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音乐 > 正文

刑侦档案之血谜杀(刑侦档案之血谜杀 RMVB 下载)

铜川检察

1994年,震惊我省的公安民警直接参与杀死17人的“4·22”特大案件经历了长达两年多的时间得以破获。犯罪嫌疑人张泗维为了金钱,不惜铤而走险,先后杀害了3名民警和14名群众。

%title插图%num

1995年,张泗维被法院依法判处死刑。

一家4口被杀家中

1994年1月17日,临近春节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黑龙江省海林市的一些百姓都沉浸在准备过节的气氛中。17时许,海林市公安局跑来一个惶恐的女孩,她气喘吁吁地报案:她父亲(原海林市公安局交警队车管股股长)王某及其姐姐、弟弟共4人被2名持枪犯罪嫌疑人杀死于家中,她侥幸逃脱了追杀。

%title插图%num

又一起特大杀人案!案情就是命令,海林市公安民警分路出击。在各主要路口堵截盘查形迹可疑之人。通过现场勘查及法医鉴定发现,“1·17”特大杀人案中所涉及枪支中有1991年“4·22”案件中赵某被抢的“六四式”手枪及1993年“10·6”杀人案中丁某被抢的手枪,在省公安厅案件中心的直接指挥下,海林市警方决定将“4·22”案件、“10·6”案件和“1·17”案件并案侦查,并把柴河、海林、牡丹江列为重点侦破对象区域。

1991年4月22日,柴河林业公安局刑侦科负责人发现内勤民警赵某自4月19日以来无故不上班,即派人查找,至当日20时许,撬开赵某家门,发现赵某及其9岁女儿赵佳(化名)被杀死在家中。赵某佩带的“六四”式手枪亦被抢走。案发后,柴河林业公安局逐级上报,次日在省公安厅主持下进行现场勘查及一系列侦破工作,但由于案情复杂,一直没有抓获犯罪嫌疑人。

1993年10月6日,海林市石河乡派出所副所长丁某夫妇被杀死在家中,丁某佩带的“六四”式手枪被抢走,现场被破坏,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痕迹和线索。

%title插图%num

1994年1月18日,柴河林业公安局接到海林市公安局通报的“1·17”案件后,在省公安厅、牡丹江市公安局、林业地区公安局的直接指挥下,迅速成立了“1·17”案件侦破分指挥部,由公安局长曹福绵任指挥,制定了侦破方案。

针对“1·17”案件幸存者王某提供的线索,柴河林业公安局于1月19日8时召开各科所队长会议,落实省公安厅,牡丹江市公安局的统一部署、安排调查摸排工作。广大公安民警在各企业内部、居民区逐委、逐户、逐单位、逐人地进行排查工作,排查的重点是25—45岁的人员,要求在这个年龄段的男性公民一个不漏地登记造册,摸底排查,到1月28日晚柴河林业公安局共排查在年龄段内的人员8030人,其中列为重点的有217人,经过夜以继日的工作,又排除209人。

%title插图%num

1月24日,在排查工作的基础上,根据方案的部署,决定对25—45岁之间的男性在做好思想工作基础上全部取指纹进行排查,同时决定在政法机关工作人员中也提取指纹。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1·17”案件有幸存者出逃报案,凶手来不及破坏杀人现场,留下一些指纹和其他痕迹物证。

持枪抢劫王成岩被击毙

1994年1月30日10时30分,省公安厅指挥中心向海林及柴河警方通报了柴河籍犯罪嫌疑人王成岩因在辽宁省开源市持枪抢劫杀人被击毙,当地警方缴获的两支“六四”式手枪”,正是“4·22”和“10·6”案件中被抢走的那2支手枪。经查,犯罪嫌疑人王成岩,42岁,原柴河贮木加工厂工人,1990年因犯涉嫌强奸被开除公职。

据辽宁警方通报,该犯罪嫌疑人持他人身份证于1月28日乘车从哈尔滨到大连,在沈大高速公路上,该人持枪威逼出租车司机载他到开源市,出租司机借口车要加油将他甩掉,后王流窜到开源市,又劫持一辆大客车索要钱财,因未达目的,王开枪将司机打死。因其拒捕,1月30日8时,在公安民警、武警官兵的围歼下,王成岩被击毙。

柴河林业公安局接到通报后,立即对王成岩家进行监控,同时省公安厅、市公安局的领导决定对王成岩家进行搜查并组织力量对王成岩的妻子和儿女进行讯问。经过搜查,公安民警提取了大量物证。当公安人员问王成岩12岁女儿王成岩平日和谁最好时,小女孩不假思索地答到:“和公安局的张叔叔”。王成岩9岁的儿子还对民警讲,“有一天晚上很晚了,张叔叔来我家送了一封信给妈妈”。

通过讯问,本案另一个重要犯罪嫌疑人露出了马脚,柴河林业公安局主管文秘工作的副主任张泗维已构成重大嫌疑。平素里他和王成岩的私交甚好,这在公安局内外已是众所周知,据王成岩的妻子交代,张泗维曾在1月24日,王成岩出逃后给王家送了一封信,在此之前,张泗维还在王家给过王成岩子弹。

%title插图%num

1月31日,柴河林业公安局刑侦科长李春茂和4名刑警在办公室将张泗维依法滞留。在办公室,李春茂向张泗维提出三个问题,“第一,你和王成岩的关系好到什么程度?第二,你为什么要在王成岩出逃后给王家送信?第三,你为什么要给王成岩提供子弹,共多少颗?”面对刑侦科长的3个问题,张泗维黝黑的脸庞早已腊黄,汗珠从脸上冒了出来,他承认送信的事实,但拒绝承认提供子弹的事实。身为公安局中层干部,在案发后,为犯罪嫌疑人送信,这本身就是违法。

当日15时,经指挥部同意,海林市公安局来人将犯罪嫌疑人张泗维、王成岩之妻陈某解往海林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同时公安民警对张泗维的妻子李桂香和王成岩家进行了监控,还对王成岩和张泗维的关系人进行了排查。在对张泗维办公室搜查中,发现金戒指4枚,在对张泗维家的搜查中,缴获金项链2条。

六起血案十七条人命

在各种证据面前,张泗维的防线彻底崩溃。他对预审民警说:“在公安局工作了十多年,预审侦查手段我全懂,你们也不用费心了,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的。”1994年2月18日,张泗维供认了“1·17”、“4·22”等6起特大杀人案均是他和王成岩2人所为的犯罪事实,至此“4·22”等6起悬案一举告破。

自1991年4月22日至1994年1月17日,张泗维伙同王成岩共做案6起,杀死17人。

金钱使他们伸出了罪恶之手。两名犯罪嫌疑人滥杀无辜,最终只抢得现金3000余元,金首饰折合1万余元。

据张泗维交代,1991年4月19日杀害民警赵某,计划了一年多,二人认为赵某有枪、人老实、好对付,先抢枪,再进一步实施抢钱计划。

%title插图%num

1991年4月22日20时左右,赵某家中只有他和9岁的女儿赵佳。张泗维和王成岩轻易地敲开了房门,赵某一句话还没说完,张泗维身后的王成岩便冲上前去,一锤将赵某打昏在地,又连砸几锤,怕其不死,张泗维拿出随身携带的尼龙绳和王成岩狠勒赵某颈部直至其停止呼吸。天真烂漫的小赵佳因在学校玩了一天很累,早已进入了梦乡。张王二人为不留活口,将熟睡中的小赵佳也残忍地勒死。抢走赵某的“六四”式手枪和50元钱。临走前,张泗维把杀人现场进行伪装,处理掉留下的痕迹,并进行了一些伪装,以转移公安民警的视线。

杀死赵某后,张王蛰伏了两年多没有做案,这一段时间内张泗维表现得非常积极肯干,同时又在寻找下一个做案目标。

1993年5月10日,张泗维到牡丹江办事,邂逅原柴河人童某拎着一个皮箱。张与之开玩笑:“箱里装的是啥玩意儿?”童某得意洋洋地说:“钱!全是钱!”这几个字使张泗维的神经高度兴奋,好大的一块肥肉!童某平时游手好闲,近几年搞了一些买卖,在牡丹江市里买了两间平房。不过他还没有富到有一皮箱钱的地步,其实他那皮箱里全是一些女式服装。张泗维回到柴河后,找到王成岩,将童某有一皮箱钱的信息告诉了王成岩,二人一拍即合,干!

1993年5月12口,张、王二人乘5时许的客车到了牡丹江,这时童某刚刚起床,出门买了1公斤豆腐,刚进门,张、王二人也跟进屋来。张泗维用手枪顶住童某的后腰,喝令他把钱交出来,童某傻眼了,“张主任,我哪有钱呐?我前几天全是吹牛皮,不信?你看,那一皮箱全是女式连衣裙。”一听这话,二人心中一凉,事到如此,张、王将童某打死后,把吓得早已不会说话的、童的女友也一并杀死。

1993年10月6日,家在海林市一中附近居住的海林市石河乡派出所副所长丁某夫妇被杀死在家里。事前,张泗维无意中听说,10月6日下午有人要去丁某家中送2万9千元钱,是托丁在海林给买房子的钱款。

张泗维、王成岩二人觉得这又是一个好机会。但由于二人不知道丁某家在哪住,于是王成岩到海林市花了2个小时打听清楚后,二人于10月6日14时许来到丁某家,没想到丁妻串休也在家中。张泗维用手枪逼住丁某,王成岩则先将丁妻勒死。然后,抢下丁某的手枪,当张泗维听丁某说郭某一会儿就送钱来后,就用丁的手枪将其打死。

张、王二人处理完现场后,在丁的客厅里坐等送钱人。张、王二人在丁家等了半个多小时,还不见来人送钱。这时已经15时许,二人不敢久留,怕露马脚,遂逃离现场。郭某在二人走了20分钟后,怀揣2万9千元巨款来到丁家,由于时间的错位,张、王二人没有抢到这笔巨款,郭某也幸免于难。

杀人只为九枚戒指

柴河镇的张某,是一名建筑承包商,几年的光景便有了近60万元的财产。1993年4月7日,张王二人认为张某家会有很多现钱,把目标锁在了张某身上。

4月7日2时,王成岩骗开张家门。进屋后张泗维用手枪逼住张某夫妇:“不许声张,拿10万元钱来!”张家夫妇苦笑了一下,“泗维兄弟,要钱还不好说,何必来这个,快收起家伙,明天我给你提10万不就行了,但现在一分钱也没有!”王成岩一看这架势,二话没说,照着张家夫妇的脑门就是两锤子,将张家夫妇打昏后,两人故伎重演,用尼龙绳将该夫妇勒死。

他们把大门反锁,从后面的小门溜走,走了10多米远,王成岩忽然想起后屋还有3个孩子在睡觉。于是他提出孩子也要整死。张泗维说:“他们不知道这事。”“那也不行,一个活的也不留!”王成岩恶狠狠地说。

于是,张王二人又返回张家,用锤子将张某14岁的女儿、12岁和9岁的儿子全部打死在睡梦中。处理完现场后,他们又消失在黑夜中。这回他们只弄到了1条金项链,2个金戒指,1副金耳环。

1993年10月23日晚,牡丹江市居民张某夫妇被张泗维、王成岩杀死在家中。张某是柴河人,这几年做生意赚了不少钱,他的妻子10个手指上戴了9个金戒指,加上他们又在市里买了一处好房子,张家夫妇成为张、王二人的第五个目标,将张某夫妇杀死后,二人抢去张妻手中的9枚金戒指。

受害人逃出报案

张、王制造的最后一起血案也是经过精心策划、周密安排的。一个偶然的机会,王成岩发现了身为交警的王某家庭比较富有,房子从外观上看装修得比较不错,他揣测这人既有钱,又有枪,抢他比较合算。与张泗维商量后,王成岩连续3天跟踪王某,发现王某家庭观念较强,工作期间经常回家看看,交警队离王某家也就是10分钟的路程。最后二人选定1994年1月17日,张泗维值班的时间内做案。

原计划17日上午动手,没想到林业公安局来客人,中午,张泗维等陪客人吃饭,没能如愿。下午,张泗维借口喝多了,溜了出来,和王成岩乘坐七台河到哈尔滨的快车,15时50分来到海林,16时10分来到王家,叫开门后,张泗维对王某说,“我们找你办的那个事怎么样了。”一时间王某愣住了,这时张泗维用手枪顶住王某,让他交枪拿钱,王某明白过来后与二人搏斗,由于王某身材魁梧,张、王二人一看制服不了他,两支枪同时射击,王某倒在血泊中。二人又将王某的大女儿、三女儿、小儿子当场打死,王的大女儿怀中抱的17个月男婴被压在身下幸免于难。

案发的几分钟内,王某的二女儿王佳(化名)正在洗手间,她在牡丹江体校读书,19岁的姑娘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听到枪声,情知有变,遂悄悄往外走,情急中欲反锁屋门,但用力太大,竟将门把手拽掉。张、王二人听见声音,急忙出去追,但手枪里没有子弹了,王佳从二楼上跳下,竟没有摔坏,她直奔派出所报案。张、王见有人逃脱,知道情况不好,二人来不及处理现场,遂仓惶逃走,坐上出租车,奔宁安县方向驶去,又绕道铁岭河,最后回到柴河。以制造假象,逃避追捕。

张泗维他们疯狂的作案杀人,都是为了“钱”字。金钱使张泗维堕落、蜕变,丧失人性,金钱使他一步步走向罪恶深渊。

金钱使他们丧失人性

%title插图%num

张泗维在其人生的旅途上,也曾留下闪光的足迹。1981年,他调入公安局当通讯员,由于工作积极肯干,好学上进,1982年8月调入柴河派出所当内勤民警,因其勤奋,记忆力好,熟悉人口,百问不倒,而荣立三等功;1984年9月他又考上省警校,1986年9月警校毕业后,到公安局预审科当科员;1990年4月到办公室当秘书;1992年提升为副主任,而后入党。据张泗维交代,早在上警校,他就深切地感到,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崇拜金钱是张泗维走向犯罪的一个主要原因,作为警察生活是比较清贫的,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发展,他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富了起来,令他垂涎三尺,他开始钱迷心窍,心理失去了平衡,但过低的工资让他无法过上富裕奢侈的生活。

王成岩是一个被公安机关多次处理过的人。1990年张泗维在办理王成岩强奸案时与其勾结在一起,对金钱的崇拜使二人臭味相投。从那时起,他俩为了满足金钱的欲望,开始计划如何弄大钱。偷!弄不到太多的钱,不值得。要抢钱,抢富裕户或银行的钱,抢钱最好的武器就是枪,所以才有“4·22”案件的发生。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刑侦档案之血谜杀(刑侦档案之血谜杀 RMVB 下载)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