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明星 > 正文

燃灯者(燃灯者全文阅读)

%title插图%num

赵越胜为燃灯者立传,为思想找寻薪火相传者,也为这个价值与情操全面失守的世界留下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赵越胜笔下的燃灯者是已故学者周辅成先生。

这本书得益于先知书店的推送,反复推送,知道作者赵越胜是缘于十几年前读周国平,他在自传中经常提到“越胜”,八十年代初的北京哲学圈子,一群知识精英,现在知道还有陈嘉映,我之前买了他的《走出唯一真理观》,还没有读。

赵越胜与周辅成先生的相识、相知,没有传奇故事,缘起就是简单一面之交的师生。

1975年末,赵越胜还是北京郊区一家兵工厂的青年工人,业余时间喜欢看书思考,按当时最高指示:工人也要弄通马克思主义,他作为工人理论队伍的尖兵,得到一个专职哲学进修班学习名额,而周辅成先生当时是北大教授,请来给他们这些工人理论尖兵讲授:西方哲学史。

当时讲西哲,是为了能更好对比,从而学好马列,以至于借阅有关西哲的书籍,都要标明为了批判参考。

这样的学习出发点,由于有了周辅成先生的深厚学养,原本为了批判而学习,却不经意激发作者强烈的兴趣和求知欲。

那个工人理论研修班具体多少人,不知道,但好像只有作者,怀揣着被启蒙的兴奋、对先生的崇敬,还有因先生授课引发的一堆疑问,在第一次听先生讲课的课间,就怯怯地、又蠢蠢地,磨磨唧唧走向先生,搭讪借火

先生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要提问题,却没有想到作者的第一个问题不是有关第一堂课希腊哲学的,而是康德。

有些西哲常识的人都知道,西方哲学缘于古希腊,是本体论阶段,到康德,已经跨越本体论,终结在认识论阶段,达到西方哲学的最高峰。

因此,先生听到作者的问题是关于康德,眼中精光一闪,看到这里,我明白,这精光是先生知道遇到了可以深入教、明白聊、可以对话的孺子,先生心里一定欢喜:这后生可教也。

就这样,一来二去,作者和先生成为忘年莫逆之交。

三百多页的书,我已经读了三分之一多,一字一句,逐字逐句精读,一边读一边勾划,感慨良多。

一是感慨周辅成先生学贯中西的知识量和思考的深度。周先生对西方哲学、对康德、对莎士比亚戏剧、对中国春秋经卷、对古文诗词,学富五车并钻研深入,所有的素材都是信手拈来、言明出处,让人叹为观止。

二是周辅成先生不是一个掉书袋,不卖弄和炫耀学问,他是一个想严肃说点什么,也能严肃说点什么的思考者。他与越胜建立师生情之后,实际上已经是导师和研究生的关系了,他们定期见面,聊天,他给作者推荐要读的书目,作者向先生汇报学习成果,还有疑问。

先生给他推荐西方先哲的书籍,有一次推荐作者要读十六世纪法国人文主义作家拉波艾西的《自愿奴役论》,并言明,托尔斯泰是流着泪读这篇文章的。

我不知道这个法国人,也不知道这篇著名的文章,但我一读之下,立刻明白了先生的思想、苦心以及不能言表、无法呐喊的苦闷。

作者还提到了另外一本书康德的《宇宙发展史概论》,据作者说,康德的这本书是唯一允许出现在当年书店里的除马列之外西方哲学家的著作,也是供对比批判使用。

十几年前读作家筱敏的文章,就提到这本书,女作家还是青少年的时候,农村插队的日子,这本供批判使用的书,擦亮了一个少女的心,从此矇昧不在障眼。

以至于多年后,女作家依然感怀而专门撰文《天穹的漏孔》,她说“我想我最终没能读懂康德,然在漆黑之径不期然遇到一位智者,是一件很大的幸事,密闭之中他将天的漏孔赠予我,使我得以仰望”

作者赵越胜最终移居法国,是否还从事哲学研究不清楚,只是为作者艳羡,在需要被启蒙的时候,遇到智者。

这些智者就是燃灯者。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燃灯者(燃灯者全文阅读)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