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电影 > 正文

犀利姐(犀利姐的所有故事)

我的性格很傲娇,很少真心佩服喜欢一个人。除非这个人实在是闪闪发光。有这样一位女子,腹有诗书气自华,穿行于文字里的灵魂,芳香四溢,清芬悠远。让我不得不屏声静气,暗暗叫绝。

我常常想,孩子将来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事业有成的中产,醉心研究的学者,特立独行的艺术家或是芸芸众生中最普普通通的那一个。直到我见识了这样的人生,对孩子最美好的期待,终于能投射到一个具体的人身上供我想象。

我知道孩子很难达到她的才情。但是我喜欢的不止是她的文笔和画功,我更喜欢的是她热爱生活的样子和感悟这世间美好的能力,。我希望我的孩子们,将来无论从事什么行业,过什么样的日子,都能像她这样,热爱生活,能从大自然里获取能量。

安利这位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给大家,让我们来共同感受她的小确幸。博物杂志的总编——林语尘,昵称灵儿。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银币水母

大潮加大风,海滩有很多银币水母搁浅。这名字是因为它中心部分长得像一枚硬币——远看的确很像,白而圆,最大的也就比一块钱稍大些。但凑近看细节,就不像了,它里面有许多透明晶格,更像古董水晶玻璃碟,而且每一只的纹理都不同。

在海滩上看见的这玩意儿,有两种状态,一种触须齐全,银币撂在蓝丝绒中,那多半还活着。再涨潮时浪花一卷,能看到它们在水中舒展,一张一合地游动,乘浪再回海里去。它瘫在沙滩上还像个漂亮徽章,触须一展,画风就克了起来。据说银币水母有毒,不致命,但能致皮疹。我其实挺好奇它什么情况下会蜇人,但想想那年揍破手掌的皮皮虾,嗐,算了吧。

另一种状态,蓝色触须残破或全部脱落,只剩“玻璃碟”,就是遗骸了。捏起来薄薄的,不软不硬,质感像纸。

有些银币水母明明已是同类中的大个头,长得也规整,在残酷的食物链中,需要很多的努力和幸运,才能长成这样。然而运气说没就没,一场风浪,便横死沙滩,大海真不讲道理啊。或者说,这种随机才是它的道理。天地以万物为刍狗,聚沙成塔又推塔成沙,绝非有意摧毁,却也绝不会被“努力”或其他打动。

这无情让我畏惧,却也给了我奇妙的轻松。人与人、人与事物的联系都是交互的,他人如何待我,它物如何关联我,总是随我自身变化而变。唯有人与天地的联系不是这样,我不管活成什么样、做什么事,天地待我,都不会有丝毫改变;我享受或遭受什么,也都不是它有意为之。站在海边看水母,被不歇浪涌拍着脚,知觉天地无情的这个瞬间,我好自在。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黄昏河岸,云被夕阳勾勒出强烈的立体感。有大群飞鸟,从远处天际的灰霾中浮现,振翅向夕阳而去。在桥上仰头看了好一会儿,只见一群接着一群,络绎不绝。

它们应该在长空中走过了很远很远的路。翅膀扇动的频率并不快,但很有力量感,倏尔便已远去。可是没在天空讨过生活的人类,比如我,并不能体会个中辛苦,只觉得它们从容悠然,十分可羡。“仰盻霞中人,萧然无有忧”,大约就是这样的误解吧。

夜幕笼罩下来,河上不时有夜鹭的影子缓缓掠过,也有夜钓的人,遥遥对着金星。

%title插图%num

单位楼好像要换窗,材料堆在楼前绿地里。几层玻璃的折射和反射下,景物有了油画笔触,我愿称之为绿化带里的莫奈。

%title插图%num

要往窗户贴菊花瓣。

编导:你能还原成一朵菊花的样子吗?我:可能不太行,我给你贴个别的吧。

于是用花瓣放了朵烟花,庆祝收工放假~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小时候背的古诗,其实有很多细节没有真正弄懂。

比方说,“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最初基本忽略藜字,觉得就是拄着手杖行走。后来知道“杖藜”是以藜的茎干为手杖,但对藜的认知只是字面上的“一种植物”。

要等我在北方荒地里见到成片的藜,身为草本植物却长成一米多高,粗粗大大、野气十足,才算彻底明白那句诗。一是印证了藜真能做手杖,二是从气质上理解了:也有竹杖藤杖,但要那股质朴天然气,还得是藜杖。

%title插图%num

又比方说,元稹的遣悲怀:“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搜荩箧”我以前囫囵理解成“翻箱倒柜”。

其实也是有特指的,是翻寻荩草编制的箱子。等我把荩草对上号,发现是河边随便一脚都能踩到的野草,才明白元稹家用的箱笼有多不值钱,他是在用细节写“贫贱夫妻”,一字不虚。

古诗里有一套博物学的密语啊。说是读诗可以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反过来,认识了鸟兽草木再去读诗,会有更深的读后感。这也是一种格物致知吧。

%title插图%num

由夏转入秋的这个季节,夜晚总有一股忽隐忽现的神秘的气息。大抵是混合了草木叶子微微清苦的气味、被晒过的柏油路面和被它熨烫过的橡胶轮胎的味道,然后由玉簪花的香气注入灵魂。它们混沌地糅在一起,前中后调不是那么鲜明,说不上是香,但也不难闻。一闻这个味儿,就感觉到夏天快要过去了。

%title插图%num

稿子里的一个碎片: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这首诗,现在常常按朱熹的注释,理解为“君子如竹”。

但是根据汉晋、隋唐时代的注释,这里说的并不是竹子,而是两种野草:绿是“终朝采绿”的绿,指荩草。竹即扁竹,指萹蓄。它们都是水边常见的野草,比竹子更符合“淇奥”这个地点。

比起正儿八经的竹子,我更喜欢这个注释。淇水的河岸曲折幽深,水边生长着茂密的青草,这种“野趣”更像《诗经》的风格。从青草联想到君子风姿,还有点“庾郎年最少,芳草妒春袍”的风流蕴藉。

%title插图%num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魔法少女

抖搂出一串小星星

%title插图%num

今天明明只是踩点摸底,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又折腾到这么晚。也的确充实,一天将海岸的日月风云晴雨都体验了一遍。晴空万里,烈日暴晒,一会儿忽然飘来一团云,便砸下一阵豆大的雨点。云过去又晴了,一天内见了三个彩虹。

晚上还去捞东西抓沙蟹,潮满月满,海上生明月,美得令人失语。水天透清,月光无遮无拦全力发挥,太亮了,竟能这么亮。沙滩上清晰地映出人影,走路根本不需要手电。月下涛涌,碎如银屑。而明明月光那么亮,星子却也毫不失色,北斗悬天,与海上船灯遥相辉映。真美啊,真美啊,图片文字都难以表达这片满月之海给我的震撼了

%title插图%num

摘取灵儿的部分文字,希望这些凝固的美好瞬间,也能温暖你的秋夜。

悦人的外貌养眼,丰沛的灵魂养心,如果我对孩子有期待,我希望你们成为这样热爱生活的女子。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犀利姐(犀利姐的所有故事)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