擦身而过,仿佛跨越一条鸿沟,将他们彻底分隔,再也不得并肩而立。

是不是只有斩断了她与他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她才能走出情沼,寻得解脱。

纪子逸和蔺樊都住在家属大院,同龄的孩子不少。纪子逸火热地和他们打成一片时,蔺樊却总是不屑一顾地扭头走开。直到长大后,纪子逸才知道那叫做少年老成。

小时候纪子逸玩得忘了时间被老爸罚站,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楼下。蔺樊坐在自家的客厅玩味着小丫头不情愿地撅着嘴却又不敢乱动的模样,隔天没少冷嘲热讽。

从那天起,纪子逸就开始喜欢缠着蔺樊,他虽然面上不悦又十分毒舌,却还是像大哥哥一样把她照顾地很好。

蔺樊是个全才,文理皆精。纪子逸却怎么也不开窍,为了完成作业没少打扰蔺樊。

铺满了各种课本的大书桌上,纪子逸奋战了很久却还是被一道数学题击败,颓然地抬头瞄了一眼对面专注于书本的蔺樊。十六岁的少年已然初步具备了让人遐想的能力,吹起白色衬衫的凉风里仿佛挟着梅子微酸的青涩滋味,不动声色地绕上心头。

纪子逸努力地抵制着美色的诱惑把神智收回,心虚地敲了敲桌面请教难题。蔺樊没用几分钟就把详细的解题步骤写了下来,纪子逸问第二道题时,蔺樊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等到再问第三道题时,蔺樊直接拿过她的练习册把所有题目都替她做了出来。

这么没有耐心,真是个不负责任的“老师”,误人子弟!纪子逸“忘恩负义”地腹诽着,收拾好书本欢快地奔出门和小伙伴们玩耍去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呢?纪子逸走出大门,没有勇气再回头去看他一眼。分手时只觉得是解脱的轻松,丝丝缕缕的心痛却后知后觉地一直蔓延到现在。

Song 2《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蔺樊站在原地,任由纪子逸仓惶地从身边逃走。她一向是个倔强执着的丫头,认定的东西一定要到手,放弃的时候却又决绝得令人心寒。

他仍清晰地记得那一天,莫名安静下来的小丫头忽然一脸认真地对他说喜欢。他被吓了一跳,她才多大怎么会突然说出这种话。他身边从来不乏各种女孩的告白,对陌生人又有着本能的抗拒,果断拒绝之后连靠近他的机会也一并抹杀。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纪子逸的话他不打算当真,或许只是小孩子之间的玩笑。但看着她眼底的期待时,却又狠不下心直接拒绝,以免给她留下什么长久的心理病症,只好摇着头快步向前走着。

却不曾想,那并不是她一时的心血来潮。从14岁到16岁,两年间她总是不失时机地向他表白,却不再期待他的回复,只是执着坚定地表达着自己的心意。

唯一一次他没有再回避,眼前的小丫头仿若一夕长大,从扎着小辫的跟屁虫成长为娇俏明媚的少女,让他不能再无视,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好!”

她如预料般雀跃不已,眉眼弯弯地挽住他的胳膊,他却蓦然失了方向。他向来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一次,却连自己也困惑了初衷。

纪子逸身份的转变于蔺樊而言,只能说是聊胜于无。纪子逸还小,他也是初恋,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几乎没有丝毫改变。她还是像原来一样整天缠着他,偶然也会一脸天真地问,这就是恋爱么?

他点头应着,恍然大悟,或许,等她厌烦了这种平淡无澜的生活后自会离开,还他一个清静。彼时,他不曾预料,她与他在一起,竟会长达五年之久。

高考来临,他选择了南开的法学,他的人生在自己的规划中一步步走向完满,其中的插曲却由不得自己控制。而这最难掌控的,当属纪子逸无疑。

情人节的浪漫气息扑面而来时,蔺樊也硬着头皮地买了玫瑰花和巧克力。生平第一次收到玫瑰花的纪子逸欢喜地上了天,紧紧抱在怀里舍不得撒手。

蔺樊被她捡到宝贝似的反应逗笑了,又把巧克力塞在她怀里。纪子逸一手抱着玫瑰一手吃着巧克力,很是欢愉。

没一会却见她小脸皱了皱,几滴鼻血毫无征兆地滴落在艳红的玫瑰花瓣上,更加妖冶刺目。蔺樊手足无措用纸巾堵住她小巧的鼻子,耳边是她怯怯懦懦的声音,“我一时高兴忘记自己吃多了巧克力就会流鼻血……”

他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宽慰着,拥着她往家走。原来他们亲近了这么多年,却又是如此的陌生……

过度兴奋的纪子逸第二天一大早就打来了电话,蔺樊走到客厅隔着玻璃望着对面的纪子逸,小丫头垂头丧气地趴在窗边,“怎么办,原来我对玫瑰过敏,以后再也收不到你送的玫瑰花了……”软软的嗓音带着哭腔落进蔺樊的心里。

对玫瑰过敏?蔺樊眉头轻锁,还真是赶巧,果然是不能随大流。朝阳温柔地倾洒在纪子逸苦瓜样的小脸上,他扬眉浅笑,“那么以后就送你太阳花吧!”

“向日葵?”纪子逸嘟着嘴看向对面的蔺樊,一点也不浪漫……

蔺樊没有答话,目光久久地盘桓在对面那朵超大的“向日葵”纪子逸的身上。乐观勇敢,热情活泼。而自己,是她追随的太阳么?

Song 3《明明很爱你》

蔺樊去了天津,纪子逸升入高中。高年级的人听说她是蔺樊的女友纷纷跑来围观,却又都摇着头离去。比起蔺樊的优秀,她确实是太普通了一些,可是现在在他身边的,就是自己啊!纪子逸努力地安慰着自己。

虽然身在异地,两人的联系却从没断过,没心没肺的纪子逸很快就一头扎进了艰苦充实的高中生活中。

失去了专用枪手的纪子逸很苦恼,好不容易才托好友的福结交了优秀的理科生——许宪鑫。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比起蔺樊,许宪鑫绝对是个好老师,每道题都会给纪子逸仔仔细细地讲一遍,致使纪子逸的数学成绩直线提高。纪子逸感激之余,也把他当做自己最好的哥们。

聪颖的同桌在一旁指点,“丫头你也太白目了,看不出他对你有意思啊?”

纪子逸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不可能!他又没说,自作多情什么的最讨厌了!”

高中生活在高考的压力下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高三。许宪鑫参加了自主招生,纪子逸一直以为他要去上海,等成绩出来才知道他报的是南开。

为此纪子逸很是恼火,这么大的事竟然瞒着她,亏自己还把他当做好兄弟。可是许宪鑫为什么也要去天津呢?还和蔺樊同一所学校。许宪鑫也从没解释过这个问题。

仰赖这么多年蔺樊和许宪鑫的“教导”,纪子逸进了省内一所二流的大学。大学的生活更是多姿多彩,纪子逸又是个闲不住的主,时常玩得忘了时间。蔺樊也不知道是在那边受到了什么刺激,两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

吵完之后纪子逸就后悔了,开始用短信和电话连番轰炸,蔺樊依旧不为所动。苦思冥想了三天三夜,纪子逸忽然福临心至,简单收拾了些随身物品直奔火车站。

几经波折终于达到目的地,纪子逸站在蔺樊的宿舍楼下,讨好地对着总算打通的电话傻笑,“你猜猜我在哪?我在你宿舍楼下呢!”

那一端,却没有丝毫的欣喜,只有蔺樊清清冷冷的声音传来,“哦。”

纪子逸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傻傻地站在楼下等着。来来往往的男生时不时用异样的目光扫视着纪子逸,让她更是烦躁的无以复加。

十分钟,他可能在忙。二十分钟,他怎么还不出来。半个小时,或许,他是真的不想见她吧……

纪子逸收起所有的失望落寞转身离开,勉强扯起唇角,拨通许宪鑫的电话,“我在你学校呢,带我四处转转吧。”

既然你并不在乎,我又何必自讨苦吃。

许宪鑫用最短的时间找到了纪子逸,带着她逛了逛校园,又去了北京一日游。纪子逸玩得很尽兴,像是完全忘记了此行的目的,把自己的所有心绪都迷醉在游玩中。

三天后,舍友们一边品尝着她带回去的零食,一边满眼深意地拷问她,“你和蔺樊在北京玩得很不错嘛!”

纪子逸从零食堆中抬起头来,无所谓地回答着,“不是啊,许宪鑫带我去的。”然后又言简意赅地讲述了这几天的经历。

众人听完后义愤填膺地一把夺下她的零食,把她关在了门外。纪子逸委屈地敲开对面宿舍的门,好友贾韶得知来龙去脉后更是回了她一记冷眼,呵斥她没心没肺。

纪子逸无力地倚着门缘,心底涌起惊涛骇浪,明明不是我的错,是他不理我……纪子逸恨恨地咬着牙,没有你我也可以过得很好!

Song 4《会呼吸的痛》

纪子逸会来学校找他,早就在蔺樊的意料之中。当他站在阳台上看着她小小的身影时,心莫名地紧了一下,骤然想起不久前的那一天,那个人。

每学期一度的老乡会上,来了一个新人,还是他的直系学弟。他分外留了心,招呼他在自己身边坐下。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晚会上大家畅聊着各种话题,蓦地听到有女生问他是否已有女朋友。纪子逸亮晶晶的笑眼闪过脑海,他笑着应答,“抱歉,被人早下手了。”早在,她十六岁的时候。

在场的女生们不无遗憾地叹着气,身旁的学弟问他女友的名字,他没多想照实答了。学弟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不急不慢地开口,“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许宪鑫。”

蔺樊的笑容略略一僵,这个名字他是知道的,早在几年前,他就从与纪子逸共同的好友圈中得知了这个“潜在情敌”。

他是来向自己示威的?蔺樊审视着一脸和气的许宪鑫,正要回应却被突兀的手机来电打断。蔺樊礼貌地点头示意起身离席,处理完事情径直离去。

当天晚上给纪子逸打电话时,一时没抑住火气撂了几句重话,事后有些懊恼,但每每想起许宪鑫的神情时这份悔意就消退地无影无踪了。

目光胶着在楼下的小丫头身上,蔺樊思忖着一会要怎么开口问他关于许宪鑫的事情,正要转身下楼,坐在长椅上的纪子逸却忽然站了起来。

她委屈地咬住唇角,深吸着气闭上眼睛,而后像是兀然下定决心一样瞪着宿舍的大门,再也没有一丝留恋地扭头走开了。

蔺樊怔在原地无法挪动一步,面无表情地目送她离去,视线停滞在她耳边的手机上。是啊,他怎么忘了,许宪鑫也在这里,她怎会不去找他……

听说,他们一直在一起。听说,他们去了北京。听说,她已经回去了……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她这么在意了呢?或许只是习惯吧。

两个各怀心事的年轻人,整整一个月,没有任何联系。

一年后,蔺樊留在天津继续攻读研究生,许宪鑫去了美国。离开的前夕,许宪鑫对他说,我还会回来的。

发生过的事情总会留下无法磨灭的痕迹,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长出杂草,直至荒芜了整片心房。

他努力地试着让自己不去在意,却不知道这种冷漠疏离的态度会将纪子逸推得越来越远。

熟悉的街角,五年前有个可爱的女孩在这里向他告白,没有丝毫的羞怯,只有亮晶晶的双眼噙满了笑意。五年后,同一女孩,在这里向他提出了分手。

“你考虑清楚了?”他挑眉问着。

纪子逸呆滞了一瞬,不知又神游到何处,回过神来却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好。”平静的声音里分辨不出情绪。

仿佛常年积压在胸口的桎梏终于烟消云散,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没有失恋后的痛苦失意,他照常忙碌于各种课业,反倒比先前更轻松。身边的人却频频摇头,刻意请他喝酒让他释放情绪,他说不必。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后来听说纪子逸也是一样,过得悠闲自在,却听不到贾韶文艺腔地在纪子逸耳边总结,“你不哭,不闹,是因为你的心已经被掏空了……”

Song 5《最熟悉的陌生人》

高中同学的聚会纪子逸本来是不愿意参加的,因为他们的话题时不时就会扯到楷模般优秀的学长——蔺樊身上。而那些,是她最不想听到的。

这次来完全是为了难得抽空回来与大家小聚的许宪鑫,大家都说他对她有意思,连蔺樊也这么认为,可他偏偏没有任何表示,让自己连拒绝都无从下手。

不知是谁在闲聊时扯到蔺樊,许宪鑫瞥了纪子逸一眼,笑着向众人说起与蔺樊在南开老乡会上的第一次见面。

挪揄的言辞渐渐淹没在众人的窃笑声中,纪子逸的脑袋嗡得一声嘈杂起来。蓦地,她猛然想起刚刚分手时,蔺樊的舍友惋惜地告诉自己那次去天津的时候,蔺樊一动不动地站在楼上看着她,然后又听旁人转告他,纪子逸和许宪鑫去了哪里哪里……

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些,为什么一定要让她悔恨,为什么他总让她方寸大乱……

原本那一天,她是打算找他和好的。话没说几句,他就不耐烦地皱紧了眉头。从一开始,就是她死缠烂打地追着他,而他,从不会为了她放慢自己的脚步,她越来越心有余而力不足。或许,他真正需要的,是能与他并肩而立的人。

话锋一转,她狠狠心提出分手,他也没有多做挽留。纠缠了这么多年,分手就能得到解脱了么?

聚会在一片欢乐中结束,心不在焉的纪子逸如梦方醒般地转头盯住许宪鑫,“她们都说你喜欢我,不过你从没说过我也不太相信,”她淡然地移开视线,不再玩笑,“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都没有可能。”

许宪鑫讪讪地笑了几声,“你想多了。”说完也不等她回应就起身和同学们告别离开了。

“这样最好。”纪子逸对着他的背影轻声说着。

刚进家门就接到蔺妈妈打来的电话,邀她过去吃晚饭,纪子逸只好小心翼翼地婉拒。两家的关系本就不错,自打她和蔺樊分手后,两家的大人更是费尽了心思撮合他们。

纪子逸没什么特长,烹饪料理这方面却是极有天分,看过菜谱就能做得八九不离十,再试一次就无可挑剔了。纪妈妈时不时得在她创新菜成功后央着她给蔺家送去一份,好在蔺樊不常回家,两人基本碰不上面。

蔺樊只要一从天津回来,两家就忙不迭地筹划着家庭聚会。纪子逸和蔺樊倒是很默契地各自推脱有事,最后只剩大人们在饭桌上继续讨论让他们复合的办法。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大学毕业前夕,纪子逸意外地收到一封喜帖,是原先大院的朋友。犹记得那一次,女孩为了男友闹得要死要活,大家怕她做傻事忙聚在一起劝她。

那是分手后她和蔺樊的首次会面,他们分别坐在屋子的两个角落。离开时她走过他身边,笑着劝他,“你快点找个女朋友吧!”快点让我彻彻底底的死了心……

蔺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好。”

那时,她就知道自己是舍不得的。但既然她已经先放开了手,就索性放得更干脆利落一些吧。

新郎并不是女孩爱之如命的人,原来爱与拥有并不能兼得,纪子逸释然地笑了。

回家的路上,久违的相伴而行,纪子逸踢着石子走在前面,一如往昔。

“我终于明白那时候你为什么会答应和我在一起了。”纪子逸转头瞥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走,像在说着什么好玩的事情,“我不漂亮,也不聪明,但却刚好与你心目中妻子的模型相吻合,无论是家庭,性格,还是我们彼此的熟悉程度。”

现实就是如此真实的可怕。

蔺樊条件反射地刚要辩驳,话要出口却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反驳的依据。原来是这样么?只是因为她是适合自己的人?

“而我嘛,”纪子逸嬉笑着仰起头,“我从小就很崇拜你,常常向老妈抱怨要是有一个像你一样的哥哥就好了!”

年少的爱恋总是不切实际,却掩藏着心底最纯真的情感。

Song 5《给我一个理由忘记》

纪子逸一眼就看见了前来接机的贾韶,一毕业她就去了美国,三年间太多的物是人非,她们的感情却没有淡薄一分一毫。

贾韶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领着她去转机,此刻她只盼着能早点到家。可当她们降落在天津机场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又被贾韶诓了!

“顺路嘛!帮我一个小忙咱们就立刻回家!”贾韶拨开纪子逸的脑袋,无视她瞪得圆圆的眼睛里喷射出的怒火。

路上听了贾韶的大体描述,应该不是什么难办的案子,纪子逸暗自庆幸着,随贾韶一起直奔目的地。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真是无巧不成书!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真是……纪子逸默默地把能想起来的各种诗句歇后语都在心里念了一遍。她怎么就没想到贾韶的公司不可能连个法律顾问也没有,需要她这个刚刚回国的人来赶场,而地点偏偏是在天津,合作人又正巧是蔺樊!

纪子逸用力地捏着手里的企划书,恶狠狠地向身边的贾韶扔着眼刀。

“纪小姐有问题么?”蔺樊中断与发言人的谈话,一派平和地询问她,清清冷冷的口气,没有丝毫情绪掺杂其中。

“没有。”纪子逸大方地浅笑着回应,她也已不再是三年前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了。

会议很快结束,纪子逸和贾韶回到酒店,蔺樊陌生人一样的态度令她十分费解。贾韶适时地抱着一堆小吃过来讨好她,两人正吃得热火朝天,门铃响了起来。

贾韶瞅了瞅除了吃什么也顾不上的纪子逸,起身去开门,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束太阳花,不多不少,正好11朵。

会送她太阳花的,只有一个人。纪子逸痴痴地接过花束,恍然想起与蔺樊共度的第一个人情节人。

贾韶审视着纪子逸变化莫测的表情,添油加醋地在一旁评论,“传说有个仙子爱上了太阳神阿波罗,爱而不得反而被贬为凡间的一株太阳花,但她依然很开心,因为每天都可以面对着自己爱的人,所以太阳花的花语是,”她盯着纪子逸的双眼,如咒语般缓缓念着,“沉默而专一的爱!”

纪子逸的心头如遭电击,愣愣地低头看着手里的太阳花,花朵却幻化成那张沉静熟悉的脸,无论怎样也无法甩脱。

一连五天,每天都是11朵太阳花。纪子逸搞不清蔺樊的意图,只想快点完工离开天津。

蔺樊一向很懂得拿捏纪子逸的性情,在她快要在沉默中爆发的当口以工作的名义约了她。

古香古色的川菜馆,还是第一次来天津时蔺樊推荐的地点,那次她吃得酣畅淋漓,日后也时常怀念这家店的几道特色菜。

敷衍地寒暄了几句,蔺樊直奔主题,“纪子逸,我们再试试吧!”

最爱的蟹黄锅巴此刻放在口中却味同嚼蜡,纪子逸淡然地放下筷子,迎上他的目光,“你还没找到更合适的人选么?”

“我一点也不喜欢你的自以为是!”同样的话语,同样的口气,与多年前他生气时的反应如出一撤。

“这三年我一直在美国,已经和许宪鑫在一起了。”纪子逸故作镇定地回答,又心虚地急忙把话题引到工作上面。

蔺樊目光闪烁地探寻了她一会,终究只是叹了口气。

一回到酒店纪子逸就忙着收拾起行李,蔺樊让她平静了三年的心湖再次震荡起来,她真是一刻也不敢待下去。

这一次贾韶没有再阻拦,只是严肃认真对她说,“子逸,人最难说服的往往是自己,最不应该欺骗的,也是自己。”

Song 6《我不愿让你一个人》

窝在家里终于相安无事,纪子逸想了很多。这么多年,她对蔺樊的感情就像一坛酒,历久弥香。可是她害怕,爱情在平淡的生活里经不起磨砺,而她,也无法再一次忍受得而复失的痛楚。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各自安好,彼此怀恋,就是最好的结局。

与朋友小聚时,听说三年前结婚的那个女孩离婚了,老公对她很好,却终究不是她心里的那个人。

朋友在一旁长须短叹,纪子逸没有插话,想起婚礼那天与蔺樊一同回家的情景。

翌日,纪子逸奉老纪之命去取一套定制的茶具。一栋两层的小楼,苏式庭院的设计风格,小桥流水,粉墙黛瓦。包间的设计也独具匠心,以或山水或仕女的屏风作为隔断,门口挂着素色丝绢的门帘。

纪子逸坐在一个小包间里静静等待,浅啜着一杯老枞水仙,只觉清香沁脾,思绪随着丝丝袅袅的热气起起伏伏,没有留意到门帘外的颀长身影。

蔺樊注视着她发呆的样子不由地浅笑起来,有多久不曾这样看着她了。

三年前她的话一字一句地敲进他心里,竟然让昔日的第一辩手也无言以对。后来,他想了很久,却听说她去了美国,这份心思从此被沉没。

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回国探亲的许宪鑫。他身边有个高挑标致的姑娘,这次回来是特地来见家长的。许宪鑫笑着向他说起纪子逸在他表明心意前的那番抢白,蔺樊如被醍醐灌顶般醒悟过来,原来真正放不下的,竟是曾以为最置身事外的自己。

他也曾像旁人一样拷问过自己,为什么偏偏是她?老纪家确实不错,而且和蔼可亲,可是条件好的多得是,与他相熟的也绝不止纪子逸一个人。她爱缠着自己,也无非是自己愿意让她缠着,旁人哪个敢在他的眼刀下靠近一米之内。

他想通了,她却已不在身边。他也不愿再强求,就按照她所谓的模型找一个人好了,可还没等他找到,就因缘际会地接下了这个案子。

这么简单的案子原本不需要他亲自出马,不料贾韶却亲自找上了门。她没有直说,婉转地暗示了他几个时间和地点,他已然明了。

既然上天愿意再给他一个机会,他又怎能忍心放手?他与她蹉跎的这许多年,他都要一一偿还给她。

蔺樊掀开影影绰绰的门帘走了进去坐在她对面,纪子逸看清来人后犹自震惊着,口不应心地问着,“你怎么来了?”

“我还记得那次去凤凰的时候,我明知道自己是路痴却不愿意承认。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走错了路,”他深深地望进她的眼底,难得的缱绻温柔,“这一次,我不会再走错。”

纪子逸怔怔地盯着蔺樊,眼前浮现出他小时候的样子,仿佛再一次看着他从青葱少年一点点成长到现在的儒雅成熟模样。

%title插图%num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他的声音如同被突然注入了魔力,顺着清清浅浅的茶香萦绕在鼻尖,一丝丝绕进心底,层层包裹,让她再难逃脱。

老板端着天青色的茶具进来,满脸愧色地对蔺樊说,“真是抱歉,两套茶具做成一对了,两位介意的话……”

“没关系。”蔺樊轻轻扣住纪子逸的手,满意地欣赏着那对艺术品般精致的茶具。

温热的气息沿着指尖渗透至心底,纪子逸终于回过神来,原来自己又被老纪骗了!她歪头看着蔺樊的侧脸,荒芜的心被久违的满足感填充得找不到一丝缝隙。

这一次,终于让他们得逞了!

(全文完)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青梅望竹马(邻家竹马恋青梅)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