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电视 > 正文

狡猾家丁()

%title插图%num

阅读全文请点击: 呦呦鹿鸣第一百四十八章

袁老三不慎被困 贾锦荣策无遗算

曹旋听贾锦荣让家丁把人带进来,脑子里“嗡”的一声,暗道一声“不好”。他想着肯定是马平被人发现给拿住了。

徐淑婉也吃惊不小,不知贾锦荣是把谁捉了来,和曹旋一样紧张地往门口看去。屋门被打开,推进来两个五花大绑的人,二人身后是几个手持棍棒的家丁

曹旋定睛看去,被绑缚的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好兄弟袁老三和伍子。只见袁老三一脸怒容,桀骜地抬着头颅,扫视着屋内众人,伍子满脸不甘,紧跟袁老三身后。

曹旋大吃一惊,怎么袁老三被绑到了这里?凭着袁老三高超的武艺,只怕三五个持棒的家丁也近不了他的身,怎么会被捆绑至此呢?

就在众人吃惊的当口,袁老三已经开口说道:“徐小姐,你派人请我们兄弟二人来做客,怎么进到院子里却把我们兄弟二人都给绑了,这是作何道理?”

徐淑婉看着袁老三和伍子的样子,听着袁老三愤怒的语气,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不知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旋看着面前的情形,已经明白了个大概,开口说道:“贾锦荣,你可真够卑鄙的,竟然派人去骗老三和伍子,你到底想干什么?”

贾锦荣得意地说道:“怎么样?还是我技高一筹吧。你不是有兄弟在外边接应,要去报警吗?我告诉你,我已经派人以徐淑婉和韩娇的名义把袁老三兄弟请了来,我看看你是不是安排他们暗中去做了些手脚,看他们毫无防备的样子,他们肯定是不知情。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在外边策应你的也就只有马平了。你向警察举报的秘密事关徐家老小安危,我猜你不会让太多的外人知道,肯定是马平亲自到场举报,我已经在县政府和警察局门前设下眼线,他一旦出现,便杀无赦,马平想把消息传进八路军那里,只怕也不是易事。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要是能主动把马平给我召唤回来,让他放弃报警,保我和徐家众人的安全,我可以放了你的两个兄弟,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你要是不愿听取我的意见,硬刚到底,那我就先杀了你的两个兄弟,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人头落地,然后再当着徐淑婉的面一刀一刀把你身上的肉割下来,让你享受一下凌迟的快感。我们若是截获马平,万事皆休,你们白死,若是不能截获马平,那我们就做好准备等着和八路军放手一搏。”

狡猾的贾锦荣,在家丁把曹旋捆绑在椅子上后,他就暗中派出两路人手,一路让他们骑快马跑到恒裕泰茶行,以徐淑婉和韩娇的名义,骗袁老三兄弟三人前来做客。正和韩娇处于热恋中的袁老三几日未见韩娇和徐淑婉前来,心中甚为牵挂,也想着抽开时间去徐家拜会一番,谁知就在自己尚在犹豫何时成行之际,徐家家丁竟然上门邀请,兴奋的袁老三不疑有它,热请招待家丁,并都给了赏钱。家丁告诉他说大小姐已在家中摆下宴席,让他们兄弟三人马上一同前往。袁老三便招呼伍子和郭子,收拾马匹,准备去徐世贤村做客,郭子身体残疾,不愿抛头露面,声称要在家里看店。家丁看他已是独臂,难成大事,也不强邀,便催促袁老三和伍子赶快出发,袁老三和众家丁打马直奔徐世贤村,他们走后,留下一名家丁在恒裕泰茶行附近监视郭子动静。

贾锦荣安排的另一路人手暗中联系了“斑鸠”,让他带几个潜伏特务在县政府和警察局门前搜寻马平踪迹,一旦发现,当场击毙,并嘱咐众人,此事重大,万万不可掉以轻心,宁可错杀也决不能放过。

兴致勃勃的袁老三和伍子在一众徐家家丁的簇拥下,骑着快马,没用多长时间就来到了徐世贤村,骑马走到徐家大院门前时,门前有十数个家丁热情的迎了上来,都满面笑容和袁老三和伍子打着招呼。袁老三和伍子一看徐淑婉安排了如此高规格的迎接仪式,二人心中高兴,只当是徐淑婉和韩娇今天有什么喜事,要邀请自己二人和她们同乐。两个家丁和袁老三、伍子搭着话上前去接他们手里的马缰,兴致勃勃的二人也不疑有他,乐呵呵地回应着面前的家丁,举手就把马缰递了过去,就在二人毫无防备之时,有两条绳索悄悄的从二人背后伸了过来,套向二人颈项处,二人突遭变故,不知发生了什么,正欲反抗,套在颈项上的绳索已经越勒越紧,身边几人也都手握匕首,一拥而上,将匕首死死的抵在二人身上,不让二人做无谓的抵抗,以免伤了他们性命。

英雄一世的袁老三身经百战,没想到在阴沟里翻了船,被几个宵小设下圈套给擒获了。袁老三眼看着脖子上的绳索勒的自己出不上气来,抵在要害部位的几把匕首已经扎透衣服,划开皮肉,知道面前之人不是在闹着玩,硬是反抗下去,只怕对自己无益,不如先听从他们安排,看看随后他们会耍出什么花招。

束手就擒的袁老三和伍子被家丁带到贾锦荣屋内,看到徐淑婉在屋内,便怒气冲冲地上前质问,一时竟没有认出椅子上的曹旋,待曹旋张口,这才发现曹旋也被绑在了这里,向曹旋投过去一个出乎意料的眼神。袁老三听完贾锦荣的一席话,早已怒不可遏,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明白自己二人是被贾锦荣骗了来威胁曹旋的,他也顾不上先和曹旋打招呼,对着贾锦荣大声叫骂道:“你这个无耻小人,胆敢设计害我,有种放我出去,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贾锦荣阴险地笑道:“我给过你大战三百回合的机会,你不是被砍成重伤了吗?还差点一命呜呼,看来卧床数月,这身体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才敢在这里班门弄斧,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若不是徐淑婉和韩娇对你整日照料,只怕你此时还下不了地吧?这才过去几日就又开始叫嚣了,怎么如此健忘,真是胆大无脑的一介武夫。”

袁老三被贾锦荣一番抢白,气得说不上话来,他现在才明白,原来赵清泉带人打到自己门上全是此人幕后主使,果真是面前使票子,背后掏刀子,此人阴险毒辣,两面三刀,没想到自己竟着了他的道。

曹旋看袁老三和伍子气的冲冠眦裂,想想又是因为自己让二人涉险,心中大为不安,对贾锦荣的卑劣愈发地痛恨了几分。他为了让袁老三兄弟出一口胸中恶气,对贾锦荣反唇相讥道:“锦荣兄,你的无耻我们都已经见识了,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事就不要再说了,你派赵清泉去砸恒裕泰,不就是仗着一贯道人多吗?若是单打独斗,只怕他们都得败在袁老三手下,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呢?虽然他们砍伤了袁老三兄弟,结局又如何呢?赵清泉现在还能在外边耀武扬威吗?让我告诉你赵清泉是怎么死的,我挑断他的脚筋,割断他的动脉,又把他抹了脖子。”

贾锦荣不以为然地说道:“他只不过是我手里的一个卒子,我又怎么会在乎他是怎么死的呢?”

贾锦荣话音未落,曹旋又阴冷地说道:“那我再告诉你‘鹞子’是怎么死的?或许你多少会感些兴趣。”

贾锦荣听曹旋说知道“鹞子”是怎么死的,当下脸色大变,他太想知道“鹞子”失手的细节了,可是“鹞子”带去的人已经全军覆没,再没有人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贾锦荣失声问道:“难道‘鹞子’的死也和你有关?”

曹旋看贾锦荣急躁起来,迫切地想知道“鹞子”在狼尾巴山暗杀乌兰巴尔思时是如何失手的,他仰天大笑道:“锦荣兄,你真聪明,正如你所言,是我破坏了你的暗杀计划。那天我目睹了‘鹞子’带人在狼尾巴山隘口劫杀乌兰巴尔思一行人全过程,你们的暗杀方案实施的不错,‘鹞子’他们成功伏击了乌兰巴尔思一行,把乌兰巴尔思的卫队几乎全部打死,要不是我的出现,他们就要得手了。我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也没想着要救人,可我一看是‘鹞子’在行凶,我便有了想法,此人和我有仇啊,我怎么能让他得逞?必须把他的好事给他坏了,我便在他们准备活捉乌兰巴尔思的时候,躲在他们背后,一枪一个,把‘鹞子’的手下全部打死,为乌兰巴尔思解了围。‘鹞子’见势不妙,骑马便跑,你猜怎么着?”说到关键处,曹旋故意卖个关子,停顿了一下,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向贾锦荣。被此事困扰多时的贾锦荣早被曹旋的话给吸引了过去,急于想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眼巴巴地看着曹旋,心中又急又恨。

此时,屋里的徐世贤、徐淑婉、袁老三、伍子,四人的眼睛也都紧紧盯着曹旋,如同听评书般,急等下文。

曹旋见吊足了贾锦荣的胃口,这才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的枪法还算可以,“鹞子”骑马跑出百十丈远,被我一枪打中要害,坠马而亡。乌兰巴尔思见伏击他的人已全部被歼,这才现身和我道谢。我告诉他不用谢我,我杀人的目的不是为了救他,只是为了把我的仇人赶尽杀绝。”曹旋多了个心眼,没把“鹞子”服毒自杀的实情说出来,徒给贾锦荣的人脸上贴金,他也要借机故意刺激一下贾锦荣,让他气急败坏。

正如曹旋所料,听曹旋讲完,贾锦荣早已怒不可遏,气冲牛斗,双手握拳,大声咆哮道:“曹旋,你坏我好事,当时若是我的人把乌兰巴尔思打死,我不仅能带着弟兄们升官发财,更能名留青史。我们谋划已久,算计周全的一次行动,没想到硬生生毁在了你的手里,你是党国的罪人啊!你这个混蛋。”

曹旋看着暴跳如雷的贾锦荣,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贾锦荣又怒气冲冲地问道:“曹旋,你给我说实话,一贯道被端是不是也是你使的坏?”

曹旋说道:“警察把‘鹞子’和一众手下的尸体都运回了县城,还怕查验不出这些人的身份?何须我画蛇添足,再去主动去告密?再说我也没想着和八路军合作,我坐山观虎斗就好了。”

没等贾锦荣回答,站在一边的伍子竟然莫名其妙的哈哈大笑起来,众人都错愕的看着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他惊吓过度得了失心疯。

只听被捆绑结实的伍子眉飞色舞地说道:“实话告诉你吧,一贯道总坛被警察端掉的前几天,我大哥单枪匹马打上门去了,什么四大护法,八大金刚,统统不好使,在我大哥眼里泥捏的一般,这些人虽然一哄而上,围攻我大哥,结果被我大哥一顿胖揍,给打的落花流水,都他妈落荒而逃了。那个坛主慈海,当着他那些道徒的面给我大哥敬茶磕头赔罪,真他妈过瘾。你以为打了我们就没事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削你们是迟早的事。”说到激动处,伍子早就忘了自己现在被人绑着,已经成了阶下囚,被自己一席话带回到了当时那动人心魄的场景中,陶醉的沉浸在那快意恩仇的高光时刻里。伍子现在想起扬眉吐气的那一幕时,依然激动得像个孩子。

伍子的一番话,让曹旋和袁老三差点笑出声来。曹旋高声附和道:“干得漂亮,这才是快意恩仇的江湖儿郎。”接着又对贾锦荣揶揄道:“锦荣兄,你应该喜欢老三他们的这种做事方法吧,你不也是一直信奉有仇不报非君子的信条吗?看来你的得力干将‘鹞子’调教出来的这些人不行啊,为了苟且活命,尊严被老三踩在地上摩擦,这是不是你们这些人的一贯做派?”

贾锦荣冷冷地说道:“曹旋,你就不要嘴硬了,死到临头还要逞一时口舌之快,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你赶快做出决定,是要让马平放弃报警,回来见你,还是顽抗到底,让我杀尽你们。”

曹旋说道:“事已至此,再说无宜,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就当我对不起我的这些兄弟,让他们跟着我受委屈了,等来世我再报答他们的深情厚谊。”

贾锦荣说道:“看来你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那我就成全你们。”

贾锦荣说完再不去理会曹旋,转身对徐世贤说道:“三叔,我已仁至义尽,他却油盐不进,那就别怪我无情了。我们现在先把他们押到厢房,等着城里的消息,城里埋伏的弟兄们一旦得手,我们便把曹旋他们全部灭口;若是弟兄们未能截获马平,我们只有背水一战。把他们三人关押起来后,我们便带着所有家丁去仓库领取枪械,做好应对八路的万全之策,三叔告诉弟兄们,我们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谁都跑不了。若是事情败露,只有团结起来,放手一搏才有活下去的希望,否则只能是死路一条,让他们都打起精神来,准备应对不测。另外安排人手把徐世贤村城门彻底封控,禁止任何人进出,这一村的百姓和徐家的下人就是咱们手里的人质,若是八路军硬来,我就让城墙里所有的人陪葬。”

曹旋众人都被贾锦荣这恶毒的计划给震惊了,他为了保全自己,竟然要拿这几百号人的性命做赌注。

徐世贤近乎哀求地说道:“锦荣,万万不可啊,如此一来,我徐家便被逼上绝路了,你还是得另想良策啊。”

贾锦荣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对徐世贤说道:“三叔,我们现在只管做好应对之策,若是迫不得已,我会向上级请求援助,或许我们的攻城计划会提前实施,一旦功成,你我便尽享荣华富贵。即便军队不能及时赶来增援,我们在这里孤军作战,最后落败,我也有求生之道,我手里尚有一张底牌,这张底牌足以保全你我二人。”

徐世贤摇头叹息,不愿冒险把自己卷入风口浪尖。可是贾锦荣描绘的国军赶来增援,攻入城内,重新掌权的宏伟蓝图,让徐世贤有些动摇起来,他担心自己出钱出力,却国共两边都不讨好,不论是哪一方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非但都和自己没关系,还要绞尽脑汁来自己门上吃大户。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是一场豪赌,赌赢了可能保全家太平,赌输了只怕自己死无葬身之地。此时闻听贾锦荣尚有保全自己性命的底牌,虽然半信半疑,可也只能是死马当作活马医。

贾锦荣见徐世贤犹豫不决,迟迟不愿表态,知道他在权衡利弊,又不失时机地对徐世贤许诺道:“三叔,若是咱们大事能成,能顺利迎接孙兰峰部进城,你被骗的一万块大洋,我向上级申请,由中央政府来给你补偿,另外,这期间三叔大力配合,占用你的土地房舍,三叔居功至伟,这些都会由中央政府给予现大洋补贴,我说到做到,咱们就等着大功告成后,分享胜利果实吧!”

贾锦荣的动员能力很强,他每次许诺都会直指人心,触到你的痛点。任凭徐世贤家财万贯,平时不怎么在乎那三瓜两枣的蝇头小利,可是听着不仅自己被骗走的大笔资金有人买单,而且自己现在所有的付出都会有不菲的受益,他心里的天平还是倾斜了,更愿意听从贾锦荣的安排,更希望是他这边能取得胜利,那样自己就可以得到他许诺的一切。

徐世贤说道:“好吧,就按贤侄的安排去办吧,只是万万不要伤害他们的性命。”

贾锦荣说道:“现在还不是杀他们的时候,他们对我还有用处,他们的生死,待天黑后再做分晓。”

徐淑婉眼看着爹爹又被贾锦荣的花言巧语诱骗,急得在边上大叫,徐世贤经过一番权衡利弊,早已打定主意,已经很难听得进去女儿的话,他不再躲理会徐淑婉的劝解,埋头躲在了一边,做沉思状。

贾锦荣已走到门口,把外边的人喊进来几个,让他们把曹旋、袁老三、伍子三人押到厢房。

徐淑婉见状,赶紧挡在曹旋三人面前,对上前押赴三人的家丁说道:“我看你们谁敢动,今天你们要是胆敢碰他们一下,我就和你们拼了。”

家丁看着挡在身前的大小姐,都不敢妄动,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眼瞅着贾锦荣,等他的进一步指示。

贾锦荣说道:“若是淑婉姐不顾全家死活,横加阻拦,那我也就只好得罪了。”

不待徐淑婉说话,便对家丁命令道:“把大小姐送回闺房,给我看管起来,不要让她四处走动,若是不听劝告,便把她绑到屋里,等处理完了这一切再放她出来。”

两个家丁走上前来,不顾徐淑婉踢打叫骂,硬生生把徐淑婉给架了出去。徐世贤看着家丁出手,也没有阻拦,他想着让徐淑婉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未必是坏事,万一激怒了贾锦荣,让这个阴狠毒辣之人做出些什么事来,到时候只怕后悔莫及。

徐淑婉在两个家丁的搀架下,往后院走去,边走边不住回头对贾锦荣高声痛斥。

贾锦荣听着徐淑婉的叫骂声渐渐远去,喊几个家丁进屋,把曹旋三人押到院中。召集所有家丁在院中集合,对众家丁说道:“弟兄们,今日之事,你们大家都已经看在眼里,也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梗概,曹旋你们大部分人都认识,或许他还和你们当中的一些人有过接触,他今天乔装打扮找上门来,意欲置我们众兄弟于死地,他已经掌握了我们准备起事的大部分内情,并且准备把这些情报提供给八路军,让八路军前来围剿我们,我们现在被逼无奈,为了徐家和众兄弟的安危,我只好先下手为强,把曹旋控制了起来。你们说我做得对吗?”

众人齐声答道:“做得对!”

贾锦荣又问:“曹旋已经把我们逼到了绝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众人山呼道:“杀了他,杀了他!”

贾锦荣又问道:“家有千口主事一人,我说的话你们愿不愿意服从?”

众人道:“愿意,我们愿意唯贾爷马首是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贾锦荣满意地看看众人,又问道:“要是八路军打来了,你们敢不敢开枪?”

众人道:“只要贾爷一声令下,刀山上得,火海下得,不论来犯之敌是谁,我们管叫他有来无回。”

贾锦荣大喝一声:“好!你我弟兄今日有幸在此盟誓,共襄盛举,我们必成大事,待孙将军入城后,我为大家请功,到那时,你们这些有功之臣,香车美女,良田大宅,应有尽有,都过把当老爷的瘾。”

在贾锦荣一番极富煽动性的动员下,家丁们沸腾起来,好像贾锦荣所描绘的这一切已经近在眼前,这些平时里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马上就要实现了,一些性子急的人竟恨不得现在就交起火来,好让自己有大显身手的机会,早日过上这神仙般的生活。

贾锦荣向众人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然后说道:“走,咱们先把这三人带到厢房看管起来,让他们尝试一下冷冻的滋味。留下几个弟兄在门前把守,好生看管,千万不能有一丝疏忽,让他们逃了去,否则我们便会大祸临头。然后其余的人都跟随我到仓库,我给大家分发武器弹药,然后登上城墙,安排布防,做好戒备,一旦有八路军杀来,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便开足火力,大开杀戒,让他们有来无回。这边战事一起,我会即刻电告军统察哈尔站长赵抚宁,让他协调军方,展开对中都城的轰炸任务。到那时,内外夹击,攻下中都城指日可待。”

徐世贤站在贾锦荣身侧,看着他口若悬河的向众家丁发号施令,众家丁在他的鼓动下群情激昂,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徐世贤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看着,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当然,贾锦荣也没给他发言的机会。

贾锦荣说完,也不搭理徐世贤,让两个家丁前边带路,自己跟在曹旋身侧,后边跟着五花大绑的袁老三和伍子,三人被家丁簇拥着往厢房走去。

众人刚走几步,突然,“哒哒哒”,一阵激烈的机枪声在众人面前响起,走在前边的两个家丁面前立刻泥土四溅。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创作不易感谢关注点赞

这是春节前的最后一篇更新了,感谢大家一年来的支持和鼓励,在接下来的篇章中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地前来围观、点评,给我一个和大家一起进步的机会。新年就要到了,恭祝各位读者朋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财运亨通。

回看前文:呦呦鹿鸣(长篇连载146)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狡猾家丁()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