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音乐 > 正文

lacolline(lacolline aux cigales红酒)

%title插图%num

伍迪·艾伦镜头下的巴黎是蜜糖色的,手臂下夹着法棍的妇女,塞纳河边并肩絮语的恋人,埃菲尔铁塔下嬉戏的孩子,科尔·波特在小酒馆里弹钢琴,菲兹杰拉德眉飞色舞地高谈阔论,而海明威则坐在角落里喝朗姆酒。可惜“黄金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现在的巴黎18区挤满了瘾君子,布满灰尘的地面上散落着生锈的刀片、摔碎的烟管,空气中飘着尿液和垃圾的酸臭味。

巴黎北部3区深受毒品困扰,《纽约时报》18日的一篇报道认为,从拉科尔林(La Collin)这块不过5英亩的荒地,就可窥一斑而知全豹。当地居民抱怨吸毒者的大量聚集让生活变得难以忍受;店家则称顾客都被吓跑了,收入大幅下降;唯一仍在蓬勃发展的只有霹雳可卡因(crack cocaine,又称快客可卡因、快克古科碱、克拉克可卡因,因制备时会发出爆裂声而得名——编注)市场。

沦为“地狱”的旅游胜地

拉科尔林位于巴黎18区,圣心教堂、蒙马特山庄和小丘广场吸引了无数游客,但这里同时也运营着法国最大的霹雳可卡因露天市场。据《纽约时报》报道,拉科尔林24小时提供霹雳可卡因,每天都有数百人来这里花15欧元(约117元人民币)买一块尝尝。路边几十名吸毒者与同样无家可归的移民住在临时帐篷里。警方每周二会进行扫荡,将这些临时搭建的贫民窟拆除,但几个小时后又会故态复萌。

有些吸毒者在公共厕所里卖淫,斗殴事件每天都会发生,有时是毒贩用建筑电缆互相殴打,有时是吸毒者用小刀片争夺小块的可卡因。

27岁的查理·鲁维(Charly Roué)每天至少要来光顾3次。他会先去旅游景点附近的咖啡店向路人乞讨几十欧元,再来买可卡因。鲁维说很多吸毒者都把拉科尔林比作“地狱”,“住在附近的人也要忍受我们带来的混乱,他们肯定也觉着这是地狱”。鲁维从14岁开始就断断续续地吸毒。

“你可以忘记伍迪·艾伦的巴黎了”,一名过去几年都在拉科尔林巡逻的警官说,“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那个巴黎的影子了”。

不属于巴黎的18区

18区的区长埃里克·勒琼德(Eric Lejoindre)称,当局正在努力“将城市与郊区联合起来”,但他也指出“根据目前我们观察到的情况,很多人不认为我们属于巴黎”。

18区的新任警长埃玛纽埃尔·奥斯特(Emmanuelle Oster)表示,自去年11月上任以来,她就一直把打击毒品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在今年上半年,已有300多名毒贩被捕,这比2018年全年的人数还多。

《纽约时报》称,巴黎约有5000至8500名吸食霹雳可卡因的人,但长期以来这一直是个隐藏的问题。奥斯特表示,“我们现在不能再容忍这个问题继续盘踞在21世纪的巴黎了”。而拉科尔林的援助组织则指责大量警察的出现加剧了紧张局势。

据Charonne援助组织的社工称,拉科尔林的许多女性吸毒者都是被迫卖淫,自今年初以来,至少有已经6名吸毒者死亡。“我们鼓励他们来我们的办公室,这样他们就能休息一会儿”,社工伊夫·布伊莱(Yves Bouillet)说,“但他们说我们的办公室太远了”。

许多当地居民表示,他们已经适应了,他们会无视吸毒者,远离他们可能带来的不安全。他们不希望这个社区仅仅被贴上“霹雳可卡因问题”的标签。他们指出,商业活动仍在继续,在此久居的居民仍然会在咖啡馆里与老朋友见面,不受周围非法交易的影响。

34岁的无家可归者尼穆德·辛格(Nivmud Singh)说,“这里到处都是霹雳可卡因,你逃不过去的”。他2016年从印度来到这里。

政府拟建立合法吸毒休息中心

作为反毒品三年计划的一部分,政府官员决定要在今年秋天之前建立一个“休息与健康中心”,吸毒者或将被允许在该中心合法地吸食霹雳可卡因。该计划有900万欧元的预算,曾为Charonne等援助组织提供资金,并为吸毒者提供了几十种临时住房方案。

官员们认为,随着索邦大学(Sorbonne University)未来的校园建设和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修建的新基础设施,这个社区将变得更好、更安全。

然而,部门居民对这些官员的决定感到愤怒。

“在我们遭受过一切后,这些官员现在希望在这里建一个吸毒屋让这些瘾君子留下来,”在当地一家咖啡馆工作的服务员图非克·阿乌希施(Toufik Aouchiche)说, “他们问过我们的看法吗?”他工作的咖啡馆常常受到吸毒者的攻击。

鲁维表示自己不打算使用该中心,“停止吸食霹雳可卡因的唯一方式就是离开巴黎,我们都应该远离拉科尔林”。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lacolline(lacolline aux cigales红酒)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