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排行网
当前位置:一点排行网 > 音乐 > 正文

追问 安娜()

“看你,我母亲也不是不了解中国,眼下新中国需要一个和平的环境和坚决地肃清封建和帝国主义的那一切,我妈妈相信伟大的中国一定会翻天覆地。她也想回来看看。”安娜提到这件事,脸上掠过一丝自豪也有一丝愁闷,如今中美交恶,美国舰队封锁台湾海峡,一个美国人很难进入中国了,母亲的愿望也很难实现。龚剑诚没说话,脑海深处浮现出安娜母亲那健康和善的音容,他在一九四一年于南京见过一面,由于安娜父亲是美国人,但他出生在德国,是德国贵族后裔所以在中国山东青岛一直做慈善事业开设学堂,日本人对安娜一家没有任何干扰,她父亲很受日军尊重,占领军的司令官还曾亲自到安娜家中拜会,所以南京大屠杀期间,安娜得以和老师建立安全区而无恙。

后来日本投降,安娜的父亲就回到了美国,她母亲是在中国解放战争初期回去的,但安娜一直在中国工作和生活,曾经担任过英美主要报纸在中国的特约记者,而早在抗日时期,她就倾向于中国人民,与李克风、曾霞都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以至于在中国解放战争后期,她主动为李克风提供美国援助蒋介石军队进攻解放区的内部文件,成为一名为无产阶级解放贡献自己的国际主义战士。

两个人属于即兴跳舞,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安娜今晚打扮得很简单,将发辫盘绕在头部周围,只是别了一根好看的软发卡,在灯光下那发卡犹如一个小花环,发出幽光,见安娜低头,龚剑诚又想到了什么,在她耳边低低的声音问:“家里有新指示吗?”

“我们到那边坐下谈。”安娜暗示之后,待一曲结束便拉着龚剑诚到了记者席的空闲处,这里几乎没有人坐着,都去凑舞会的热闹去了。在这里说话比较方便,也不易被人觉得突兀。“你知道今天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吗?”安娜喜不自禁地看着龚剑诚,若不是场合限制,她真想再次拥抱,投入龚剑诚怀里,贴在他耳边告诉这一喜讯。“你带来了指示?”

“大掌柜让我带给你一个振奋的消息,”安娜低低的声音宣布,“中夬军W表彰你在这次保卫志司战斗中的特殊贡献,主动出色地完成了重大任务,嘉奖你为一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但不对外公开!也没办法为你颁奖,只能告诉你这个消息了!”龚剑诚半张着嘴喜悦地傻笑,居然什么话都没了,他无以表达内心的激动,只好拿过来一盘蛋糕,一口又一口地朝嘴里填奶油蛋糕,直到满嘴开花!安娜在笑声中为他擦去,龚剑诚的眼角还泛着傻笑的憨光。

“看你,都激动成小孩子了!”龚剑诚甜蜜地一笑。“没吃过蛋糕……真甜!”龚剑诚说了半句笑话,就被蛋糕噎住了,脸色铁青,安娜赶紧将汽水递给他,喝了几口后才缓解。“那就没带回点紧急任务?”龚剑诚抓着安娜的手追问道。安娜笑而不语。“任务就是这个?”龚剑诚挑挑眉毛觉得不可能。

“老板给你的任务就是‘没有任务’,这是老板的原话。”安娜笑眯眯地看看四周,此时进来几个端着白兰地的记者,大家都和龚剑诚和安娜打招呼。龚剑诚也侧过身来,单手搂住安娜那窈窕的腰和肩部,表现出两个有特殊感情的军人和记者之间的暧昧。因为两人在外面无人的地方已经交谈,回到屋子里眉来眼去也是合情合理。

“剑诚,李奇微将军对你的鼓励,为今后在军中的地位不断提高打下了一个基础,这一点出乎总部意料。”安娜低声用华语说,“上级认为,朝鲜战争可能在打打谈谈,谈谈打打的拉锯战中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美军的失败让其他仆从国产生了动摇,二战后全世界都需要和平的呼声,让美国无法扩大战争,这是和平的有利一面;另外在经济上,美国战后经济需要复苏,但和苏联在欧洲的冷战也让美军费居高不下。国会不能无休止地支持这场看不到经济利益的战争,虽然幕后资本代理人需要战争促进军火承包,但是,朝鲜是一个孤立的桥头堡,越过去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而退回来,就是西方阵营的失败,所以克公和首长们认为,朝鲜战争的最终解决可能依然在三八线内谈判,我们也不希望战争打大。”

安娜进一步分解了总部的思想。“你可能没时间了解这方面的国家形势,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将领们仍希望全国统一,打过南方,趁着二次战役的战果将美军赶出朝鲜。而南方李承晚集团也山盟海誓要反攻到三八线以北统一全半岛,现在美国人反而不那么积极了,持这种消极观点的不光是美军将领,还有美国国内的舆论,他们打法西斯德国,有正义因素,也有改变世界格局朝向北美倾斜的动力,可打朝鲜人,只能会碰到苏联强硬的石头,并不能改变东西方冷战根基欧洲的任何方面,美国的战略思想依然是保卫西欧成为美国的经济殖民地,而绝不希望在东方打一场只会让莫斯科感到高兴的战争。”

%title插图%num

朝鲜战争期间金和苏军将领顾问团在平壤

安娜脸色严肃起来,显然这些东西她并非道听途说,而是证据确凿,而且是总部首长的观点。“美国务院和军方一直没有放弃使用核武器,这也是美国想早日结束战争的想法的暴露。华盛顿有这么一种观点,即撤出朝鲜,然后用核弹解决战争,并就此结束战争。只是杜鲁门受到英法等盟国的压力不敢胡来。而在朝鲜方面,金曰成在刚刚播出的新年献词里,对志愿军只提到一次,而且仅仅提到来自中国的志愿军人,没有给与军事上相应的高度。”

安娜显然对朝鲜方面这种单方面解决国际争端的提法不满意。“如果说我方这样安排,处于战争保密性考虑还可以理解,可我的记者朋友都说,这篇稿子的调门很像苏联那个大人物的口吻,朝鲜人民对中国军事存在存在一定感情上的落差,这是今后我们需要考虑的事实。显然那篇稿子是克里姆林宫审核过的,虽然充满了国际主义和革命的激情,但不难看出,今后在达成战争目标方面,双方会产生协同上的矛盾和对和平条件的分歧。”

“哦,我还真没考虑过宣传上的差别,但如果想统一朝鲜半岛,金将军的想法过于单纯。”龚剑诚对此也早有看法。安娜拿出一盒女士香烟,自己点燃后吸了起来,这符合女记者的身份。“情况就是这样,金曰城将军急于统一的心情,我们能理解,朝鲜半岛遭受外来侵略半个世纪,人民需要有个独立自由的国家休养生息,但是在两座岩石的夹缝中生存的植物必须接受一个宿命,那就是根系只能局限在自己的地盘上,因为腰杆不粗,虽然能够经历风雨,也可繁衍千年,但自身却因空间受限难以壮大,想活着就要接受这个事实。”

安娜和龚剑诚第一次谈到军事和政冶让龚剑诚耳目一新,因而听得很认真。两个人在一起时间太久了,需要改变一下,于是龚剑诚给安娜递个眼色,自己就去邀请露易丝小姐跳舞,安娜也笑眯眯地等待舞伴。很快,切尼中校走了过来,邀请玛格丽特的好友安娜小姐跳舞,这样他们暂时分开。直到又交换了几个舞伴,大约半小时后,龚剑诚给安娜一个暗示,他要回家了。

安娜的采访任务还没有完成,只好亲自送别龚剑诚。两个人出了司令部,和龚剑诚在无人的街边缓慢行走,继续他们刚刚提到的话题。龚剑诚今天需要了解总部是意图,所以两个人谈得更多的依然是政冶与战争的关系。

安娜精通中文,她可是当年南京外国学生当中有名的中文演说家。安娜说:“中国有句话欲速则不达,苏联政府对金将军9.15仁川登陆后出现的败局要负责,对朝鲜精神输出无异于揠苗助长,只能会让朝鲜半岛出现更多的流血。金将军恰恰没能看到苏联一直没有出兵甚至至今不给朝鲜空中支援的背后原因,而真实的理由是,苏联不想在朝鲜这个亚洲盟友身上投入过多的力量,而成为今后必须对苏联更重要的东欧各国如东德、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保加利亚、捷克斯洛伐克等输出同等保护的先例。

“在某种方面,莫斯科输出的不全是国际主义,还有沙文主义;这一点可以从苏联对中国的谈判中得到启示,朝鲜战争对中国的支持并不是无偿的援助,中国在朝鲜打出的每一颗子弹,都是花钱购买的,苏联没有减免军费债务的许诺。如今中国已将爱国百姓的戒指和手镯都拿去交换武器了,我们承受了一个杜会主义阵营对抗国际性壁垒战争无需承担,却不得不承担的责任,中国贫苦老百姓为了国家安全,已经付出了巨大牺牲,多亏中国有无数不怕流血牺牲的军人,才让东西方两大阵营的意识形态决战,通过中国无私叁与没有彻底地在世界分裂,而在远东爆燃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火药桶。战争发展到现在,美国人将中国充当了今后的敌手,这减轻了苏联的巨大压力,也将对今后世界秩序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

安娜的见解非常独特,龚剑诚觉得很新颖,这次谈话无异于是对自己头脑的一次高端填充。他深深点头。“军W对朝鲜战争有何目标?”安娜回答说:“目标不算乐观。渔父同志跟我谈,一号首长指示,今后作战要由中国志愿军为主导,朝鲜人民军为协同,必须分清主和次,估计在明年初就建立联合指挥部。中夬要司令员将阵线逐步稳定在三八线以南,最好稳定在江陵至金化、水原一线,这样就趋于主动,有利于和平谈判。要避免出现第二次仁川败局,所以军W指示,前线部队不会再打到洛东江。不管怎么打,不打到美国痛处,不打到麦克阿瑟承认军事上失利,不打到美军人看不到希望,不打到美国内掀起反对战争的浪潮,朝鲜战争就会按照我们的方式继续,敌人也没有理由使用原子弹。”

(今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一点排行网 » 追问 安娜()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