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书籍 > 正文

歌声传奇 王杰()

在华语乐坛,“情歌王子”的头衔,向来都是经典情歌的代名词。

可随着老牌情歌王子们陷入低潮,如今人才凋零的歌坛,甚至找不出一个像样的情歌歌手,更遑论继承情歌王子的衣钵了。

%title插图%num

当昔日的情歌王子们退潮之后,徒留一地鸡毛,才知道歌坛捉襟见肘的境况到底有多窘迫。

事实上,情歌王子的头衔,对于唱情歌的歌手而言,应该是莫大的荣耀,因为时至今日能够拿到这个称号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寥寥无几。

歌手:费玉清

作品:《梦驼铃》《一剪梅》《在水一方》《天上人间》《千里之外》

很大程度上,歌手这个行当也要看“老天爷赏不赏饭吃”。有些人天生金嗓,一开口就能让人沉醉。

台湾乐坛抒情歌曲,女有邓丽君,男有费玉清。

%title插图%num

一身永远纤尘不染的洁白西装,一双眷恋多情的眼眸,温柔到宛如微风拂过面颊的声音,让费玉清在唱歌时好像一个闪闪发光的王子般引人瞩目。

上世纪80年代,初出茅庐的费玉清选曲兼顾当代流行与古典中国风,在服装造型上坚持中山装、西装、以及长袍。

频频斩获“金钟奖”和“金嗓奖十大最受欢迎歌星”,让他收获了“情歌王子”的美誉。

%title插图%num

千禧年之后周杰伦邀请他合唱《千里之外》再度翻红,小哥费玉清成功开启第二春的同时,收获了一批年轻歌迷,他的金嗓被誉为“时代的声音”。

有人笑言,费玉清的粉丝年龄跨度之大,上到九十九,下至刚会走,都是她的粉丝。

虽有夸张成分,但费玉清“情歌王子”的地位毋庸置疑。

%title插图%num

费玉清还有一个响当当的称号——污妖王,他“抬头唱歌圣如佛,低头嘿嘿污如魔”。

费玉清本人也说过:“只有干净的心思,才能把污段子说得坦坦荡荡”。

他自己确实也是这么做的。从业近50年,没有留下绯闻或黑料。唯一爱过的女人嫁人之后,他独身至今。

2019年,费玉清宣布金盆洗手、退出歌坛。

%title插图%num

他把演唱会当作职业生涯的告别式。这一场告别,费玉清准备了很久也唱了很久。

费玉清是上个时代的艺人,身上充满了老派作风,习惯把观众当座上宾,舞台上将自己放低。如今,在产业链中孵化出来的艺人身上,已经很难看到这种高贵的矜持。

演唱会现场所有人打着拍子大合唱,站在舞台上的费玉清几度哽咽,却坚持没落下泪来。

%title插图%num

他说:“谢谢大家、有缘再相逢,别客气对我打招呼,珍重,再见。”

体体面面地鞠躬,温文尔雅地告别,仿佛只是一个短暂的离开,但也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歌手:张信哲

作品:《宽容》《信仰》《爱如潮水》《爱就一个字》《别怕我伤心》

如果要给“情歌王子”树立一个标杆,那么大多数人都愿意把这一票投给张信哲。

%title插图%num

张信哲的声音干净清澈,外形温文尔雅,唱起情歌来没有丝毫油腻之感,令人沉醉其中不愿自拔。

1993年,他凭借《爱如潮水》一炮而红,自此被冠上了“情歌王子”的标签。

韩寒曾在书里写到,“哪里有女生尖叫,哪里就有张信哲。”

%title插图%num

出道多年,张信哲也一直完美展现出“情歌王子”该有的模样。他独居、不结婚、零绯闻。

上节目谦逊有礼,提携后辈,唱歌深情专注,演唱水准也一直保持在线。

有人说,“如果说罗大佑未曾年轻,那么张信哲就是不曾老去。”

可惜事与愿违,时代的潮水却终有褪去的一刻,如今遍地新新人类的时代里,“情歌王子”的名头也不再像往日般光芒四射。

%title插图%num

在电视节目中,有年轻观众问张信哲:“当我搜‘过气歌手’这四个字,会出现张信哲的名字,你怎么想呢?”

张信哲则很淡然:“当你了解娱乐圈或演艺圈的运作模式后,你会发现,它其实是在追求新鲜感。说实在的,你如果说我过气,我可以接受。”

%title插图%num

现如今的张信哲,仍然过着“王子”般的独居生活,自得其乐。

歌手:邰正宵

作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千纸鹤》《找一个字代替》《一千零一夜》《心要让你听见》

说起邰正宵,许多年轻人都感觉陌生。但说起《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大家都很熟悉。

%title插图%num

1988年,邰正宵因为热爱选择弃医从艺,进入歌坛成为歌手。

彼时的邰正宵因为野路子出身,要进入乐坛,就迫切需要得到专业的认可与帮助。

他怀揣着理想,想进入当时最炙手可热的滚石唱片,结果因为“普通话发音不准”而吃了闭门羹。

可偏偏邰正宵骨子里就有着乐观的韧劲,坚持写歌,潜心创作。

%title插图%num

终于在1993年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找一个字代替》,专辑里的主打歌《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凭借着朗朗上口的旋律和浪漫的歌词风靡全国,

邰正宵也被冠以“玫瑰王子”、“情歌王子”的美誉,由他所开创的“数字情歌时代”也逐渐拉开帷幕。

随后,邰正宵又陆续推出了《千纸鹤》、《一千零一夜》等歌曲,红极一时,被无数歌手翻唱。

%title插图%num

55岁的邰正宵仍在坚持创作新歌,但已经没有了水花。

他也活跃在商演的舞台上,唱的仍是当年红极一时的《千纸鹤》《九百九十九朵玫瑰》。

毕竟年龄摆在这里,难免会有跑调、破音的状况,引发网友调侃。

%title插图%num

即便如此,也不能磨灭掉他在歌坛的情歌王子地位,回忆里不可或缺的声音里一定有他的歌声

歌手:林志炫

作品:《单身情歌》《没离开过》《蒙娜丽莎的眼泪》《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林志炫在真人秀《披荆斩棘的哥哥》中因为“低情商”的表现,招来骂声一片。

但与之相反的唱作舞台,他却无可挑剔,屡屡登上热搜,为人称道。

这位曾经的“情歌王子”让观众明白:即便是年过半百,哥也照样可以拿出神级舞台!

%title插图%num

林志炫可以称得上是年少成名。1991年与李骥以“优客李林”组合出道,解散后他迎来了大发展的时期。

《蒙娜丽莎的眼泪》和《单身情歌》,这么苦的情歌,他都能唱得有礼有节风度翩翩。

高亢清亮的嗓音,扣人心弦的歌词,都市情歌的内涵,都与他相得益彰。

更令人嫉妒的是,别人的嗓音都会随着年纪发生改变,唯独林志炫声音数十年如一日。

%title插图%num

2013年,在《我是歌手》舞台,与年轻后辈同台竞技,丝毫不落下风,被网友戏称“大魔王一般的存在”。

%title插图%num

2021年参加《披荆斩棘的哥哥》,靠实力成为了节目中当之无愧的大主唱,数十首公演曲目,首首惊艳。

出道至今30年,仍然在高处屹立不倒。林志炫是众多“情歌王子”中,硕果仅存的门面。

%title插图%num

歌手:张宇

作品:《趁早》《曲终人散》《雨一直下》《用心良苦》《月亮惹的祸》

张宇“情歌王子”的勋章如果能分成两半,一半属于张宇自己,另一半则来自十一郎。

%title插图%num

两人识于微时,风风雨雨一路走来,是娱乐圈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十一郎之于张宇,不仅是心灵相通的伴侣,更是事业上紧密相连的合作伙伴。

十一郎共为张宇写过150首歌,大都成了广为传唱的经典情歌。其实,张宇也曾尝试找过别人为他作词,奈何反响平平,始终不如萧十一郎与他琴瑟和鸣更默契。

%title插图%num

150多首歌,不光是成就张宇“情歌王子”的基石,也是两人相知相伴的见证,因为十一郎把两人的恋爱经历都融入了歌里。

除了有得天独厚的专属作词者加持,张宇本人也是乐坛难得一见的天赋型作曲人。

%title插图%num

2018年,张宇宣布“开始入行以来第一次的无限期停工”,字里行间满是道别之意。

不过这样的退圈方式,也符合“情歌王子”张宇的作风,祝愿“老王子”退休之后依然过得愉快。

%title插图%num

歌手:王杰

作品:《一场游戏一场梦》《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忘了你忘了我》《谁明浪子心》《不浪漫罪名》

和其他情歌王子的柔情、浪漫不同,王杰走的是浪子情怀、悲情落寞的路线。

悲情和落寞,也是歌手王杰的真实写照。

%title插图%num

遥想当年,雄姿英发的王杰,凭着首张专辑《一场游戏一场梦》一鸣惊人,横扫华语歌坛。

紧接着第二张、第三张专辑《忘了你忘了我》《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让他跻身超巨行列,行销两岸三地。

要知道,当年他可是一点儿也不被李宗盛看好,贵为百万制作人的李宗盛“嫌弃”他没有颤音,唱歌太直白。

%title插图%num

王杰在飞碟唱片崛起之后,把李宗盛带领的滚石阵营压得抬不起头来,那几年的时间,滚石没有一个能抗衡王杰的歌手。

“王杰”这个名字,也成为了“浪子情歌”的代名词。

与歌坛璀璨的成绩不同,王杰孤傲的个性一直以来都饱受争议。他有过许多口无遮拦、“真性情”的发声。

%title插图%num

做客《鲁豫有约》的时候,提到的这位“张姓朋友”、“歌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说的是张学友。

%title插图%num

并且放话说,“你不是歌神,你如果是歌神,那么杨坤和韩红那些是什么?”

王杰继续“死磕”张学友,歌神再度躺枪。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另一位天王刘德华,也是他揶揄的对象。

%title插图%num

王杰做客山东卫视《歌声传奇》,主持人故意引导他说,“我记得你mtv里边,刘德华也有演过。”

王杰则直接回答:跟在我后面跑腿的那个!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他在访谈中提到,香港歌坛为了打压他,制造出来的“4只怪物”,也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则是王杰爆料自己嗓子被人毒哑。但是每次接受采访时的版本都各不相同,疑窦丛生。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2018年,嗓音里只余沧桑的“情歌王子”王杰表示,他的新专辑发行之后,就会金盆洗手、退出歌坛。

%title插图%num

新专辑凝聚了王杰的全部心血,也是迟暮英雄的最后一点念想,可惜的是,最终因为种种原因,专辑始终都未能发行。

%title插图%num

令人唏嘘的是,一代情歌王子,竟会以这样悲凉的方式落幕。

歌手:周传雄

作品:《黄昏》《记事本》《男人海洋》《我的心太乱》《寂寞沙洲冷》

%title插图%num

“小刚”周传雄出道前,曾有机会成为“小虎队”的一员。但由于他本人对“偶像团体”的排斥,放弃了这个机会。

事实证明,周传雄选对了。偶像团体的名头固然响亮,但远抵不上“情歌王子”和“情歌教父”的意义大。

周传雄靠着高质高产,成功打响了“情歌王子”的名号。

在当时彩铃流行的年代,由他创作的经典情歌一度成为“屠榜”式的存在。

%title插图%num

乐坛流传着一句话叫“歌手易得,创作者难觅”,周传雄就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创作者。

陈慧琳的《记事本》、许绍洋的《花香》、周华健的《有没有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我》、那英唱的《出卖》、任贤齐的《再出发》、陈慧琳的《北极雪》……

这些现在看来仍然经典不衰的作品,都出自周传雄的手笔。所以,比起称呼他为“情歌王子”,大众更愿称他为“情歌教父”。

%title插图%num

有一段时间,周传雄因为身体染恙暂别歌坛,当他再度回归的时候,歌坛已经变了天。

参加歌唱节目《天赐的声音》时,他以学员的身份站在台上。

更令人唏嘘的是,台下坐着点评他的评委是选秀偶像出身、没什么代表作的孟美岐。

%title插图%num

情歌王子也好,情歌教父也罢,都无法改变被淘汰的结局。

歌手:阿杜

作品:《天黑》《离别》《坚持到底》《无法阻挡》《他一定很爱你》

一头长发,音色沙哑,唱起歌来动情至深的阿杜,应该是主流歌坛涌现出的最后一位人尽皆知的“情歌王子”。

%title插图%num

1998年,朋友替阿杜报名参加了一个叫“非常歌手训练班”比赛,3000多名选手,选2个人优胜者。

阿杜成为了其中之一,而另一个人是林俊杰。

%title插图%num

此后,阿杜便开始了飞速爆火的“情歌王子”之路。

发表《天黑》、《坚持到底》、《他一定很爱你》等一系列情歌,如黑马之势席卷歌坛,阿杜的声音传遍大街小巷,几乎每个人都能哼上两句。

他成功跃升为当时华语乐坛最炙手可热的歌手,风头一时无两。

%title插图%num

突然地爆红加上连轴转的工作,让阿杜患上了焦虑症,慢慢消失在大众视野。

后来他成功地从当年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并在在新专辑的文案中写道:“先与自我和解,才能顽强面对整个世界”。

可已经和巅峰时期错过了那么多年的阿杜,他的新歌很难再难激起大众的认可。

%title插图%num

总结

时代更迭,新旧交替,曾经的“情歌王子”如今大都已两鬓斑白,风华不再。

他们都老得快唱不动了,可惜等不来能扛起情歌王子旗帜的“接班人”,这是歌坛的悲哀。

看上去花团锦簇,但真正能让人记住的作品却少之又少。矫揉造作、无病呻吟,注定不会成为大家心目中的“情歌王子”。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歌声传奇 王杰()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